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0章 挂哑巴铃

原来村长看着二柱子这个情况,怕家里绝了后,暗下决心,找了个人牙子,跟人牙子买了个城里女人来。

这个村子穷,一年到头汗珠子摔八瓣,也没法买上房子买上车子,娶城里女人几乎是天方夜谭,要想娶城里女人,也只能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法子了。

村长当然知道这是犯律的,但他没别的法子,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,换来了这个姑娘。

这姑娘是个女大学生,涉世未深,是出来打暑期工的。人牙子的一张嘴比媒婆还厉害,能把死的说成活的,说有个工作特别好,一个月能给六千,到开学能拿到一万二。

那女大学生一听有这种好事儿,当然上了车,接着就被拉到了这个地方来。

村长为啥不让村里人喝喜酒呢——还不是因为这个姑娘见不得光。

村长是这么想的——也知道这姑娘未必愿意,可生米煮成熟饭,怀了孩子,就走不脱了,哪个女人舍得下自己的孩子?

二柱子见了姑娘,自然乐意,他喜欢的就是这种能说一口标准普通话,皮肤白皙,谈吐有修养的——前次跟邻村二丫相亲,带她进城,二丫连候车室都不知道咋说,说那是“人多的大房”,闹的二柱子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那个女大学生就求他,说自己出来打工,是为了给农村老母亲看病的,要是走不脱,那老母亲被撂下了,活不活的下去都两说。

原来大学生也是可怜人,当初她爹因为她是女孩,一气之下跟她妈离婚再娶,她妈怕她吃苦没再嫁,为了供养她上大学,拼了死命干活,她好不容易上了大学,母亲却积劳成疾病倒了,要是她被困在这里没人管,那她妈肯定是活不成了。

女大学生就跪下求他,说只要能让她回去,以后一定重谢报答。

二柱子看她,娇滴滴可怜,怎么看怎么喜欢,对她动了真心,竟然真的把她给放了。

村长知道以后,气的跳脚——那是用一辈子的积蓄换来的,摸都没摸一下,就这么放了?老婆本没了,你上哪儿再娶第二个,等着家里绝后?

村长就逼着二柱子,跟他一起去追那个女大学生。

也是那女大学生倒霉,出山的路不知道怎么走,又被逮住了,村长就拖着她往回走,说我们也不是没人性,你生个一儿半女,要走随你,我们不能白花那钱。

可女大学生能同意吗?她妈没人管,会死,学校回不去,会被开除,一辈子就完了。

女大学生也是天真,当时就大骂,说你们这么做犯律,只要我活着一天,早晚叫人抓你们,让你们牢底坐穿,一辈子别想好过!

这一下,就触及到了村长的软肋上——村长一辈子为了村子鞠躬尽瘁,没人不服,老了老了,落这么个下场,他不甘心!

再说了,他真出了事儿,脑子受过刺激的二柱子怎么办,真的要让家里在自己这绝后?

于是村长的心就冷了,说你说的是,是我老糊涂了,我送你走。

女大学生以为自己的威慑起了作用,说算你们还有点良心。

村长知道个地方,什么东西进去,都出不来。

他带着那个女大学生到了无底洞,直接把她推下去了,对外,就说媳妇丢下二柱子回城里了。

二柱子知道了真相以后,哭闹了好几天,村长正烦心呢,新事情又来了——村里闹旱灾,又死人。

村长也听说过旱魃这个传说,知道是那个女大学生来报仇了,可他不敢把真相说出来——要是村里人知道,人人敬重的村长才是这些事情的元凶,他还咋个在村里抬起头来,二柱子又咋个在村里吃食?

他也着急,偏偏先生来了一波又一波,就是抓不住那东西。

说到了这里,村长吐出一口气,也笑了:“你们叫人来抓我吧,坐牢我认了,事情说出来,我心里舒服多了。”

说着,给父老乡亲磕了个头:“是我这个村长当着没用,对不住你们。”

二柱子哇的一声就哭了。

村里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片寂然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见那个女尸的眼睛下,流出了两行眼泪。

于是我就说道:“你的冤枉我们都听到了,你家老娘,我们想法子照顾,你也该走了——仇算是报完了。”

现在离着太阳下山,就还最后一丝光线,女尸的眼泪干了,我叫人重新点火,火腾的一下着了起来。

一缕黑烟顺着北边飘了过去,二柱子哭声震天,而跟二柱子哭声相和的,是隐隐的雷声。

暮色四合,黛青色的云堆积起来,起了雨前风,把这里的燥热一扫而尽。

等把剩下的残骨用桃木桩子钉下去之后,雨丝飘落,接着雨丝变成了雨线,哗啦啦下大了,亮白的鱼把天和地连接起来,这地方像是重新活了。

跟三舅姥爷当年一样,河里井里重新丰盈起来,我就跟本地人说,你们凑钱买一些炸药,把那个有无底洞的山包给炸了。

村里人面面相觑:“为啥?”

我下山的时候,见过山包底下背阴的地方,有紫金苗,守宫就是吃那个长肥的——只要长着这个东西,那山底下必然有贵金属的矿藏。

等绣女地的绣女消失,地上就光剩下锦绣了,这些年被堵塞的好运会重新回来,锦绣临门。

村民们赶紧都来拜我,我连忙说我岁数小,受不起,你们要是真的想谢我,矿藏挖出来,赚的钱要给那个女大学生家里送去一些,还有,一定要牢牢记着万毋太贪,最好取出一部分捐赠出去,帮助有需要的人,这样财富才会细水长流,源源不绝。

大家也都知道,越是喜欢做慈善的富豪,财富就越稳固。

村民们连忙说记住了,一定照做。

我带着程星河离开村子的时候,一错眼,正看见那个黄大仙在一棵树上,给我远远的作揖。

我忽然明白过来——黄大仙领着我去无底洞的入口,大概也是希望,我能救救这个村子,它喜欢这些瓜农,喜欢这块土地,所以,渴成了那样,也坚持在这里守着。

这时有人看见了,说道:“这不瓜地那个黄大仙吗?”

“咱这都没瓜了,它还没走呢?”

原来,本地瓜农都认识这个黄大仙——它老是趁着月亮圆的时候上瓜地吃瓜,而且姿势新奇——跟个人一样,直立行走,大摇大摆,吃瓜之前,必定给人作揖之礼。

本地人觉得它灵,没打过它,甚至还会切几片放在瓜棚子前面,哪一家的瓜甜,哪家的西瓜就剩不下,哪一家瓜不好,它就不动,这几乎成了本地瓜品的质检:“黄大仙都不吃你们家瓜。”

难怪呢,动物比人知恩图报,真是没错。

我也举手给黄大仙回了个礼。

回程上,程星河似乎也想通了,也不丧气了——他天生心大,自己能哄自己,嘀嘀咕咕自言自语:“真龙……李北斗,你说什么叫真龙?”

我哪儿知道,我只知道恐龙。

我想了想,就问道:“你不是说,江瘸子是寻找四相局的指南针吗?是不是江瘸子就是真龙转世?”

程星河瞪了我一眼:“那最多是个老王八蛋转世,怎么可能是真龙转世?”

我来了兴趣:“对了,你是怎么知道江瘸子是指南针的?”

程星河眉毛一挑:“是个信得过的人告诉我的,这事儿没跑,他既然也在找四相局,跟着他,就等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一定有希望。”

这时车里广播开始插播新闻,说附近地区灾祸频发,哪儿哪儿又死人了。

程星河边转方向盘边说道:“听见了吧?自从杨水坪出了变动,这附近都镇不住了,风水上的灾祸会越来越多,你们这一行的春天来了。”

所以,天师府正在急着追查谁破了杨水坪的事情,想把我带回去,连同潇湘一起活埋——真要是被我一个人影响的,那我心里也过意不起,所以更要找到江瘸子,让他那个罪魁祸首尽快堵上这个窟窿,别连累我。

接着新闻又聊起来其他地方也有一些异常祸患——显然不少地方的风水,都受到了影响。

程星河就嘀咕:“过度开发,无视祖训,现在恶果要开始来了。”

是啊,风水上的变动是天灾,而对欲望无节制的贪念,是人祸。

回到了商店街,发现又热闹了起来,我一下很开心,难道我那些“脑残粉”又回来找我看事儿了?

可是仔细一看,来的都是印堂带光的同行,而且一个个幸灾乐祸,倒像是来看热闹的。

这些人,都围在门脸附近,显然为我来的。

奇怪,这几天我不在家,出啥事儿了?

我下了车,有人眼尖看见我,就窃窃私语:“那个李北斗来了。”

“哈哈哈,太好了,热闹终于要开场了,不枉等了这么长时间。”

我越来越好奇了,打眼一看门脸,顿时就愣住了。

门脸上,不知道被谁挂了个铃。

我过去掀开铃一看,心里一沉,妈的,铃铛里果然没心,是个空的。

程星河也看见了,也吃了一惊:“卧槽,有人给你挂哑巴铃?”

我回头就冷冷的看那些同行:“这谁挂的?站出来。”

在我们这一行,哑巴铃有很特殊的含义。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