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14章 枯木逢春

瘸子被我的眼神吓的直接退了好几步,盯着那个大树想了半天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那天晚上,难道不是做梦……”

做梦?

原来有一天,外面打雷,瘸子白天挂了衣服想过来收,结果一道闪电劈下来,他看见这棵树下,坐着一个人。

他当时吓了个好歹,一屁股就坐地上了,但是闪电过去,那个人就不见了,他疑心自己是看花了眼,后来就没怎么当回事儿。

那个人会是谁呢?

难不成——潇湘已经吸取了足够的龙气,可以化为人形了?

而且……我接着就问瘸子:“还有,你说这块地被人给买了,是谁买的?”

瘸子摇摇头:“这是上头的事儿,我不知道啊,反正也不是什么正常人……”

说到了这里,他赶紧把话给咽下去了。

那些人,什么时候要把这里推翻重建?

真要是有工程队进来,那麻烦就更大了——更找不到潇湘了。

我立马给和上打了个电话,和上的声音有点迷茫,但一听是我还是迅速兴奋了起来,问我在哪儿呢?

我把回来的消息告诉他,让他帮我打听一下九鲤湖的事儿,这地产方面和上是专家,一准能问出来。

果然,他一点没犹豫,说现在就给我查,查出来了,到时候给我消息。

而我接着就看向了那些剩下的墓地。

潇湘的龙鳞去哪儿了?

那个吃人的女人又是谁?

我走之后,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?

程星河拉了我一把,指着一个地方说道:“你看。”

我一瞅,那有一个坟头。

坟头上的生卒日期,刚好是我们把潇湘留在九鲤湖的第二天。

而那个坟头,完好无损——里面要是还残存着死人,那肯定能打听出潇湘的消息。

果然,瘸子就告诉我,说那个墓主无亲无故,没人能联系的上亲属,所以就那个坟头没被人拆迁。

程星河立马跑了过去,我们都看见了,照片上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,说实话长得不怎么好看,属于人际交往上肯定吃亏的类型。

哑巴兰见状,也要过来弄个坟头蹦迪,看看墓穴空了没有。

可我摆了摆手说不用,这个坟地没让人动过。

哑巴兰没明白:“哥,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我指着坟地边的草说道:“看这个就看出来了。”

这里长着很多紫花汲汲根,顾名思义,这种匍匐植物根系异常发达,能钻到地下几米深,没法在浅土里面活着。

这些紫花汲汲根生机勃勃的,说明底下的土是实的,有邪祟,也没法下去吃肉。

哑巴兰一听来了兴趣,上去就薅,可哪怕是哑巴兰,也只是把地面上的汲汲根拔断,没法把根系全薅出来。

我立马看向了程星河。

程星河会意,立刻四下看了起来,接着就叹了口气:“不行,找不到,这里没东西。”

说是这么说,他却跟我比划了一个手势——西南角大石头后面。

我心里雪亮,这货一向鸡贼,肯定是看出来,这个死人很机警,嘴里这么说,是让那个死人放松警惕,其实是让我过去趁其不备,包抄。

抓死人对他来说也简单,可这货平时懒的一匹,能支使别人的,自己就绝不动手。

我没辙,抬手习惯性要拔七星龙泉,可这一下想起来了,七星龙泉被江辰的御剑砍断了一个口,再用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,而这么一念之间,哑巴兰唰的一下就冲了过去,颀长的身材以小孩儿逮青蛙的姿势,扣住了一个东西:“哥,我逮住了!”

我家少年初长成,我很欣慰。

果然,里面一团子煞气,已经被金丝玉尾绑的结结实实。

程星河看向了那个东西:“你别害怕,我们不是阴差。”

躲在坟地里的,那肯定是不想投胎的。

我也来了兴趣,现在已经是地阶三品,看死人已经很轻松了,我引了水天王的神气上监察官一看,心说这个女的命还真挺苦。

这个女的是个倒扫帚眉,眉尾中间截断,让她看上去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。

夫妻宫整个是凹下来的,上面还有残存的黑气,说明爱情运也很差。

偏偏鼻子是个丰隆悬胆鼻,看出来财仓丰满,倒表示她收入颇丰。

简而言之——富婆。

富婆吓的什么似得,结结巴巴就说了鬼话:“你们,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

运气听这个很费劲儿,索性就让程星河翻译,反正他这个天赋是现成的。

程星河跟她交流了几句,我们就听见了一阵鬼哭的声音——大家都把唱歌难听的人形容成“鬼哭狼嚎”,果然一点错都没有。

原来这个富婆,还在等人,才不敢投胎的。

当时她跟那个人约定好了要殉情,可人家跟她一起喝药之后,等她死了,就打120,自己获救了。

她下地之后着急,寻思情郎迟早要来找他,天天等的望眼欲穿,眼瞅坟地都要被拆了,都没等来。

跟我看出来的一样——这个富婆肯定是被小白脸子给骗了,哄她殉情,等她死了,肯定是要坐收她的遗产。

冲给她选的坟也看出来了。

她额角丰隆,其实是个有脑子的人,未必猜不出来,不过,就靠着这个“万一”支撑下去了。

看破不说破,朋友有的做——我让程星河寄托一下哀思,就让她快说,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?

富婆哭的差不多了,这才小心翼翼的告诉我们,说这地方,忽然来了个女罗刹,模样妖里妖气的,一看就是癞蛤蟆屁股插鸡毛——不像什么好鸟。

我们都拿不住那个“女罗刹”什么来历,程星河瞅着我,露出很尴尬的表情,就咳嗽了两声,让富婆注意措辞。

不过富婆对长相好看的女人往往都心怀仇恨——现在看着白藿香也是撇一眼白一眼的,接着就说,那个女罗刹本来就不是好东西,不配用什么好措辞来形容。

而她也不知道那个女罗刹是从哪里来的,只见到,她是从土里钻出来的,跟春天的蝼蛄一样。

程星河看着我的表情更紧张了——之前潇湘的龙鳞,就是被埋在这里的土里了。

从土里钻出来……

我沉下心不让自己多想,就让程星河继续问,那女罗刹什么模样?

富婆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,好看。但接着就补上一句,好看又怎么样,还不是个残废。

原来,那个“女罗刹”一开始,是个半死的东西,只有手能动,其余部位,跟木头一样。

对了——看监控的人说,她像是在爬!

但是死人吃的越多,她身上的活气也就越旺盛,其余坏死的部位,也跟枯木逢春一样,慢慢就有了活气,所以,现在越来越猖狂了。

吃了死人,自己倒是有了活气?

这下,连哑巴兰也对我露出了同情的目光:“你说……是不是那一位醒了之后,肚子饿了……”

她再怎么说,也是高高在上的水神,怎么可能会吃尸体!

接触到了我的眼神,哑巴兰赶紧把脖子缩回来了。

而那个富婆接着就告诉我们——那个女罗刹,可是越吃越邪乎,把尸体吃的差不多了,就开始吃活人了,还让我们想活就赶紧走,不然也要倒霉。

那个女罗刹最近没东西吃,可狂躁的很。

而程星河接着就把我想问的问了:“为什么那个女罗刹吃了其他坟地的尸体,却没有吃你的尸首?”

富婆一听这话,顿时露出得意的表情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可能我男朋友给我在墓地里放了什么东西,能保护我。”

我又接着让程星河问,那个女罗刹,既然在土里钻来钻去,有没有到那个树下面去过?

问这话的时候,我心里紧张的一颤一颤的。

富婆连忙问道:“你们怎么知道的?那个女罗刹,一天到晚就两件事儿,一个是吃死人,还有一个,就是上树根下面刨土——像是,在找什么东西,不过,没见她找到。”

那东西在潇湘的藏身之地刨土?

弄清楚了那个女罗刹的来路,说不定,就能把潇湘给找到了!

再一问,富婆就告诉我们,那个女罗刹等到月亮上了树梢准出来,比公鸡打鸣还准时。

说到了这里,就求我们放了她。

月亮上树梢——那时间也不长了。

而这个时候,我一回头,就看见瘸子看着我们跟空气说话,还说的头头是道,吓的一张脸都给扭曲了,转身就往后面跑:“哥几个,那,那钱我不赚了,留给你们买棺材吧……”

说着,拼了命就往后跑。

看意思,是想着赶紧把自己想偷的东西给偷出来,立马跑路。

留着他也没啥意思,还是不强人所难了,走就走吧。

于是我就坐在一边,等着那个东西出来吃肉。

而这个时候,白藿香像是在想什么。

我一下想起了她的醉话。

她是不是……

而白藿香抬起头看着我,忽然说道:“我倒是知道,有一种东西会吃死人肉的目的。”

我立刻就问,啥?

白藿香答道:“解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