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18章 给你截胡

难怪呢——江辰的目的,就是真龙穴。

所以天师府和马元秋,都想找到赤玲,掌握了这把钥匙,才能进真龙穴!

哑巴兰这才明白过来:“闹半天是这么回事——不过,既然如此,更应该好生看顾,怎么还把她弄这地方来了?你们这帮人,真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。”

苏寻显然也是这么想的,深以为然,哑巴兰得到响应十分得意,瞅着我,等着我夸他三观正。

不对,我盯着那个九铃赶尸匠:“她是从你们手头,逃出来的吧?”

赶尸匠再一次露出了几分意外。

那就对了。

看着赤玲这么畏惧赶尸匠,不知道他对她做了什么。

所以,赤玲应该是宁死也要从他们手里逃出来。

她出逃的过程不知道有多艰难险阻,肯定是得不到阴气,这才渐渐失去了神志——在这里吃尸体维生!

所以,照着瘸子的说法,赤玲跟个蝼蛄一样,藏在了土里,就是因为她是阴生子,畏惧日光。

我立马看向了赶尸匠:“你们是为了追她,才来到这个地方的?”

这就真是太凑巧了!

赶尸匠这才缓缓开了口:“你全都知道,还有什么好问的?”

赤玲跌跌撞撞从江辰手里逃出来,肯定是要找个好地方休养生息,而她可能一早就知道这个地方。

因为当初她帮着安家勇对付我,安家勇那一阵子,一直在盯着我的稍,肯定把九鲤湖的事情,告诉她了。

所以,她逃出来之后,奔着这里就来了。

可还没来得及吃这里的气,她就已经失去了神志,开始啃噬这里的尸体。

江辰派九铃赶尸匠一路追到了这里,结果意料之外,倒是发现了这里的龙气,甚至——我咬了咬牙,埋在树下的龙鳞!

我一只手抓住了赶尸匠的衣领子,声音冷了下来:“江辰把我的龙鳞弄到哪里去了?”

赶尸匠盯着我,却露出了几分困惑——显然,他并不知道龙鳞的事情。

这个困惑,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而困惑过去之后,他的眼神阴沉了下来。

我几乎立刻就觉出来了——杀气!

果然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响,他身上的金丝玉尾瞬间爆裂开——当初兰老爷子用金丝玉尾生擒麒麟,麒麟都挣扎不开的绳子,他能挣开?

而他一只手,对着我的脖子就抓了过来,低吼了一声:“跟那种东西沾边的,都不是好玩意儿……”

这一下速度太快,我眼前一花,虽然靠着蛟珠的反应,闪避了要害,但是下巴还是被结结实实的打中了——那一阵剧痛,好像下巴整个碎了一样!

我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,苏寻的元神箭几乎同时冲到了他后脑,他偏头,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元身箭,一只手把元神箭直接掰碎!

元神箭本身是没有实体的,可赶尸匠手上,积蓄了一股子黑色的异常行气,竟然能把元神箭挡住!

哑巴兰和程星河反应过来,哑巴兰一脚蹬地上,就要把他扑倒,可赶尸匠接触了一次,就知道哑巴兰的套路,一只手绷直,跟对着网球挥出的拍子一样,直接打在了哑巴兰肚子上。

哑巴兰的冲劲儿立刻就被截住,身上“卡啦”一声响,只怕肋骨都断了!

程星河眼睛顿时发了红,对着赶尸匠的脚腕就踹过去了。

赶尸匠另一只手也没闲着,那个手速,几乎不像是人类能达到的——已经抓住了程星河的脖颈,对着苏寻就撞了过去。

程星河撞在苏寻身上,两个人一起飞出去,直接撞在了一棵树上。

“咣”的一声,那棵树猛地一颤,树上的夜鸦全部惊飞。

难怪他刚才被金丝玉尾捆住的时候,面无表情——原来他的实力在这摆着,想什么时候还手,就什么时候还手!

白藿香一愣,立刻抬手,我反应过来,大声说道:“你别动!”

可白藿香根本不听,眼里带了杀气,金针对着赶尸匠就射了出去,赶尸匠的耳朵一动,头都没回,赶尸鞭啪的一下,已经将那些金针全部打飞。

接着,像是嫌白藿香烦,赶尸鞭对着白藿香就卷过去了。

我见过这东西的力量,怎么可能让赶尸鞭落在白藿香身上,翻身就挡在了白藿香前面,七星龙泉直接出鞘,直接奔着赶尸鞭削了过去。

我没忘,七星龙泉已经有了缺口,现如今再做什么,肯定是不堪重负,但是——来不及想那么多了!

“当”的一声,七星龙泉的锋芒跟赶尸鞭格在一起,眼前煞气一炸,我和赶尸匠同时后退了一步,接着,只听“当啷”一声,两个东西同时落地。

赶尸鞭被七星龙泉砍下去了一半——而七星龙泉的裂口也进一步扩大,跟上次碰到玄素尺一样,断了一半!

两败俱伤?

我还没说什么,那赶尸匠看见自己的鞭子断了,眼睛顿时就瞪大了,先是难以置信,接着抬起了头,死死的盯着我,眼珠子血红血红的,怒吼一声,直接奔着就扑过来了。

他手上有厚重的黑气,这是要杀人。

我抬手就用诛邪手把他给架住了。

赶尸匠顿时一愣,但眼睛一黑,嘶声说道:“我认得你的手,原来是你!”

啥?咱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?

除非——我立马反应过来,这赶尸匠跟传给我诛邪手的大汉,恐怕有仇!

这下子,赶尸匠也不知道怎么爆发的,吃奶的劲儿都出来了,直接把我反掼地上,就要活活掐死我:“我现在,就让你偿命!”

我反手要把他的手给挣开,可他手一紧,我眼前顿时就白了——尸气!

窒息的感觉,让人想吐又吐不出来,我只觉得意识渐渐就要离体,跟灵魂出窍一样,可就在最后关头,脖子上的压迫,猛地松开了。

一口气灌进来,我的视线这才从模糊渐渐变清明——赶尸匠胸前出现了一个大洞,五根纤细手指,从中穿过来,就在我眼前。

赤玲就站在赶尸匠身后,整个身体都因为对赶尸匠的恐惧而颤抖,但她的眼神,十分坚定——就是一定要保护我:“爹……”

我抓住了这个机会,翻身灌了老四的行气,一脚踹在了他下巴上。

这一下,出乎意料,十分顺畅,甚至达到了以前没达到的力度——就因为这里的龙气?

赶尸匠整个身体凭空飞出去了老远,重重的落在了灌木丛里,听动静,骨头少说也得断几根。

我站起来要去看看程星河他们怎么样了,而赤玲一下抱住了我,声音带着哭腔:“爹——我害怕……”

我只好反手把赤玲抚慰住,喊道:“你们几个没事儿吧?”

白藿香已经赶过去了,答道:“有我在,没事。”

那个赶尸匠——我回头,就看见一个身影缓缓的站了起来,心里一沉,就要追过去。

可赤玲死死抱住我:“爹——我害怕……”

这一耽误再抬头,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。

这样不行——这个赶尸匠,一定会成为一个后患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手机冷不丁响了起来,我接起来一听,是和上的声音:“北斗,你让我查的事儿,我查出来了,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产商,叫龙门地产。”

龙门?

和上接着说道:“当然了,做事儿做到底,你要查,他妈的祖宗八代我都得查出来——这个地产商怪的很,手底下还没有别的产业,似乎专门是为了九鲤湖公墓注册的,资金来源也不正常,遮遮掩掩的,我托关系问了好几个人,这才有人说,见过里面的会计,在江辰那出现过。”

果然——要买这块地的,就是江辰。

我立刻说道:“和上,你帮我看看,他们已经把这块地买到手了没有?”

我就不信,我运气真这么差。

和上答道:“板上钉钉,口头约定好,就差最后一道手续了——九鲤湖的产权人,已经从外国专程回来,半个小时之后一下飞机,跟龙门地产摁了手印,事儿就妥了。龙门地产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着急,今天就要来收九鲤湖了。”

我就知道——现在我运气这么好,一定还有转机:“那你帮我个忙,把九鲤湖的产权人从机场给截住——我要这块地,多少钱都行。”

既然江辰要买这块地,那就好说了——要么,他还没找到潇湘的鳞片,要么,他也没敢把鳞片取走,毕竟潇湘需要龙气,才会恢复元身。

潇湘一定还在这里。

不知道他跟我截胡多少次了——这次,轮到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