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689章 麒麟刺青

一回头,你大爷的,又是江景这个狗皮膏药。

江景似笑非笑的盯着我:“李北斗,你又出风头了。”

这可不太好了——一方面,我不能让江景看见杜大先生的样子,另一方面,也不能让杜大先生就这么失控暴走。

又是胡同捉驴——两头堵。

于是我甩开了江景的手:“所以呢?”

眼角余光就看见,花窗后面的影子一忽闪,就不见了。

卧槽——进了厕所了。

海豹要坏,弄不好就得跟碰上爱斯基摩人一样,被屠杀。

我一边说着,一边转身就要进厕所。

能进去,把江景关在外面就好办了。

江景的手则跟让502给黏上了一样,就是不肯下来:“我就问你一件事儿——你跟白医生,什么关系?”

他的手有点发颤。

这货印堂一片发赤,对我动了嫉恨之心了。

我一边飞快转动脑子,一边冷笑:“关你屁事?”

江景的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,一肚子激愤几乎喷薄而出:“粗俗——你这种人,怎么配跟白医生在一起,真是彩凤随鸦,白医生她怎么想的……”

我是越来越着急了,杜大先生真的要是把海豹给怎么着了,然后再跑了,我就更没地方找她了。

实在不行……我四下看了看,把江景撩倒了算了。

也不好,为了江景耗费行气,一会儿对付杜大先生不够用就坏了。

于是我立马看向了后面,大声说道:“白藿香,你也来了?”

江景浑身一震,立马松开手去捋自己的头发,调整了一下站姿就要回头。

我趁着这个功夫,进了厕所的围墙,直接把院门关上了,把他锁在了外面。

他发觉不对,这才疯狂砸门,可已经晚了。

我脚底下也加快了速度——小王八,差点坏了大事儿。

进了厕所之后,就听见了隔间后面一阵“嗯嗯”的声音,像是正在用力——海豹火气挺大。

还活着就好。

而这里的门都是关着的,也不知道杜大先生是不是在这里。

我立马弯下身,从隔间门的空隙处往里看——除了海豹的隔间有人,其他门下没有脚。

怪了,难道杜大先生看见这是男厕,不进来了?

我不禁一阵担心,也不知道她被侵蚀的怎么样了,事态到底坏到了什么程度。

而这个时候,就听见海豹的隔间传来了一个满足的叹息,门一开,就看见海豹提着腰带施施然的走了出来,结果一瞅见了我,海豹的脸顿时就扭曲了:“你……”

我刚要说话,一下也愣住了——妈的,难怪刚才看不见脚呢!

我看见一个一身白的躯体,以人类根本达不到的柔韧程度,壁虎一样的贴在了墙面上!

而那个“人”为什么发白——不是因为穿了白衣服,而是因为她全身上下的皮肤上,都覆盖了一层灰白色的鳞甲。

已经看不出是个人了……

那个东西四肢一缩——显然,是攻击的动作!

我哪儿还有时间跟海豹解释,对着海豹就扑了过去,想把他扑到了安全的地方。

可海豹不知道啊——他以为之前得罪了我,我是专门挑落单的时候,来找他下杀手的,身子一拧,就死命的往后躲:“你别过来……”

他这么一躲,刚好就把脑袋,送到了那个一身鳞甲的东西嘴边!

冷血捕食动物的速度多快,看过动物世界的都知道,那长鳞甲的一张嘴,就露出了两排白牙,和一条分叉的红舌头,虎头铡一样,对着海豹的脑袋就咬下来了!

我没时间犹豫,抬手抽出了七星龙泉,对着那个东西就劈下去了。

海豹还以为我是来劈他的,一下就把脑袋给抱住了,而那个东西猝不及防,也飞快的拧身闪避了过去——人绝对达不到那个角度,跟没有骨头一样!

卧槽,这个速度——我后心顿时一炸,不愧是天阶第二,我哪怕把神气和老四的行气一起调动出来,也绝对追不上!

七星龙泉的剑刃从那个东西身上擦过,劈了个空,一下就把实木隔间整个削下一半。

而海豹哪儿知道身后的事儿啊,被溅了一身木头渣子,魂都差点没丢了,确定自己身上还是完好的,头也不抬,立马回身就跑。

我连忙说道:“你别害怕,我是来救你的……”

可海豹见我把杀器都祭出来了,哪儿还相信我的话,直接就往后窗户那跳;’“你别过来,你敢在杜家杀人……”

他根本不知道,自己这是往虎口里面送人头!

而那个一身鳞甲的东西,翻身对着他就缠上去了。

妈的这样不行,我一脚踩在门框上,利用反作用力就要跳过去——用诛邪手试试!

可没想到,我他妈的才刚跳起来一半,只听身后大门一声巨响,腰就让人给抱住了,同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,你敢把用白医生骗我,好大的胆子!”

我去你大爷的!

我人还在空中,哪儿有法子挣脱,一生气,老四的行气炸开,江景整个人跟之前的海豹一样,被直接弹开,摔出去了老远。

而我再一回头,后心就凉了。

厕所里面已经空了——而厕所的窗户是大开的,窗帘被风卷进了屋里。

我立马追了出去——果然,海豹和那个长鳞的东西,全不见了。

四处都没有。

这可完了,都是江景这个王八蛋害的。

而那个海豹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没辙,我只好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跑到了宴客厅——万一海豹逃出生天,一定会回到宴客厅来搬救兵和寻找庇护。

可宴客厅里,也没有海豹的踪迹。

妈的,上哪儿去了?

这个时候,江景也追过来了,抓住了我的衣领子:“李北斗,你给我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让一让……”

这个时候,一个服务人员用小车推进来了一个很大的铝锅:“两位贵宾,当心烫!”

众宾客看见了那个大铝锅,倒是高兴了起来:“这是杜家出了名的人参茯苓汤!”

“据说里面都是几百年的童女山参,杜大先生就是杜大先生!”

童女山参——是说模样长得跟小女婴一样的山参,滋阴补阳,价值连城。

这排场,快赶上王母娘娘的蟠桃宴了。

而那个服务人员笑容可掬的点头,就用长柄勺子把里面的汤往外一碗一碗的盛出来——这个讲究一个烫字,所以一定是现盛。

几个宾客如获至宝的品尝了起来,江景气的够呛,也接过来了一碗平气,可吃了一勺之后,他忽然皱起眉头:“怎么跟以前的童女参味道不一样?”

另一个宾客不以为然:“怎么不一样,你看这个……”

他用勺子捞起了碗里一根手趾一样的东西:“这个山参多漂亮,手指的造型,栩栩如生。”

确实,有指甲,有关节,很像是手趾。

唯独一样——童女的手趾,有这么肥大?

而再看清楚了那个“童女参”的手趾,我脑瓜皮一下就炸了。

上面有一个很小的墨痕,恰似一个麒麟刺青。

那个宾客也看见了,脸色顿时就变了,“嗷”的一嗓子就把那碗汤打翻,撒了江景一身。

而江景没防备,也被烫了一下,往后一退,整个汤锅全被撞翻,汤料撒了一地。

众人看清楚了汤料里面的“童女参”,全惨叫了起来,还有人呆若木鸡,反应过来之后,拼命抠喉咙。

那个服务人员就更别提了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浑身哆嗦,还是白藿香给了他几针才平静下来。

那个枣核脸第一个站起来,怒气冲冲的吼道:“谁敢在杜家,干出这样的事儿?”

除非——那个长着鳞甲的怪物,把海豹拖到了厨房的房梁上,这些东西,就掉进了下面的汤锅里。

我立马奔着厨房就跑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