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691章 麒麟白蛇

白藿香一听,顿时就挑起了秀丽的眉毛,但觉察到我拉着她的手,一点都没犹豫,就跟着我走:“去哪儿?”

厨房。

这个时候,人们呼啦啦都往外头赶,我们逆着人流到了厨房附近,也没人注意到我们。

一看厨房,我心里就有了谱。

而这个时候,只见桂爷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的就说道:“李门主,不好了,你,你快帮帮我们大先生和小先生……”

我猜出来了几分:“那个东西,没抓住?”

果然,这些人抄着家伙一出去,就看见地上掉了一只鞋——是一个杜家小辈正碰上了那个吃人的。

那个杜家小辈,按理说也是一个人才,可除了草地上一摊子血,啥都没剩下——还不如海豹呢。

这帮人一出去,就要把那个东西给抓住。

那些人多数是地阶,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,更何况是西川本地人——西川是个灵地,什么邪祟没对付过?

可他们一出去,一下就被那个长鳞的东西给掀翻了,群起而攻之都吃了大亏,人都是趋利避害的,眼瞅着那个东西跟个哥斯拉一样,没有奥特曼的本事谁敢上去豁命?

哪怕杜庭苍,都给退回来了,眼睁睁就看着那个长鳞的摇头摆尾,进了宅子深处。

杜庭苍一看,立马说杜大先生危险,别被那个东西给害了,叫徐福立刻交出杜大先生。

徐福上哪儿变杜大先生去?

杜庭苍趁机闯到了后堂,一看宅子里根本没有杜大先生的踪迹,坚持说是徐福跟我勾结,带了妖兽害了杜大先生——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继承杜家?

不光如此,还把徐福给抓起来,给度大先生报仇——当然了,我这个厌胜门门主作为帮凶,现在也正在被他们追杀。

不急着找杜大先生的下落,也不着急把吃人怪给抓住,要紧的不做,反倒是火急火燎弄这点蛇皮操作。

桂爷说到这里,一阵剧烈的咳嗽,但还是坚持着把话说完:“现在,小先生已经被杜庭苍给抓住了,他俨然已经把杜大先生的位置接了过来,正发号施令,要把李门主也给抓住杀了——说你们是这件事儿的真凶!以后,杜家跟厌胜,不共戴天!”

白藿香听不下去了,冷笑着说道:“这个杜庭苍还真不简单。”

桂爷也点头,连连叹气:“这下,可真是中了他的下怀,李门主,我也知道,您现在身处险境,但是,多大的本事摊上多大的事儿,以您的能耐,能不能帮我们这个忙?救救杜大先生和小先生,抓住真凶?”

不光如此,我自己现在也被认定成了真凶,这个杜庭苍还要跟厌胜门宣战。

白藿香看着我:“我看,始作俑者就是那个杜庭苍——你说过,一件事情想看谁是真凶,看谁得到的好处最大就知道了。”

是啊,这事儿真要是他干的——大小先生都被解决,一切都是他的了。

桂爷也恍然大悟:“对啊——难道,那个邪术,是这个王八蛋……主意简直打的精刮上算——他是故意在寿宴上弄这一手,就怕事儿闹不大,自己篡位,服不了众!这样的话……”

可有一样对不上,杜庭苍又不是宗家的人,是怎么用“李代桃僵”害人的?”

这里面,还有其他的事儿。

桂爷接着就抓住了我的手:“只要把杜大先生的邪术平安解开,再把杜庭苍那个家门败类伏法,我杜月桂打包票——以后不管厌胜门出了什么事儿,我们杜家哪怕上刀山下火海,也必定还您这个人情!”

本来我没想这么多,不过真要是这样,这个忙帮的就更值得了。

我们厌胜,正需要一个“正道”上的盟友。

话刚说到了这里,就听见周围一片大乱,不少人奔着这边就杀过来了,口口声声嚷着,要给杜大先生报仇。

他们是认定了吃人怪是我弄来的,把我弄死,吃人怪也就不攻自破了。

说起来——那个“吃人怪”,现在跑到什么地方去了?

放着不管,会有更多人受害。

而这个时候,那些人已经把我们给团团包围住了。

桂爷没辙,一边拍大腿,一边藏到了树后面去了——要是让人知道,他跟我有勾搭,那他也只能被抓去跟徐福做伴儿了。

我一下就要把七星龙泉抽出来:“白藿香,站在我身后……”

可我话还没说完,白藿香娇俏的身躯,反倒是一下站在了我前面。

我顿时就愣住了:“你……”

白藿香没回头:“对付邪祟你在行,可对付活人——放着我来。”

说着,我就闻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香气。

这个香气跟之前闻到的白玉辉夜丸截然不同。

白玉辉夜丸的香气,提神醒脑,可这个香气虽然好闻,却有一种奇怪的异样——像是被人用羽毛搔最敏感的地方,痒酥酥的。

而且,莫名有点熟悉,我以前怎么好像闻见过?

对了——我一下就想起来了,在七苦塔的时候,“欲”那一层,妖女的味道!

果然,这个香气一过,那些喊打喊杀的人一下就凝滞住了。

他们一个个瞬间变的粉面桃腮的,春心像是直从眼里往外冒,一个个跟喝多了差不多,像是在醒着做了什么美梦——结合之前我跟那些妖女打交道的经验,他们现在已经沉浸进了绮丽的幻觉之中,哪儿还顾得上把我们怎么样?

桂爷从大树后面伸出了个脑袋,整个傻了:“神了……”

白藿香翘起了下巴,露出个“枪在手,跟我走”的得意表情。

以前一出事儿,我习惯性就要把她拉到了身后来,可现在看来,我是不是多此一举了?

白藿香简直跟江采萍一样——只是希望把风头留给我自己出。

卧槽,你们实在是高估我了——我也不是那么热衷出风头。

正说着呢,我忽然又闻到了那一阵剧烈的腥气——腥气跟一阵风一样,倏然靠近,又倏然原理,应该是跑了!

我顺着方向一看,还真看见了那个白茫茫的东西。

我还要让白藿香躲在安全的地方,谁知道她比我跑的还快。

顺着崎岖小路,我们一直追到了一个非常偏的地方。

这个位置一看就阴,活像大户人家淹死姨太太的地方。

奇怪,昨天我们满院子找那个活镇物,怎么没找到这地方来?

果然,这个地方的腥气,浓的简直撞脑门子。

我立马带着白藿香冲进去了。

这一进去,我和白藿香顿时全愣住了。

只见这个屋子里,竟然铺了一地的烂泥。

烂泥之中,隐隐约约,还像是有一些白色的东西。

蛋壳和稻谷壳。

烂泥还很新鲜。

我立马来了精神——没弄错的话……

我立马蹲下,顺着烂泥就摸了过去,果然,不长时间,就摸到了一个位置不一样。

把烂泥扒开,掀开了几块砖头,我们就看见——那地方用一个桃枝,死死插在了一个四脚蛇的尾巴上。

那个四脚蛇一身白鳞片,腥气扑鼻——赫然是那个长鳞东西的缩小版,一张嘴,一口白牙。

白藿香也高兴了起来:“这是西川的麒麟白!”

这东西虽然不大,但是异常凶悍,能咬死比自己大几倍,甚至几十倍的东西,有剧毒。

找到了活镇物,事儿就成功了一半!

我刚要伸手把那个东西身上的桃枝给拔下来,只听咣的一声,空中忽然落下了一个东西,张开大嘴对着我就咬了下来。

血红的分叉舌头一下掉在了我鼻子前,我闻到了刺鼻的腥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