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702章 阴差阳错 求钻石加更

是徐福。

徐福到底是“小先生”。

而且——他的命比我想的大。

魇婆盒子里放出的东西,虽然把他直接扑倒,但他的命灯还是亮着的。

显然,魇婆跟杜家既然有交情,哪怕自己被西派的后辈给害了,也没有下那个狠手。

这一下,没要徐福的命。

他现在被人架着,还是没醒过来。

这个时候,躲在一边的杜庭苍也跟着来劲,对着昏迷不醒的徐福就是一脚:“这个小王八蛋,吃里扒外,要不是他行迹败露,咱们西派,早就完了!”

什么是所谓的“小人”,这杜庭苍,真是给我们上了精彩生动的一课啊!

说着,杜庭苍就一下跑到了杜大先生面前,别提多关切了:“姑姑,您终于醒过来了,可把侄儿担心坏了!之前我就说,姑姑您可是天阶第二,怎么可能出事儿?果然您福大命大!这个杜庭芳欺师灭祖,丧尽天良——还请姑姑您处置!”

妈的,不知道的,还以为那个徐福是你抓来的呢!

刚才喊打喊杀的,想取代杜大先生,坐上西派的头把交椅,这么一会儿,变成这样了?

杜大先生斜睨了杜庭苍一眼,冷冷的说道:“不错,这次还真是要谢谢你。”

杜庭苍一听这个,别提多高兴了,连忙说道:“给姑姑办事儿,庭苍可不敢承担这个谢字!只要跟姑姑有关系的,不管抛头颅,洒热血,还是上刀山,下火海,姑姑一句话,庭苍一条命!”

一口一个姑姑,叫的这么亲热,就怕别人不知道他跟杜大先生有血缘关系。

程星河听不下去了,低声说道:“这杜大先生还天阶第二呢——这点粑粑蛊都看不出来,我看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。”

哑巴兰也跟着凑热闹:“会不会,杜大先生阶层高,就是因为她好看啊?我听见人家说,美,是成功的加分项。”

你不去给整容广告代言可惜了的。

桂爷咬了咬牙,想说话,可杜大先生那绝美却威严的眼睛,却落在我身上: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要谢他?”

我自然答道:“知道。”

杜庭苍顿时一愣,不知道杜先生这话什么意思,就看向了我,眼神带着几分央求——他本来对我是喊打喊杀的,可现在他看见了我的本事,不敢了。

杜大先生和颜悦色,示意我继续说下去。

我就指向了旁边那个小屋子里的麒麟白:“因为那个麒麟白。”

杜大先生顿时微微一笑,像是对我的回答很满意。

杜庭苍脑门上顿时就冒了汗——那个麒麟白,就是他用“李代桃僵”害杜大先生的证据,心虚了。

桂爷忍不住了:“那不正说明,他跟这件事儿有掺和吗?”

杜庭苍的表情,像是恨不得把桂爷的牙给打下来。

我笑了笑:“不对,确实应该谢他,因为那个麒麟白,他买错了。”

杜庭苍一听我这句话,顿时就傻了: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其他人更是直了眼:“可是——桃枝底下,分明就是麒麟白啊!”

“对啊,难道——那是其他东西?”

这件事儿,杜大先生简直是洪福齐天。

麒麟白这种东西,是非常稀罕的,毒性又强烈,成年的麒麟白,甚至能把一个大活人,咬成一个骨架,和一摊子脓水。

所以人见人怕,见到会直接弄死。

这样,对麒麟白有研究的就更少了,那个下厌胜术的,也是看中了这一点,才让杜庭苍选麒麟白做活镇物——不容易被人认出来,术法也就不容易破。

这东西的毒性,分公母。

只有公麒麟白有毒,吃肉,可母的麒麟白完全相反。

母的麒麟白,根本就没有毒,而且,只喝血,不吃肉。

所以,当初那个人才会让杜庭苍,专门购买一条雄性麒麟白。

机缘巧合——不知道是卖麒麟白的假冒伪劣,手头没雄的,就用雌的代替了。

还是卖麒麟白的也认错了,给到杜庭苍手里做活镇物的那个头上有红鳞片的,偏偏就是个没毒的雌性。

杜庭苍的脸,顿时跟毕加索画出来的一样,完全扭曲了。

桂爷一听,把个大腿拍的啪啪响:“我的天爷啊!上天保佑,上天保佑,真是上天保佑咱们西派!”

说着,桂爷看着杜大先生,别提多惭愧了:“可惜,杜家家门不幸,那个心狠手辣的小先生,勾结外人,害了大先生——说起来,也就只有他,知道杜大先生的弱点,我老眼昏花,早该想到了啊!”

弱点?

我一下就想起来了——对了,之前听桂爷就说过,这一阵子,杜大先生“旧病复发”,身体很弱。

所以,徐福才会在这个时候,引着杜庭苍下手,就是趁着杜大先生的“旧病”这个机会。

而杜大先生忽然变年轻——还真是跟天山童姥一样?

而我仔细一看杜大先生,一下就明白了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……不愧是杜大先生!”

程星河他们没听明白:“七星,你一惊一乍的,干什么呢?”

杜大先生看向了我。

我答道: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不管是什么公母麒麟白,也都没关系了。因为,杜大先生,一开始,根本就没有中那个“李代桃僵”。”

杜大先生看着我,眼前顿时就有了几分欣赏。

桂爷一下傻了:“没中,可是之前……”

杜大先生没中邪术,为什么变成那个样子,杀了那么多活物?

我看向了杜大先生,用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,低声说道:“您当时,之所以装成中了邪术,是为了掩盖另一件事儿吧?”

掩盖的是“旧病复发”的事情。

这个“旧病”,有可能很严重。

而杜大先生,很有可能以前治好过这个“病”,但不知道为什么,又复发了。所以徐福也不清楚,杜大先生卧病的时候,到底有什么本事。

所以,他就下了这个“李代桃僵”,就是要保险——要是杜大先生中计,他的计划就成功了。

而杜大先生毕竟是天阶第二,早就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可她因为“旧病”,无法反抗,于是,她就装成了中了邪术的样子,让徐福放松警惕。

杜大先生看得出来,那个麒麟白是雌性,所以,装成了雌性的行为。

真要是雄性,杜大先生装中邪术,下毒还真不方便。

而她当初一口咬徐福脖子上,恐怕,也是个“苦肉计”。

这样,徐福麻痹大意,就会放松了警惕,杜大先生才会在他彻底放松警惕的时候,在寿宴前一天躲起来——就是不想自己“旧病复发”的时候,被人发现。

所以,徐福虽然布好了局,可杜大先生突然失踪,他这个篡位的计划就泡汤了。

他才费尽心机,或者,是在江辰的帮助下,找到了一个成年的大麒麟白,来冒充中了邪术的杜大先生。

当然,那个大块头,就是真正的雄性,有毒。

不愧是天阶,这个心机,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!

杜大先生看着我,微微一笑:“没错——我也不瞒着你了,这几天,是我蜕皮的时候。”

蜕皮?我一下就傻了,我是不是听错了?

她是其他的……

不对,她要是灵物,我早就看出来了,杜大先生,分明是人啊!

杜大先生忽然露出了个跟她气质完全不符的顽皮笑容,倒是有点杜蘅芷的感觉:“你不用害怕,年轻的时候,我吃过不好的东西,每年都会在生日的时候蜕皮,才会永葆青春——关于我的传说,你应该也听过。”

没错,好多人说,她能永葆青春,是因为吃了小孩。

杜大先生的眼神,充满了怀念:“后来,在一个晚辈的帮助下,找到了解药,本来以为好了,谁知道最近,又复发了。”

所以,她再次变年轻了?

蜕皮变年轻,她到底吃了啥了?

而杜大先生看向了我: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”

她那绝美的眼睛跟一潭夜空一样,明亮又璀璨:“我相中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