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684章 九宫飞星

放眼一看,整个厅堂素雅却不失高级感,而杜大先生身为钦天监的传人,布局也选的非常之牛逼。

我正在观看呢,程星河手欠,哪怕这里有浓烈的腥气,也挡不住吃,趁着我在看方位,其他人都紧张的盯着我,自己绕到了我身后,伸手要摘一颗果子。

我立马回头抓住了他的手:“你少吃一口能馋死还是怎么着?”

程星河十分不满:“主家没说什么,你这么抠干啥!”

我就指着那个果子,说你别小看了这玩意儿,这是在坎位,而这个果子的名字,叫黄金果。

程星河一皱眉头:“那又怎么样?你以为我不认识?这种果子据说是西川凤凰山上长的,一果千金,因而得名,不仅吸收了西川的灵气,能延年益寿,而且口感甘甜润滑,据说是果中之王,别名人参仙果,我早就听说过,可惜没尝过……”

但话刚说到了这里,程星河一下就反应过来了:“黄金……难不成,这是传说之中的……”

苏寻插了一句:“没错,九宫飞星。”

所谓的九宫飞星,也是一种风水上的说头,而这里的九宫飞星布局,是一种非常精巧高明的布局。九星为一白、二黑、三碧、四绿、五黄、六白、七赤、八白及九紫,以乾,兑,艮,离,坎,坤,震,巽,中的顺序排列。

简单来说,而九宫飞星不仅能镇运守运,还能跟温度计一样,能看出主人的运势流年。

比如眼前这个黄金果,它代表的是五黄廉贞星,得令的时候,代表位处中极、威崇无比,是王位主位。但此星失令的时候,则被称为五黄煞或者正关煞,代表死亡绝症,血光之灾,家破人亡。

而且,这个星位必招邪灵之物。

说着,我让程星河仔细看——果然,看似硕大丰满的黄金果,上面的果皮暗处,钻出了一个白色的虫子。

白藿香看见,立刻变了脸色:“银勾虫!”

这种银钩虫也是西川特产,剧毒,吃了这个,死的比喝敌敌畏还快。

程星河顿时就后怕了起来,一下把手缩了回去:“祖宗保佑,幸亏我福大命大……”

谢毛线的祖宗,你他娘不是应该谢我吗。

而这个果子如果真的繁盛,那说明主人位置稳固,地位尊崇,可现在显然是失了令,主人身上,有了邪物,那五黄廉贞星显然也会出问题。

上岁数的一下就愣住了,盯着我,越发难以置信了:“真不愧是厌胜门的门主——说句得罪的话,一开始,我还觉得你乳臭未干,没想到,厌胜门就是厌胜门,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!”

他已经从半信半疑,变成了拿我当个大神。

原来,虽然这里是用了九宫飞星,可哪怕是杜家人,都没看出这个排列,因为实在太精巧自然,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。

这个时候,我眼角余光就看见了——杜大先生听了我这一番话,竟然也面无表情的把脑袋转到了这个方向。

哪怕都被“李代桃僵”迷了心窍,听到了专业范围,也还是有反应——真不愧是天阶第二的大先生,我辈楷模。

说来也是运气,我以前还真见过这种布局——小时候老头儿带着路过一个寺庙,嘀咕着那个寺庙被高人相看过,不知道哪个老伙计。

我没看明白,他就把香炉,帷幕,甚至瓶插花对应的位置一一给我讲解了一次。

我记忆力比普通人好很多,所以到了现在也没忘。

不过他当时说,记不记得无所谓——这种布局,绝对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,你这辈子也未必能看见第二次。

不愧是钦天监家族。

徐福也一下就激动了起来,立马抓住了我的手,请我现在就想法子。

说实话,有了“九宫飞星”,那还真是天助我也——通过这几个方位,一定能找到“李代桃僵”镇物的位置。

我立马就观察起了黄金果。

整个黄金果看上去状态很好,简直是繁茂无比,但是仔细一看能看出来,不光是甘美的果子上,有了银钩虫,树干上也有了一些虫洞虫孔。

这就对了——出现虫孔的位置,应该就代表了被人破坏的位置——下镇物,自然会产生破坏。

我一推算,没错,位置应该就在那个地方——书案下面正中间的地砖下。

我立马就钻进了书案下面,心说这事儿竟然无惊无险的办完了,我的运气肯定是变好了。

上岁数的和徐福一看,也都跟着兴奋了起来,几个人就一起帮我掀开了地砖。

这里是老房子,地砖也还像是旧时代的老砖头——看似古朴,可仔细一看,才能看见上面精致的雕纹,论豪奢程度,不比故宫造价高昂的“金砖”差。

打开了那个砖,正准备解救杜大先生呢,可一瞅底下,我顿时就愣住了。

那块砖头底下,竟然是空的!

不光是空的——上面的浮土,分明还有被锐物给插过的痕迹。

徐福也愣住了,抬起头,莫名其妙的看着我:“这是……”

我后心一下就凉了。

这说明,给杜大先生下“李代桃僵”的,竟然真是个高手。

他分明是预知到了我能出现在这里,找到镇物,所以,提前一步,把镇物给拿走了!

卧槽,预知——那个下手的人,也会预知梦?

程星河跟我想到了一处去了,我看见他一只手,不知不觉就攥紧了拳头。

他迫不及待,想着找那个害了他爹的人报仇。

徐福知道之后,立马把眉头皱紧了,不知所措的说道:“那你说,现在怎么办?”

找不到镇物,那就救不了杜大先生。

不论如何,一定得找到。

可对方也是高手,已经挪动了,就不可能会放在让我能轻而易举找到的位置。

我需要点时间。

而上岁数的一下也咬了咬牙:“需要时间——那不就来不及了吗?”

来不及?我立马看向了上岁数的,什么意思?

徐福这才告诉我——原来,明天就是杜大先生的寿辰了。

而杜大先生的身份特殊——她不光是十二天阶排名第二,杜家的掌门人,而我们风水行当,分东西南北四派,她又是其中西派的大先生。

身份比跳广场舞的何有深,四处流窜的老黄,不知道高了多少,哪怕天师府的李茂昌,也要让她几分。

而杜大先生过寿,西派,杜家其他旁支的人,自然全要来贺寿。

程星河他们也听明白了,都恍然大悟:“他们这么一来……”

他们这么一来,那势必会看见杜大先生现在的这个模样。

杜大先生的身份这么尊崇,一旦这件事儿传出去,杜家和西派,本来都是靠着杜大先生来支撑的,可自己大先生都中了邪术,无计可施,那不是当场献丑吗?

以后,谁还服你?恐怕,想对杜家逼宫的,也不在少数。

别说西派掌门人的身份了,哪怕十二天阶的交椅,以后也容不下杜家那一个了——长江后浪推前浪,虎视眈眈,想跟水百羽一样顺利上位的,还不知道有多少。

难怪他们说什么,杜家以后还怎么在行业里立足呢。

就跟由奢入俭难的道理一样,名门大族要是眼前起高楼,眼见楼塌了,那对他们来说,恐怕比死还难受。

岁数大的越说越着急,死死的攥住了拳头:“一开始,还以为找到了真凶,可谁知道——难道还真是跟黄金果上的征兆一样,我们杜家的主位,犯了五黄煞,要毁于一旦了?”

而一直没法插嘴的高额头听见这个,也不懒了,直起身子大声就说道:“大先生既然确实中了厌胜术,那肯定就跟厌胜门有关——这次寿诞上,咱们杜家真的颜面扫地,那绝对不可能跟厌胜门善罢甘休,你们,要么把凶手交出来,要么,我们杜家跟天师府联合起来,跟你们厌胜门不共戴天,同归于尽!”

看来,不把杜大先生治好,这杜家下一步,就要跟我们厌胜门翻脸了。

翻脸倒是不怕——反正看不惯厌胜门的多的很。

可我既然没做这件事儿,就不能就这么让人冤枉——两方打起来,最倒霉的是底下的人。

不论如何,都得把那个凶手给找出来。

上岁数的急的团团转:“可——这也来不及了啊,这个寿诞,又不能推迟,明天就到了日子了,也不可能让杜大先生不露面,一旦他们看不到杜大先生,肯定会闹出大乱子来的。”

我就看着高额头,慢慢的说道:“我要是能在寿诞结束之前,把杜大先生治好呢?”

那个高额头一愣,也没犹豫,大声说道:“我跪在这里,给你磕三个响头,认你当干爹!”

程星河一下也愣住了,低声说道:“七星,你有把握没有?这都不剩下二十四个小时了,你上哪儿去找镇物去?”

我答道:“也未必——只要我能弄清楚,那个镇物用了什么活物,就有把握了。”

也就是,我想弄清楚,这杜大先生“变”成的,到底是哪一种活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