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682章 脚下红土

徐福”把事情说了一遍,而那个年轻人看着我们,显然抱着怀疑态度:“小先生,您毕竟年轻,咱们杜家身为风水行的十二天阶,怎么能跟这种歪门邪道在一起——传出去,让咱们杜家怎么立足?”

接着,他指着我就说道:“再说了,能用这个邪术的,也只有厌胜门的,他来帮咱们,谁信?我看,是贼喊捉贼才对,只要把他杀了,邪术立刻就能解开,不然的话,哪怕他把大先生治好了,说下邪术就下邪术,说解邪术就解邪术,这不是把咱们杜家玩弄于股掌之中吗?”

一口一个立足,这家人把面子看的比人命还重要。

高额头跟这个年轻人显然是一伙的,一听年轻人这么说,别提多解气了。

而那个年轻人越说越激动,一双眼睛寒光四射的盯着我,忽然抬手对着我就冲过来了:“他送上门来也好,现在,我就给杜大先生出这口气!”

徐福显然也愣住了,要开口阻拦,已经晚了。

那个年轻人速度也很快,不会比高额头差多少。

可还没等我出手,一道流光冲着他就飞过去了。

那个年轻人感觉出来,慌忙就凌空翻身,但是身子一折,另一道白光根本没给他喘息的功夫,瞬间追了过去。

那个精准的程度不用看——是苏寻。

那年轻人也算是个精英,第一下躲过去了,第二下勉强也蹭过去了,可第三下过来,他已经退到了一个水池子旁边,退无可退,直接掉了进去。

“扑通”一声,那个年轻人挂了一身浮萍,好不容易站了起来,简直狼狈的不得了。

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你们杜家还真是客气——来就来了,还搞个跳水欢迎仪式。”

那年轻人一把将脸上的叶子给撸了下去,惊疑不定的盯着苏寻:“元神弓……”

可苏寻还是跟带着面具一样,一点表情也没有,只站在我前面,意思是谁过来动我,不用我亲自出手,先过他这一关。

哑巴兰本来也看那一口一个“歪门邪道”的小子不顺眼,跃跃欲试想把那个小子举起来摔出去,可没想到让苏寻抢先了一步,就在一边举起了大拇指:“洞仔,帅气。”

苏寻没回头,耳朵红了。

那年轻人看向了我的眼神,更是不可思议了——能把元神弓用的人不多,用的这么出神入化的更少。

摆在哪里,都是一个不容小觑的角色——可这样的角色,竟然甘于给我当跟班儿。

他并不傻,看我的眼神,终于露出了忌惮,虽然梗着脖子,色厉内荏的还想说什么,可嘴唇动了动,还是没说出来。

那个岁数大的盯着苏寻,脸色顿时也变了一下:“你是苏家人。”

苏寻没点头也没摇头,算是默认了。

岁数大的看出来,望向了我的眼神也有了几分异样:“不愧是厌胜门的门主——手底下连这种人才都有。”

那个年轻人一听这个,并不甘心,跃跃欲试还想上前:“有本事自己上……”

可岁数大的拦住他:“你比大先生本事如何?”

那个年轻人一愣,一开始没听明白:“大先生天阶第二,我怎么可能比得上大先生?”

岁数大的缓缓说道:“真要是他下的邪术,他连大先生都对付的了,难道,你比大先生的本事还大?”

那个年轻人一听,表情悚然一动,也想明白了:“可是,他那么年轻,凭什么……”

岁数大的低声说道:“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不以貌取人,是家规之一。”

那个年轻人终于不吭声了,但看着我的眼神,还是充满了不服。

“徐福”一边给我赔罪,一边领着我往里走,还瞪了那个年轻人一眼,跟我说后辈不懂事儿,让我不要计较。

后辈……我看那个年轻人比“徐福”岁数还得大点。

年轻人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了后面,高额头跟他叽叽喳喳咬了咬耳朵,他一皱眉头,表情更难看了。

过了影壁,一整个花园展现在我面前,没错——跟我再预知梦里见到的,一模一样。

准的让人头壳发麻。

照着那个小册子练下去,提升了预知梦的境界,那就太方便了。

可刚走了没几步,我盯着脚下的石板,转头就问道:“住在这里的人,最近是不是都遇上了披麻戴孝的事儿?”

这一句出口,年轻人第一个急了眼:“你说谁呢?”

但是话刚说到了这里,那个岁数大的一皱眉头,立刻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果然,岁数大的小舅子喝多了翻了栏杆掉河里死了,管理员的老舅奶奶心梗,是个喜丧,都有过披麻戴孝的白事儿。

年轻人有些不服:“这是碰巧了,谁家没几个岁数大的亲戚,我怎么没有……”

可话刚说到了这里,那个年轻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他一接,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难以置信的看着我。

果然,他三舅妈上街,被车给撞了,让他回去扶灵。

他一把就要揪住我:“你……你是不是给我们杜家下了什么邪法……”

可哑巴兰抓住了机会,一把就将他的手给反折了过去:“你脑子北门挤了,我哥还没来就开始死人了,你当我哥是阎王爷亲戚?”

岁数大的盯着我,表情也是阴晴不定:“你到底是……”

我蹲下身子,敲了敲脚下的青石板:“你们杜家风水有点问题。”

岁数大的皱起眉头,没明白我到底什么意思,但是一看青石板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立刻叫年轻人把青石板给掀开。

年轻人皱起眉头,嘀咕道:“给我们杜家看风水,真是鲁班门前弄大刀……”

没等年轻人说完,岁数大的一只手就打在了他脑袋上,让他别废话。

年轻人一脸委屈的把青石板给掀开,盯着下面的土,说道:“这不是什么也没有吗?”

那土是西南方向特有的土壤,艳丽如血,普通的叫“映日红土”,长在山上,纯度高的,则在山巅,采集不易不说,更是可遇不可求的,号称“鸡血泥”,价格比黄金还在以上,论克卖。

这些红土,就是标准的鸡血泥。

程星河认识,感叹杜家真是财大气粗,垫路的都这么壕。

说着故意用脚蹭了点,意思是回头也上鬼市论克卖。

这东西贵是有原因的,放在必经之路的特定的方位,那是“鸿运当头”的意思,能让家里人出入平安,日子红火。

可岁数大的蹲下来,把土拂开,表情立刻就变了。

上面是一层红土,可底下露出来的,竟然是一片白土。

这是上好的纯净白垩土。

一旦这个方位下面有白垩土,那就不好办了——那是“脚粘白不掉”的意思,什么时候人脚上粘白?家里死人穿孝鞋的时候。

只要鸿运当头的红土被换成了白垩土,这家人丧事不断——跟兰老爷子家遇上过的“砖戴孝”差不离。

岁数大的表情顿时就沉下去了,厉声要彻查这件事儿,同时看我的眼神更忌惮了——堂堂杜家,脚底下的风水局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竟然是被一个外人看出来的。

这让他们杜家的面子往哪儿搁?

年轻人脸上更挂不住了,小声逼逼:“我看,这事儿就他提前干的,来的时候,好贼喊捉贼!”

岁数大的表情更难看了,让他赶紧去给他三舅妈扶灵,别再在这里露怯。

年轻人没辙,只好灰溜溜的走了。

岁数大的算是彻底服了我了,表情也从之前的怀疑变成了钦佩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厌胜门确实是名不虚传——难怪人人都说,自古英雄出少年。等真的治好了我们大先生,我们杜家必有重谢!”

哑巴兰一下就得意了起来:“这还用说!”

而程星河一听重谢俩字,掏出计算器又合计着要钱。

我则想起了那个晷仪。

于是我就把晷仪拿了出来:“这个东西你认识吗?”

岁数大的看着晷仪,一下就皱起了眉头:“你从哪里弄到的?”

说着,拿在手里,简直爱不释手,还拿了放大镜照来照去的:“这是失传的景历!”

还真是景朝的东西。

接着,岁数大的就告诉我:“这个东西确实是测算天文历法的,不过这种立法现在没人会看,我只能看出来,上面应该是标注了一个特定的时间。”

“什么时间?”

这个时间,肯定跟玄武局的入口有关。

而岁数大的再仔细的看了看,只能十分遗憾的摇摇头:“除了我们大先生,没人看得出来。”

果然,我就知道,找杜大先生,算是找对了。

不长时间,就走到了内堂。

果然,一到了内堂,虽然这里点着上好的华兰香,可沉郁的香气下面,根本掩不住另一股子浓郁的味道。

腥气。

程星河就低声说,七星,注意点,拿着我在豁嘴子山上吃了几年野味的经验告诉你,这不是人味儿。

是啊,这像是某种阴森森的活物。

而这个味道,不知道为什么,我竟然觉得有些熟悉,可怎么也想不起来,从哪里闻到过。

这个内堂是妥妥的中式设计,书案后面立着个屏风。

屏风后面,站着一个弯曲的身影。

像是一个人,在佝偻着腰,找什么东西。

腥气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。

岁数大的连忙上前喊了一声:“大先生,厌胜门的人,前来拜访。”

后面那个人影一下站直了,像是透过屏风在看我们。

我们一看清了那个投在了屏风上的影子,顿时就愣住了。

只见那个人影嘴边,有一个细线,像是正在蠕动。

她的嘴里——吞了一个有尾巴的活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