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01章 绝美之人

但他立刻就把那个眼神给压下来了:“打听那么多闲事儿干什么,你是白毛女没盐吃还是怎么着。”

我也不傻,他跟杜家的关系,恐怕是心里的一道伤疤,再好奇,也不能揭。

于是我就点了点头:“行,我就给你这个人情。”

而公孙统咧嘴一笑,接着跟想起来了什么好事儿似得,表情难得露出几分温情:“还有,蘅芷……”

叫的这么亲密,这里面肯定有瓜可吃啊。

但他见我支棱起了耳朵,自觉失言,赶紧咳嗽了一声:“我是说,杜天师,昂,这一阵子,你可要多帮忙照顾,是个男人,就得肩负起自己的责任来,好男人不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。”

不是,我顿时满头黑线,我跟杜蘅芷一共才见过几面,肩负的着吗?

再说了,我心爱的女人,是潇湘。

可公孙统一听,立刻面露凶光:“你说什么?我告诉你,你要是让蘅芷——不,杜天师伤心,我不管你什么身份,非得跟你……”

他想了半天形容词,还是没想出来哪个词能体现出他的心境,我估计着,他想说“同归于尽”之类的。

他的能力,碾我还不是跟碾蚂蚁一样,犯得上吗?

公孙统一激动,立马说道:“你还不知道,你可是……”

我也激动了起来,对了,他刚才说,不管我什么身份?

他知道我身份?

但他察觉到了我的眼神,连忙就收了声,接着说道:“总而言之,你这一阵子运气会特别好,好好享受吧!还有啊,我有个好事儿告诉你。”

好事儿?

公孙统跟个恶作剧的小孩儿一样,狡黠一笑:“过半个小时,你会见到一个,你这辈子见过的最胖的人,那个死胖子一定会谢你。”

他越说越高兴,眼睛都眯起来了:“他会送你东西,你记住了,其他的,不管什么都不要,只要他给你一个叫万行乾坤的东西。”

万行乾坤?那是什么玩意儿?

公孙统一脸坏笑,刚要解释,不经意的看了我的脸一下,一下就皱起了眉头:“该来的,还是要来了啊……”

啥呀?

他盯着我,刚才懒洋洋的模样都改了,声音顿时掷地有声:“之前有人想害你,但是被挡住了,现在,挡不住了。”

有人想害我?江辰?

不……是江辰身后的人。

公孙统皱起眉头,舔了舔起皮的嘴唇,寻思了一下,盯着我:“你要小心,你亲近的人。”

我耳朵里嗡的一下——这是我第几次听见这句话了?

亲近的人,是谁?

但公孙统摇摇头:“我现在告诉你,你也不会相信,你只记住了,多一个心眼儿,多一年寿就行了。”

明明说最近运气好,这怎么又有不好的事情了?

“对了……”正在这个时候,在一边呆若木鸡的桂爷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既然那个被李门主劈死的麒麟白不是杜大先生,那杜大先生,到底上哪儿去了?”

剩下的西派人也都反应过来了,脸色顿时也都变了——没错,刚才事情发展的实在太出人意料,这这生死关头,让他们把最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。

我回头就看向了程星河他们:“刚才让你们去找镇物,有没有留心到一个干净的异常的地方,一点活物都没有,甚至——死气沉沉的?”

程星河他们几个对看一眼,倒是苏寻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是有这么个地方!”

说着,就指向了附近的一棵黄花斛木:“那个地方,不对劲儿。”

原来,之前找镇物的时候,苏寻眼尖,就发现了,那个地方有许多的虫洞和蚂蚁窝,还有昆虫吐的茧子,甚至马蜂窝什么的,一看就是个昆虫乐园。

但奇怪的是,那个地方却没有一个昆虫。

那些巢穴,全是空的。

当时苏寻就觉得奇怪,这地方的虫子上哪儿去了?

他就在附近看了看,可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端倪,也就去找其他地方了。

西派的人则听着纳闷,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,这边正问着杜大先生呢,怎么说起了虫子来了?

我则说道:“不用担心,杜大先生没事。”

这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,西派的人立马全看向了我,问我什么意思?

我领着他们,就到了那个黄花斛木前面。

那个黄花斛木不知道多少年了——恐怕比这个宅子的岁数还要大,黄花斛木本身是非常致密的,这几人合抱的围度,怎么也得几百年了。

到这里一细看,果然,这个黄花斛木上缠着青藤花,青藤花产蜜,肯定引虫子,所以这地方虫子窝花里胡哨,面面俱到,但仔细一看,跟苏寻说的一样,全是空的。

大家面面相觑,我则敲了敲那个黄花斛木:“杜大先生——您休息也有一段时间了,可以起来了。”

大家一听这个,更是傻了眼:“什么?”

桂爷瞪大了眼睛,看看我,又看看那个黄花斛木,像是想说啥,可是又吞回去了——他不信,可是他刚看到了我的本事,不敢不信。

里面没回应。

我则把那个从徐福手里拿来的无棱八卦镜放在了黄花斛木前面:“您要是不出来,那我先把东西方放在这里。”

结果话刚说到了这里,那个无棱八卦镜,就落在了一个手掌里。

那是一个完美无瑕的手掌——美的像是夏天开的第一朵莲花一样。

我面前,出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。

我们几个不由自主就屏住了呼吸。

好……美!

这个姑娘的眉目,是非常好看的,跟杜蘅芷依稀有点相似,但是,比杜蘅芷要好看许多许多!

而且,那样绝美的脸,却让人一点脸红心跳的意思都没有,只会让人觉得,带着凛冽的距离感,根本不敢靠近。

就宛如庙堂里的神女像一样——比起亲近,更让人敬畏。

虽然看上去岁数跟我们差不多,但那个气场,是这个年纪,绝对没有的威严。

这是……谁啊?

而且,出来的这么快——我立马就看向了苏寻,苏寻也回过神来,跟我点了点头,低声说道:“这个阵法——我根本看不出来。”

果然,黄花斛木这里,有非常精妙的阵法,哪怕是苏寻都破不开!

她是杜大先生的什么人?也是亲戚?杜蘅芷的姐妹?

我刚想到了这里,忽然桂爷他们猛地就对这个方向行礼:“杜大先生没事儿就好!”

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——杜大先生?

哑巴兰也傻了:“哥,他们说错了,还是咱们听错了?眼前这个姐姐……”

眼前这个姑娘,跟前几天看到的那个老太太,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啊!

不……真要是这么说的话,模样是像返老还童了,可那个神态,姿势——还真跟那个杜大先生,一模一样!

就连衣服,也没变!

这他娘什么原理?天阶就能七十二变吗?还有没有天理了?

而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妈耶,这要真是杜大先生,她修炼了天山童姥那种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了?”

而那个“姑娘”盯着我,微微一笑:“我们西派的事情,谢谢你了。”

果然,她根本就知道西派发生的一切,是故意躲起来的。

说着,她看向了桂爷他们:“你们吃苦了。”

桂爷一开始在见礼,但一听这话,先是高兴,但脸一抽,就开始痛哭流涕了起来:“是我们没能保护好了杜大先生,罪该万死!”

杜大先生淡然说道:“日防夜防家贼难防,怪不得你们。”

说着,她那威严的眼神,落在了一个人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