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15章 我认识你

在普通人看来,“非人”的东西跟“受伤”“生病”几乎是粘不上边的,可按照白藿香的科普,那些东西,也会得病,白藿香的爷爷之所以名动大江南北,也是因为曾经给变成人的长毛老太太诊脉。

而非人的东西有时候接触到的,也是普通人接触不到,或者接触到也没什么影响的东西,远如黄泉花,忘川水,近如炮仗里的火药。

而一些有灵之物如果被普通人,或者武先生手里的专业器具给伤了,能逃脱的话,也是会找地方舔舐伤口的。

有一些属阴的,就会找到人的尸体,吃肉。

这在古籍之中,本身就是一种药引子。

而人是万物之灵,吃到了嘴里,能迅速补充阴气。

难怪——那个东西一开始行将就木,但是越吃,身体也就越灵活。

我开始奔着四面八方望气,这个地方弥漫着龙气,但是我的眼睛已经越来越锐利,能清楚的看到,这些龙气之中,夹杂着一些黑紫色的气。

这种气,老头儿提起来的时候,跟这个叫“脓”气。

有这种气,说明这地方不光是有非人之物,还是身上有伤的非人之物。

难不成——还真是潇湘受了什么伤,迫不得已来吃尸体?

不可能,她那么骄傲的性格,哪怕死,也不会吃这种东西。

但是——我的心再一次紧了起来,她为了我,甚至能给江辰下跪,万一她真的出事儿了,那她为了等到我,活下去,会不会……

白藿香盯着我,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而且,有灵之物要是有伤,有可能性格大变……”

对,我也听说过——甚至不认人。

我盯着树梢,第一次觉得时间一分一秒,这么煎熬。

因为这里龙气旺盛,潇湘的气息隐藏在里面,也难以辨别。

我早就应该来看她的——我心里一阵后悔。

她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儿,我却不在她身边,她当时心里会有多孤单?

这一切,都是江辰和马元秋害的。

日头落下去,虽然已经到了早春,可还是特别冷,我就让他们上一边的小屋里面等着,我来看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瘸子的值班室应该还能用。

哑巴兰连忙说道:“哥,你放心吧,我不怕冷……”

程星河一把将哑巴兰的脖子给搂过去了:“这么多屁话呢?人家牛郎织女雀巢相会,你跟着凑什么热闹,不怕长针眼?”

他是猜出来,万一作乱的真的是潇湘,我绝不希望其他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。

这货,上辈子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。

哑巴兰被程星河勒的一边咳嗽一边说:“不是雀巢,是鹊桥……”

“你不是知道吗?”程星河接着说道:“说起雀巢我有点饿了,走,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横扫饥饿,做回自己。”

白藿香吸了口气,也转身就过去了,还装成了很开朗的样子,五音不全又在唱歌:“你炸了我的山,推我过忘川……”

程星河他们浑身哆嗦的把耳朵堵上了。

我想笑却笑不出来,想想白藿香为我做的这一切,但凡是长人心的,就不可能不心疼。

可跟她说的一样,我已经有潇湘了。

回过头盯着那棵树,等这一天,不知道等了多久了——可怎么也没想到,会是用这种方式重逢。

果然,不长时间,那个值班室亮起了暖融融的一盏灯。

而这个时候,我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叹气的声音,回头一瞅,哑巴兰这一走,倒是把那个富婆给丢下了——没解开金丝玉尾。

我抬手就给她解开了,还跟她道了个谢,答应回头送点酸梅给她做补偿。

可富婆不光没走,还靠着我坐下了,下巴扬向了白藿香所在的方向,问:“那姑娘是不是喜欢你?”

我一愣,这你都看出来了?

富婆露出个同道中人的笑容,有些得意,也有些落寞:“她看你的眼神,跟我看我男朋友,一模一样。”

她男朋友?

富婆接着说道:“咱们相见,也是缘分,你把这里的事儿做完了,求你帮我个忙——我就想见我男朋友一面,一面就行。”

富婆看来,也有自己的一个故事。

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听到了面前的树丛之中,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先是……有什么东西,在灌木丛后面匍匐过来了!

富婆立马来了精神,小心翼翼的就跑到了自己墓碑附近:“来……来了……”

奇怪,月亮还没上到了树梢头啊,她是提前来了?

我也吸了一口气,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树丛。

树丛里,真的探出了一个头。

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。

可这个时候,月光透过树冠的缝隙洒下来,刚好落在了那个头上,我看清楚了,顿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那个头——是他妈的刚才那个瘸子的!

他不是怕我们连累,跑了吗?

怎么这么一会儿,上这里爬来了?

等看清楚了头顶和双肩,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——他的命灯,正在以飞快的速度熄灭!

而他抬起头,对着我,抬起了手:“救……”

我看的清清楚楚,他那只胳膊上,已经没有手了,只有一截子手腕子——手腕子,也只剩下骨头了!

我立马站了起来,对着那边就扑过去了,吃人……那“女罗刹”,在吃活人!

而我跳起来的一瞬间,瘸子的身体猛地一颤,直接被拽进了灌木丛深处。

我抬手就把灌木丛拨开,一进去,一脚就踩在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上。

是瘸子的——头!

而一个纤细的背影,背对着我,发出了“咯吱”“咯吱”的咀嚼声。

那个背影……

还没等我看清楚,那个背影猛地转头,一张脸沉在了黑影之中,周身炸起了一股子杀气。

她要弄死我……

果然,一瞬间,那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,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我本能的抬手挡住——但心里还残存着最后一丝犹疑,她到底是不是潇湘?

趁着这一瞬间,那个身影扑在了我身上,直接把我撞出去了老远,我眼前一花,脑袋已经重重的磕在了地上,眼前一片金花。

一张嘴,对着我的脖子就下来了。

这一瞬间,我抬手支住了那个身影的下巴,让她的脸整个露在了月光下。

她半张脸,全被血浸湿了,我一瞬间就高兴了起来——不是潇湘!

但是——我瞬间就愣住了,虽然不是潇湘,但是这个姑娘,我认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