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690章 虎狼逼宫

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麻衣相师 妙笔阁(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除非——那个长着鳞甲的怪物,把海豹拖到了厨房的房梁上,这些东西,就掉进了下面的汤锅里。

我立马奔着厨房就跑了过去。

可这一动身,一只手立刻拉在了我肩膀上:“李北斗,刚才跟死者单独相处的,只有你吧?”

是刚吐完的江景。

江景这么一开口,其他人也跟着想起来了:“对了,听说献寿礼的时候,这个李北斗碰掉了林大肚子的晚霞珊瑚,就林大肚子那个脾气,这俩人肯定结了梁子了。”

“是啊——林大肚子虽然脾气不好,可身手大家都知道,到场的人里,能这么短时间把林大肚子给怎么着的,没几个。”

一听这话,林大肚子那些徒弟坐不住了,呼啦啦站起来了一片,红了眼睛,奔着我就扑了过来:“给我们师父偿命!”

卧槽,真是没打到狐狸粘了一身腥!

而白藿香早就从服务人员身边站起来,挡在了我前面,几根手指在裙摆下微微一动。

她怕我打出人命坏功德,要帮我解决。

江景回过神来看见这一幕,咬牙切齿,还想帮那帮林家人。

可这个时候,一个人倏然站在了我们面前,抬起了一只手:“等一下。”

是枣核脸杜庭苍。

杜庭苍是杜家的重要人物,也算东道主,他一开口,众人全安静了下来。

桂爷这会儿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,脸都绿了,急急忙忙正往这里跑,还摔了一跤。

而杜庭苍一下扶住了桂爷,说道:“你来得正好,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可不能让大先生继续睡了——赶紧把杜大先生叫来,主持大局。”

“对!”周围的人如梦初醒:“这可是杜大先生的寿宴,做出了这样的事情,那就是不把杜大先生放在眼里!”

“往年的寿宴,杜大先生早就该来了,今年怎么一直没露面?”

“对啊,难不成……”

杜庭苍等的就是这一句:“难不成——杜大先生,出了什么事儿了?”

他眼睛里,闪过了一抹阴险,显然等这一刻,已经等了很久了。

桂爷饶是帮着杜大先生处理了这么多年的事情,老谋深算惯了,这个关口,整个人禁不住也颤了一下。

这样下去,可迟早要露馅。

而我脑子一转,立刻大声说道:“不瞒你们说,我看见伤人的东西了。刚才急急忙忙的,就是想把那个东西给抓住。”

现在最要紧的,就是把这些人疏散开——否则,杜大先生已经被腐蚀成了九成,又有天阶二品的本事,这里人员这么密集,还会出现新的牺牲品。

杜庭苍仔细的看了我一眼,十分意外:“东西?”

反正杜大先生现在成了那个样子,说出去都没人看出来是她了。

我立刻答道:“有个吃人怪——浑身都是鳞,能在墙上爬。”

江景怎么可能放过这个跟我对着干的机会,立刻说道:“刚才我也跟过去了——我怎么没看见?”

我答道:“看是没看见,可你们可以去厕所闻一闻——看看那里,是不是有很怪的腥气。”

这些人其实没有缺鼻子的,自从进来,怎么可能没闻到这个越来越浓烈的腥气?

但是,没一个人敢说出冒犯杜大先生的话。

我接着就说道:“现在院子里进来了这个东西,大家不如先赶紧回去,免得……”

“那不行!”杜庭苍立刻盯着我,大声说道:“真要是有那么个厉害东西,又是谁带来的?”

众人立刻议论了起来:“对啊,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”

而杜庭苍等的就是这个反应,看向了我:“我没记错的话——李北斗,你是厌胜门的新任门主吧?”

这话一出口,众人全都傻了:“那个邪魔外道——厌胜门?”

“难怪一出手,就是白玉辉月丸呢!”

厌胜门的名声我知道,谁听了都当洪水猛兽防着。

而杜庭苍死死的盯着我:“我们个个是西川本地的望族——没谁会跟那种吃人的东西有关系,而你们厌胜门,跟我们杜家向来没有交情,为什么突然跑到了杜家送了那么值钱的东西?”

“我看,你们祝寿是假——坑害杜先生是真!”

这几乎把我给气笑了,不是,哪怕我们名声不好,你也不能张口就来吧?

我立马说道:“你也说了,我们厌胜,跟杜家没交情——我吃撑了,费这么大功夫来害杜先生干什么?”

杜庭苍厉声说道:“简单!因为,你们跟天师府交恶,这一阵子,天师府请我们杜大先生帮忙剿灭你们,你们得到消息,先下手为强!”

还有这事儿呢?

众人听厌胜,就跟听见鬼一样,顿时群情激奋:“没错!厌胜一类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说着,奔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白藿香顿时紧张了起来,江景趁机要把白藿香拉过去:“白医生,李北斗干了这种事儿,那是犯了众怒,你可千万不要被波及,不管刀山火海,我护着你!”

我则一下把白藿香拉回来挡在后面——自己的人,要你护着?

白藿香露出个不可思议的表情,一下脸就红了,接着对不死心的江景就说道:“多谢好意,刀山火海,我也跟李北斗站在一起。”

说着,秋水一样的眼睛,只映出了我一个人。

我则已经伸手要把七星龙泉抽出来了——本来还想积攒功德,谁知道,混了个大开杀戒。

可这个时候,一个身影立刻挡在了杜庭苍前面,脸色苍白:“这是我叫来的朋友,你们——你们谁敢动他!”

我顿时一愣,徐福这个蠢货,这个时候出来给我说话,不是自找麻烦吗?

可徐福根本想也不想这件事儿会给他带来什么后果,眼神澄澈又坚定。

我身边的桂爷攥紧了拳头: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……”

原来,桂爷和徐福之所以不希望这件事儿抖落出去,就是忌惮这个杜庭苍。

杜庭苍一直野心勃勃,想接过杜大先生的位置,可继承人定成了乳臭未干的徐福,他气的五内俱焚,还跟杜大先生顶撞过,所以,杜大先生说他虎狼之相,一直让人防着他。

现在杜大先生中邪术的事儿要是让他知道了,他肯定趁着徐福的羽翼还不丰满,立刻就要把杜大先生的位置占过来。

这对他来说,更是好机会了。

果然,杜庭苍露出了个很阴险的眼神:“说起来,小先生,咱们西派的,谁不是以杜大先生马首是瞻,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你一直挡着不让我们见杜大先生,现在,还给这个歪门邪道说话,除非——是你们把杜大先生给怎么着了,心里有鬼吧?”

徐福一听,整个人就颤了一下。

妈的,这心理素质,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?

在场的,哪一个不是人精,一看这个势头,立马都窃窃私语了起来。

而杜庭苍盯着汤里的海豹碎块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立刻大声说道:“难不成,真是小先生跟厌胜门的歪门邪道合作,弄到了一个吃人怪,要来谋害杜大先生,窃取杜大先生基业,可吃人怪失控,倒是让林大肚子倒了霉?”

徐福死死的盯着杜庭苍,话都没说出来:“你……你血口喷人!”

杜庭苍接着就说道:“我血口喷人?那现在这里有危险,杜大先生到底在哪里?你想自证清白,也好,咱们把杜大先生找到,给大家看看!”

说着,看向了其他的人,眼神带着压迫感:“你们说,是不是?”

这摆明是个表忠心的时候——就好像社畜到了下班时间,可领导都在这加班呢,小员工哪儿有敢先走的?

于是,众人不管愿不愿意,都只能装成了一呼百应的样子:“抓邪祟,护杜大先生!”

白藿香立刻抓紧了我:“你有没有觉得……”

觉得那个杜庭苍不对劲儿?

是啊,杜庭苍表面上慷慨激昂的,可神色实在太顺理成章了。

就好像——他早就知道,会发生这种事情一样。

而杜庭苍一摆手,那些人,对着我们就要冲过来。

我立刻把白藿香拉到了身后,可就在这个时候,院子外面,忽然就传来了一声尖叫:“啊——这,这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可那个尖叫还没喊完,顿时就跟让人剪断了一样,戛然而止。

与此同时,大家都闻到了一阵腥气,以极快的速度,冲着这里靠近了!

跟腥气一起出现的——还有新鲜的血腥气。

以及——这里一片安静,大家还听到了咀嚼骨头特有的,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。

我立刻大声说道:“杜大先生有危险,大家齐心协力,快去抓那个东西!”

现在,先把杜大先生给控制起来再说。

接着,再把那个活镇物找到,把杜大先生身上的“李代桃僵”解开,总能糊弄过去的——也比眼睁睁的等着那个东西吃人强。

现在正是群龙无首的时候,我这一句话,众人不听也得听,奔着外面就跑了过去:“抄家伙!”

白藿香也要过去帮忙,我却一把拉住了白藿香,低声说道:“跟我上这边来——我发现了一件事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