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697章

江辰手下的人刚才亲眼看见了公孙统的能力,哪儿有不怕的。

可再回过头,也知道身后其实根本没有退路——他们更怕江辰。

驭人这方面,江辰恐怕还真是个天才。

而四堂子兄弟第一个咬牙冲了上来,这一次,是下了死手,数不清的镇魂钉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。

搁在以前,我根本就看不清,最多是凭着本能找到大致的方向。

可现在不一样了。

行气在身上跟行云流水一样,那些寒芒像是在慢镜头里滑过,我清清楚楚的看的到,那是一百零六根针。

西边七十二根,东边六根,南边十四根。

老四的行气几乎是本能的冲到了右手上,七星龙泉破空而出,这一下横扫过去,是我从来没有过的速度和力量。

西边,东边,南边的那些镇魂钉哗啦啦的被撞到了地上——齐刷刷被一分为二。

周围全是倒抽冷气的声音——这还是因为他们都是顶尖的人物。

普通人,只怕根本看都看不清,那些针是怎么落在地上的。

这一下,也是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。

针是四面八方同时过来的。

就在同时,左手已经玄素尺抽出来,玄素尺的乌光在指尖回旋,北边的十四根撞在了上面,瞬间就全部被撞弯,也哗啦啦坠落在了地上。

四堂子兄弟之中,已经先倒了一个,剩下的三个,已经完全愣住了。

空气一瞬间也像是凝结住了,没有一个人,敢出大气。

只有公孙统似乎看的无聊,大大的打了个哈欠,撑着下巴开始剔牙,抱怨善心席上的鸡肉太糙,实在不如茯苓人参汤好喝。

他还真上了善心席了……

江辰一张俊秀的脸上,肌肉不受控制的抖动了一下。

而这一下,他带来的人,跟潮水一样,对着我就冲上来了。

粗粗一看,也都是地阶往上——按理说,我是应该叫一声前辈的。

其实能上地阶的并不多,天师府占一部分名门子弟,四相会占一部分邪魔外道,剩下的,大概全被江辰给笼络到手。

数不清的煞气对着我流泻了过来。

跟他们一起过来的,还有号叫着的四十二人油。

熟悉——跟当初逼着潇湘下跪的那帮子,是同一批人。

一想到她为了我,对着江辰下跪,那种屈辱和心疼,跟八月十五的钱塘江潮一样,铺天盖地。

她为了护着我,躲在了龙鳞里,你们还要赶尽杀绝。

这是你们欠我的。

我饶不了你们。

来啊,来啊——我现在就像是被压在山下的妖邪,终于被放出来,那种轻松,让我忍不住想活动筋骨。

其实我不喜欢伤人,可,这是你们逼我的。

老四的行气暴涨,对着那些狰狞的面孔直接划了过去。

惨叫声在眼前炸起,尸油小鬼直接在面前爆裂,眼前身后,全是血腥气。

七星龙泉的锋芒暴起,老四的行气肆无忌惮,那些逼着潇湘下跪的人,瞬间跟烟火一样爆开,散落的到处都是。

越过那些人,我清楚的看到了这个修罗场后面的江辰。

他英俊的面孔越来越沉。

我感觉到了面庞上一阵发暖,抬起手擦了一下——不知道是谁的血。

站在江辰身边的徐福,瞳孔瞬间一缩——在他的眼睛里,我看到自己。

那不是平时面瘫心软的李北斗,而像是一个地狱钻出来的罗刹。

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。

而江辰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忽然看了他一眼:“听说,你从杜大先生那里拿到了一个好东西……我倒是想看看。”

徐福猛地颤了一下。

桂爷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忽然大声说道:“是……是无棱八卦镜!原来,是你拿走了!”

这是什么玩意儿?

听上去,好像是西派的什么镇山法宝。

说起来,西派的人,从高额头,到之前回家奔丧的年轻人,手里都带着一种亮晶晶的东西。

就是那东西,杀了魇婆。

不过,他们手里的,肯定没有这个镇山法宝好。

徐福咬了咬牙——他心里也明白,以后要跟江辰合作,这是表忠心的时候。

于是,他一瞬间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,对着我就照了过来。

那东西是什么,哪怕是我也看不清——因为上面折射出了一道很奇怪的光。

蛟珠的能力,让我一瞬间转了身子——按理说,这已经十分快了,但这一下,也没有躲避的及,我只听到了头顶“咔嚓”一声,就感觉上面飘散下了什么东西。

是我的一把头发。

只要刚才我躲的稍微晚一点——被砍断的,会是哪里?

而身后传来了公孙统好整以暇的声音:“喲,这玩意儿都拿出来了,真怀念啊……不过,这东西被这个小狼羔子拿着,有点牛嚼牡丹——白糟践。”

徐福的表情瞬间就沉了下来——他对这句话的反应很大。

是了,他不甘心。

桂爷则立刻大声说道:“李门主,你——你可千万不要被这个东西给照到,这是我们杜大先生被宝贝的东西,一旦被里面的光给伤了,你就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我就听到身后出现了一声轻响——刚才站在我身后的一个江辰的人,躺下了。

瞪着眼睛,一动不动,显然已经没气了。

他整个人看上去是完好无损的,可从额头到肚子,有一道很直的红线。

像是,被什么锐物,从头到脚,直接劈成了两半!

卧槽——这东西这么吊?

而这一瞬间,徐福猛地大吼了一声,抓紧了手里那个亮亮的东西,对着我就照过来了。

看得出来,杜家人手腕子极其灵活,应该都受过这种专门的训练。

我身子一拧就躲了过去,而江辰手下剩余的人也不傻,抓住了这个机会,又冲着我围过来了。

这样腹背受敌不行……

而徐福盯着我,眼神也阴狠了下来——摆明了,他一开始找我,就没安好心。

我死了,就等于给江辰立个投名状。

难怪邸大先生说,我不能去高处——可我还是去了月亮山。

一开始,还以为他预言下,我可能会摔死,但是现在才明白,他说的危险——是我会跟这个徐福扯上关系。

眼瞅着这一道子光来的人猝不及防,我用七星龙泉挡过去,那光被七星龙泉一折,射在了对面的墙上,只听“通”的一声,那个墙也整个被戳出了一个窟窿。

我后心顿时就炸了——那东西太快,这么躲闪下去,太吃亏了。

而公孙统慢悠悠又来了一句:“这东西,可不好躲——当年西川的不少山魅,就是死在这东西上面的,怨气重的很哟,碰上了,免排队,直接就上奈何桥喝汤啦,对了,真要是死了,记得告诉我,孟婆到底是小姐姐,还是老奶奶。”

你能别用这么欢快的语气,说这么可怕的话吗?你想造个反差萌还是怎么着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脑子里一闪,就想起来了一个东西。

魇婆临死的时候,说怕杜家来找我的麻烦。

给我留下了一个小盒子。

她既然跟杜大先生相熟,肯定知道杜家这个东西厉害,难道……

脑子刚转过来,手已经从怀里把那个盒子给取出来了。

而这个时候,徐福手里的光,已经对着我照过来了。

江辰盯着我的眼神,已经开始有点意兴阑珊的样子——就好像猫还没玩儿够老鼠,就因为肚子饿,立刻就要把老鼠吃掉一样。

有些期待,也有些遗憾。

这一瞬间,我一只手把盒子抛在了半空,七星龙泉出手,那个盒子顿时在半空之中粉碎。

与此同时,那道光从徐福手里,对着我就照了过来。

而盒子里,猛的炸出来了一个东西,像是一股子气体,弥漫在了我和那道杀人光中间。

徐福顿时就愣住了,而那一道子东西看似一团子汽车尾气,却像是个活物——竟然对着徐福就扑过去了。

徐福的手里的镜子是厉害,可这个东西是个“气体”根本就穿不过去,自己反而直接被扑倒了。

他倒下的那一瞬间,那个镜子猛地被抛向了半空,我抬起手,就稳稳的落在了我手上。

徐福没有再站起来。

周围的人都见识到了这个镜子的厉害之处,见我如虎添翼得到了这个东西,脸色顿时都扭曲了,不由自主同时往后退了一步。

西派的则高兴了起来:“太好了——李门主,用这个东西,杀个出路!”

“哈哈,”公孙统却插了一句:“那你们就想的太美了——这个东西,只有杜家人能用。”

就跟厌胜门的禁术,只有宗家的血脉能练一样?

不过,你也不用这么大声说出来吧!

果然,听了他这一句,那些江辰的人,一下就觉得虚惊一场,重新对着我围了过来。

可我甚至没有等到他们靠近。

七星龙泉带着老四的邪气炸起一阵煞气,那些守护在江辰面前的人一下跟垮塌的墙一样,被我直接砸出了一个缺口。

我来找你算账。

江辰眯着眼睛看着我,就在七星龙泉落在他身上的时候,一道寒光倏然挡在了他线条完美的面前。

我认识这个东西——上次,他拿着这个东西,去顾瘸子那里送修。

这是——景朝皇帝的御剑。

我心里一凛,江辰竟然也有这么快?

两下一撞,是铿然一声响。

他手里的御剑真不愧是御剑。

哪怕七星龙泉,也像是占了下风。

对了——这是大统领的东西,怎么可能跟帝王的比。

而江辰身后,低低的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江先生,不到必要的时候,是没必要亲自出手的。”

可江辰悠然答道:“他不见南墙不回头。”

笑话。

我盯着他的眼睛:“不撞南墙,怎么知道是南墙硬,还是我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