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69章 真龙转世

所谓的尸解仙,是道家一种修仙方术,传说之中,尸体下葬在一个阴气灵气旺盛的地方,人虽然死了,可尸体却还在不断的修行,先是肉烂成白骨,接着白骨会重新长肉,直到变成一个新的活人。

尸解的意思,就是旧的尸体消解,新的生命重生。

我记得以前三舅姥爷给我讲过一个故事,说是一家人修花园,晚上做梦,梦见一个老道跟他说,我就还三个月时间了,你明天不要动我,作为回报,等我修成,势必福临你家门。

那人醒了完全不知道这个梦是什么意思,结果第二天挖水池子的时候,在里面掘出一个大缸,打开缸的盖子,发现里面盘腿坐着个老道。

那老道很怪,白骨上长着嫩肉,却没有皮肤,看着别提多骇人了。

那人这就明白是什么意思,让家里人好生存放,千万不要动。

结果有个侄子把这事儿告诉了小伙伴,小伙伴们来看,有一个比较手欠,怕日后这事儿说出去没人信,想割下来一块肉作为证据。

结果一碰老道,老道眼睛里顿时落下两行眼泪,立刻化作一滩血水,什么也没剩下,这家人三个月之后,也家破人亡。

老头儿就告诉我,这种方术,运气的成分太大——老天要你修不成,别说三个月,一天也不行。

而眼前这个尸体,可比故事里面的老道完整多了——他甚至皮肤也有弹性,只有指甲,毛发没长,估计马上就要尸解成功了。

可惜——他胸口有个大洞,像是被什么给砸破了,胸腔里一塌糊涂。

尸解仙跟动物修行一样,也是要有内丹的,内丹一般就在心口上,我抬头望着那个无底洞的口子,再看看这个女人,事情就昭然若揭了。

是这个女人的尸体从无底洞掉下来,不偏不倚正砸在了这个玄门师兄的棺材上,直接砸穿尸丹,闹的这位师兄功亏一篑,而修行几百年的尸丹正便宜了这个女尸,导致她倒是无端端成了行尸之中的霸主——旱魃。

这种几率,怎么想怎么不可思议——之前从无底洞掉下来的东西也不少,偏偏就在成功的前夕,被这个女尸给砸了。

是啊,嫁衣地阴气盛,灵气盛,又这么隐秘,还有一线天的天光,简直完美,看守宫和黄大仙都修行有成就看出来了,可惜这个结局,真是太符合这个嫁衣地的规律了——这些年的辛苦,全成全人家了。

这个师兄,心里会有多绝望呢?

刚才他伸手去抓我的手,估计也是希望能好好找个地方入土为安,别受这种无妄之灾了。

程星河连连摇头:“这也太特么倒霉了——电视里那个一百种死法都没他这么倒霉吧?”

这都是命,不认不行。

照着玄门的规矩,哪一门户的棺椁,都得照着那个门户的规矩下葬,我就去找线索,想看看这师兄谁家的,可我毕竟没在玄门混过,也看不出来啊。

别说,顺带一看相貌,这个师兄眉骨异常凸起,可惜印堂折损,把迁移宫一分为二,也正说明,他空有壮志,但壮志难酬,确实是个悲剧人物。

这时我忽然发现他胸口里像是有什么东西,就给拿出来了——是个书简,打开一看,字迹是用特殊工艺绣上去的,竟然还能勉强分辨出来。

别说,难道他算过自己会被水淹,才用这种不会被泡坏的方法记录?

我就仔细看了看,这一看不要紧,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——“余之毕生,寻四相局。”

他的梦想,竟然是找到四相局?

我立马看向了程星河,程星河一双眼睛也直了,脱口而出:“荆南魏家人?”

对了,照着马元秋的意思,四相局跟四个家族有关,其中一个是程星河的柳桥程家,这荆南魏家,看来也是。

接下来的内容,就是这个师兄为了找到四相局,付出了多少努力,可拼了一辈子,也没得到想要的结果,所以他铤而走险,想要用尸解仙的法子,重新修行成人,百年之后,继续找四相局。

我还以为他的“壮志”是尸解成仙,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也跟四相局有关。

这玩意儿到底是啥,为什么这么重要?而且……他找了一辈子都找不到,是不是剩下几个家族,也为了找这个四相局,一代一代,穷尽一生?

而最后的话,则更匪夷所思,说他算准,真龙会出现在这个地方,所以他就选择在这个地方尸解,如果尸解成功,睁眼就能找到真龙。

真龙?那又是什么玩意儿?

那书简的最后一句,是“真龙转世,四相破时。”

世界上哪儿来的龙?

程星河显然也在思索这个问题,脸色越来越难看了。

几代人都找不到的东西,让他来找,这事儿太为难孩子了。

我拍了拍他肩膀:“你也不要着急,你看,这么多人一辈子都找不到,你也不可能说找到就找到,事情总得慢慢来……”

程星河却甩开我的手,拔高了声音:“我没有慢慢来的时间了,我就还三百多天了。”

“啊?”我一下愣了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就是……”程星河扯了扯嘴角:“三百天内,找不到四相局,我就会死,而我是柳桥程家最后一个人了。”

就是说,他死了,柳桥程家,就没了?

我猛地就想起来了——他说过,他知道自己的死期,还说过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后代。

他从我手里拿走了那个简书,一言不发往外走。

我意识到气氛不对,他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到了外面,程星河的神态一直不对——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我没去打扰他,而是把魃拉到了村委会。

村里一群人赶来,盯着那个尸体发愣:“这就是那个旱魃?”

“好看哩!”

“这么好看咋能是个灾?要是俺家小顺子能娶到这样的姑娘才美哩!”

“美个屁,不把你家小顺子吸成核桃?”

唯独村长和二柱子脸色变了,二柱子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尸体,村长甚至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。

我看出来了,不过没吭声,说道:“现在正是个晌午,大家也别愣着了,一起帮忙,把这个旱魃打了旱骨桩,雨就来了。”

所谓的旱骨桩,也就是焚烧旱魃的尸体,接着拆开残余骨头,用桃木钉子钉住,埋在地里。

当然了,旱魃的尸体不是善茬,吃了那么多人,也有了灵气,跟邪神像一样刀枪不入,非得撒上三宝水(朱砂,黑狗血,童子尿混合而成)暴晒,才能被点的着。

大家一听都欢呼了起来,很快就把东西给凑齐了。

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——撒上了三宝水,这个旱魃也还是烧不起来。

大家面面相觑:“烧不起来怎么办,烧不起来,找到也没用,天还是不下雨。”

“就是啊,不光不下雨,天黑了她还诈尸怎么办?”

“先生,好人做到底,你想想办法!”

我答道:“这个旱魃烧不掉,还是因为她怨气没散,要是她的怨气散了,就可以烧了。”

村里人听不明白,就问我什么意思,我就看村长和二柱子:“要不,你们爷孙俩说说?”

二柱子站起来就盯着我:“你,你什么意思?”

我指着天:“没四十分钟,天就黑了,你们磨蹭,那日头落了,这女的就还会站起来吃人,到时候谁也拦不住。”

其他的那些村民一听,就看向了村长和二柱子,一脸难以置信:“村长,先生这话啥意思,你们跟这旱魃有关系?”

“就是啊,这咋回事捏?”

“快说啊,再不说,日头落了!”

村长站起来,对着我挑了挑大拇指,喃喃的说道:“先生,你是真厉害,你把这事儿料理了,对这个村,我也就放心撒手了。”

二柱子一看,喃喃说道:“爷爷,你……”

村长清了清嗓子,这才说道:“不瞒你们,这婆娘,是我弄死的。”

在场的村民一下全愣住了,先是鸦雀无声,接着就有人大声说道:“那怎么可能,村长你老糊涂咯!”

“是的呀,话怎么好乱说的!”

显然,村长在村里很有威望,说出来他做过这种事情,都没人信。

村长笑了笑,盯着那个尸体,说道:“谁欠的账谁自己还,这是天理。”

“我还是不信,”有村民大声说道:“你跟这个外地婆娘什么仇什么怨,要害死她捏?”

村长盯着二柱子,说道:“这就是二柱子那个婆娘——没让你们闹洞房的那个婆娘。”

二柱子的拳头一下攥紧了,愣愣的看着那张活人一样的脸:“媳妇……”

大家一下全愣了。

村长很平静的说道:“你们也都晓得,二柱子在外头让城里婆娘迷了心窍,回家之后,心心念念,要娶个城里婆娘,我给他找了多少个姑娘,他全看不上,说人家土,他非得要个洋气的。可城里姑娘要房要车要彩礼,我上哪里去寻摸?”

说着,他看向了那个女尸:“这个城里婆娘,是我买来的。”手机阅读请访问『』无弹窗在线阅读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