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713章 一个女人

很多家属看到了那个痕迹之后,吓的当场尖叫,个别心理素质不好的,甚至滚在地上吐起了螃蟹似的白沫。

所有人都在问,那是什么东西?

可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所以这个问题落在了九鲤湖公墓的管理处上。

当时这个瘸子才刚到位,不由分说先被那些激动的家属揍了一顿。

他只好哭着说自己也不知道,如有需要,可查监控。

众人说你他妈的不早说。

在坟地安监控其实是个没啥大用的事儿——没人乐意观看这种东西。

可现在这个东西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
一大帮人凑在了监控器前面,眼巴巴的盯着午夜墓场,宛如狂热的恐怖片爱好者。

屏幕里漆黑一片,十分费眼,不少人大骂为什么不装灯。

瘸子心说坟地装灯干什么,鬼又不考清华。

但他不敢说。

而有一个时间段的监控里,有惨淡的月光,他们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,出现在了墓场边缘,动作十分奇怪。

两只长长的前肢伸出,跟攀岩者一样,借此带动整个身体——下肢则像是不会动的。

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那个东西慢条斯理的围着墓场打转,跟女人选口红一样,终于选定了一个坟头。

有个人倒抽一口凉气——那个坟地里埋着的,是他终身未婚的姑姑。

那个东西的前肢刨开了土,潜入进去,不久就上来了,还用前肢细心的把坟地土盖上,所以从外面看,每个坟地,都是完好无损的。

众人看到这里,又把瘸子拉过来一顿爆揍——他腿脚不便,跑不脱——大骂他是怎么管理的,为什么让野狗闯进来,把家里人给吃了,你干什么吃的?

瘸子抱头正在哭呢,忽然有个坚持看监控的人喊了一声:“妈呀,那不是狗!”

原来,那个人看出来,这个东西一没耳朵,二没尾巴,竟然像是个人。

众人感叹那人的眼力,那人摆了摆手谦虚的说这也不算什么,他是职业鉴黄师,靠眼力吃饭的。

而众人瞬间往后退了一大步,死死的盯着瘸子。

瘸子一开始没明白什么意思,再一寻思——好么,这里既然就自己一个人,那他们肯定就以为,是自己晚上梦游,出去吃尸体了。

可瘸子正要自证清白呢,那个职业鉴黄师接着吸了一口气:“不对,也不是他。”

那个屏幕里的影子,身材有曲线,好像是个女的。

这下人们更是面面相觑,难不成——是什么邪祟?

这下人们就急了,说坟地怎么可以闹鬼,叫九鲤湖公墓立刻赔精神损失费,还要负责找下一块坟地,不然一定维权到底。

瘸子心里嘀咕着坟地不闹鬼,哪里还闹鬼?可他不敢吭声,就往上头反应。

可反应能反映出什么鬼,这地方开发商都死了,他那上头,本来就是以烂尾工程抄底接下来的,眼见闹出这种事儿,说你们随便维权,我们没钱。

这下子,那些家属不干了,日日夜夜坐在这里大闹,非要得到个说法。

结果有一天,一个闹的挺欢实的女人突然不来了。

众人还说绿毛姐难道也放弃了?因为那女人头发染成绿色,十分扎眼。

结果正说着呢,他们瞅见一棵树下露出个满头绿发的脑袋,一帮人说x姐还是来了,可一瞅不要紧,只剩下个脑袋了,眼珠子瞪的大大的,灰色美瞳还粘在眼珠子上面呢。

那个表情,别提多惊骇了,那些土白沫的又吐了一回。

而绿毛脖子上,也有一排牙印。

这些人赶紧上报,出了人命,不可能不管,但这种怪力乱神怎么查?就把现场用铁皮给封起来了,不许人们再来。

闹事儿的也不敢来了——钱没要到,命搭进去,这不是丢了西瓜捡芝麻?谁也不傻。

有些胆子大的,就趁着白天阳光最充足的时候,把家里人的遗骸挪走,还有一些跟死人感情淡薄,只为了讹钱而来的家属,甚至尸骨都不肯收拾,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留下个微信号说什么时候有补偿款,往这个卡里打。

这个销售其实也不敢来了,不过最近听到了风声,这个地方竟然又被哪个傻逼看中了,要买下来,这几天就要推翻重建了,他想起来,仓库里还有一些废旧建材,现在废铁值钱,拉出去能卖个几千,这才铤而走险摸回来的——反正这地方出了那种事儿,监控早就拆了,谁也不会知道。

千算万算,没想到我们竟然把他抓了个正着。

哑巴兰撇嘴:“说做贼心虚,还真是来偷东西的。”

说着就看向了我:“哥,要不咱们跟那个新买主联系一下,反正现在也不差钱。”

那个销售一看我们明明听到了这些事儿,还坚持要买这块地,连声恭维我们真是艺高人胆大,顺便请我们大发慈悲,放他这一马。

我脑子则飞快的转了起来——吃尸体的女人?

什么人?

一股子不祥的预感跟海啸一样,瞬间把我的心给淹过去了,有一个可能,我根本不敢去猜想。

而程星河盯着我,显然跟我想到了一起去了:“七星,你先冷静——你不是常说,慌没用吗?”

白藿香在一边,也是一样的脸色惨白。

那个吃尸体的女人,当然不可能是潇湘,绝对不会。

但是……如果我们走了之后,这里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呢?

江辰那句话——我一直非常在意。

哑巴兰终于也想到了这一层,眼神直发愣:“难不成……”

我立马就想起来了,小黑不是一直在这里看守吗?

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她为什么不来告诉我?

我立马拿出了那个黑色的纽扣:“小黑!”

可小黑跟上天开会的阿满一样,没了声息。

我吸了一口气,一只手把趁机要跑的瘸子给提了回来:“你熟悉这里的位置,带我们进去看看,有些事儿我要问你。放心,这次,你的安全,我来保护。”

那瘸子立刻露出生不如死的表情,而程星河一只手打在了他脑袋上:“你不是缺钱吗?这次算你好运,给你这个数。”

他捻了捻手指,瘸子的眼神立刻亮了起来,犹豫了一下,就点了头。

有钱不仅能使鬼推磨,甚至能让磨推鬼。

我们一行人从蓝色的彩钢上翻过去,一看九鲤湖现在的模样,顿时都有些意外。

整个九鲤湖,跟月球表面一样,到处都是大坑。

我立刻过去查看,可有些失望——迁坟的时候工人可能着急,下手都十分粗暴,把所有的坟地,全铲的面目全非,什么痕迹都没留下。

而我一抬眼,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树。

那个树不知道在梦里出现过了多少次,我亲手把龙鳞埋在了那棵树下面。

冲过去,我蹲在树下,立刻开始挖下面的土壤。

没几下,我的后背就彻底的凉了。

土壤下面是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

潇湘的逆鳞——去哪里了?

我的记忆力很好,很多残枝末节都能观看的十分仔细,可现在我甚至对自己的记忆失去了自信,当初,我埋藏逆鳞的地方,是这里吗?

我继续奔着左近挖掘了起来,可泥土下面还是空空如也,什么都找不到。

程星河咬了咬牙,忍不住叹了口气,低声说道:“这他妈的,还是出事儿了。”

白藿香盯着我被划伤的手,脸色更难看了,想给我包扎,我摇摇头,立刻回头,看向了瘸子:“你告诉我,这个地方,有没有人来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