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21章 八丹灵物

那个信物,装在盒子里面,他见到缝隙里面,带着神气。

江景吸了口气:“差不多了吧?”

我挑起眉头:“三个响头,自然要值三句话——还有最后一个,江辰来过这里没有,是不是从这里取走了什么东西?”

江景抿了抿嘴,这才说道:“来是来过……”

我的心里顿时一揪,妈的,难不成我猜错了,潇湘的龙鳞还是被江辰给带走了?

可江景接着就说道:“不过没见他带什么东西,而且……而且那天,他不知道在哪里,受了伤,回去之后,大发脾气。也不知道是碰到什么了,还说……”

江景看着我,咬了咬牙:“说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受伤……

难不成,潇湘现在虽然没有恢复元身,但却有了一定的力量,江辰带不走她?

所以,江辰恼羞成怒,更要除掉我了。

他认定,我的出现,会威胁到他的地位,还会掠夺“本属于他”的东西。

江景说完了,转身就回到了推土机附近——他也算知道我说话从来算数,暗地松了一口气。

程星河过来,低声说道:“这货这么容易就把他小叔叔给卖了?不像是他的作风啊!”

倒不是不忠,只是二百五——他根本不知道这是要紧事儿,只当是一些鸡毛蒜皮,才说出来的。

而且,江景的印堂已经浮现了淡淡的黑气,最近运势很差,基本是手打蜂蜜,脚踩瓜皮,办啥啥砸。

哑巴兰也过来了:“江家既然发现这块地了,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吧?”

我说放心吧——江家眼下,有更大更要紧的麻烦,暂时顾不上咱们这了。

哑巴兰来兴趣了:“啥?”

我还没说话,那边推土车司机就跟江景请示,这事儿到底怎么办?

江景心情本来就不好,先瞪了那个司机一眼,刚要说话,电话来了,这一接,脸色瞬间就变了,急匆匆走了,末了瞪了我一眼,应该是偷偷骂了我一句,不过没敢大声。

哑巴兰也看出来了:“还真有事儿?”

灰百仓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:“我听见了,说是杜家为了寿宴的事儿,跟江家闹掰了,好像有什么大麻烦,叫他赶紧回去。”

那就对了——江辰弄出这种伎俩,杜大先生吃了那么多苦,能一笑而过才算是有了鬼。

江家就算跟杜家是同气连枝的十二天阶,这次也没那么好打发。

我有一种预感——杜大先生的寿宴一过,十二天阶的格局,不,甚至整个风水行当的格局,只怕要有大变动了。

话说刚才还真是多亏灰百仓把地给弄陷了,不然我们还真不好把推土机给拦住。

灰百仓一听我夸他,高兴的抓耳挠腮的,但紧接着,又有点不好意思:“水神爷爷,是我灰百仓没用——刚才把这里全找过来了,也没发现水神娘娘的踪迹啊!”

我皱起眉头:“她是不是已经不在这里了?”

说实话,我一点她的气息都看不到。

灰百仓摇摇头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还有一种可能——那就是,水神娘娘自己躲起来了。”

对了——如果,是潇湘知道江辰在找她,自己藏在了什么地方呢?

她一定会把气息给隐匿起来。

小黑又上哪儿去了,跟潇湘在一起?

灰百仓就安慰我别着急,水神娘娘自然有水神娘娘自己的打算,说不定,现在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才没法出去的,都是天意。

难言之隐……

我盯着满目荒凉的九鲤湖,到底什么时候,才能重新见到她?

没关系,我可以等。

地也买到手了,我就让苏寻帮忙,用“藏”把这个地方给遮盖起来。

再也不能让人来打扰潇湘了。

而且,我也要开始借助这里的龙气,来修行厌胜门的法门了。

可就这么一动,我忽然就觉得,自己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——类似于头发一样的触感。

但是一低头,又什么都没看见。

幻觉?

就在这个时候,灰百仓靠近了我,脸色忽然就变了一下,低头凑在我面前,皱起鼻子闻来闻去的。

哑巴兰一巴掌打在他头上:“你闻毛呢?是不是以为我哥最近没洗澡?”

灰百仓偏头躲开,眨巴了眨巴眼睛:“水神爷爷,你最近,是不是招惹我们长毛的了?”

这话什么意思,我最近就见过你这么一个长毛的啊?

灰百仓继续闻了闻,眉头皱的更紧了:“不对啊,水神爷爷身上,绝对粘上了长毛的,而且——得是一个八丹以上的大佬,妖气藏的这么深,幸亏我在这,不然只怕水神爷爷也不容易看出来。”

所谓的“丹”,是划分长毛之物等级的,因为这一类非人的东西,都是靠着修行内丹来变强。

初丹为最低级的,比如水猴子,基本没法跟人有什么沟通交流,做事全凭本能,比普通野兽也就高那么一点。

越往上,越厉害,能化成人的,就是次丹,化成人,还能跟人交流的,就是三丹,能用妖术的,为四丹,以强弱依次升序。

而九丹,也叫金丹,只有传说之中九尾妖狐之类,接近仙境的长毛之物才能达到,基本只存在传说之中,没人见过。

灰百仓拍了拍胸脯,自称六丹,可我能从青气的澄澈程度看出来,灰百仓最近才刚当上五丹,这话是纯属吹牛逼。

他刚才说,我身上的味道,是八丹的东西才有的——到了八丹,那就是大山魅,甚至七苦塔穷奇的等级了。

奇怪,我什么时候,惹上那种东西了?

灰百仓小心翼翼的就让我一定要保重身体,遇事儿千万要多留点心眼儿。

我忽然就想起来,预知梦之中的白癜风女人了,立马就问灰百仓,长毛那一界里,有没有这么一号人物?

灰百仓苦思冥想,摇摇头:“没见过。”

奇怪,那个女的到底是谁,跟我又是什么深仇大恨?

我总觉得,这像是心里一根刺,不拔出来,早晚有大麻烦。

接着,我就给了灰百仓一些钱,他欢天喜地的走了,说有事儿只管叫他,他正愁找不到工作呢。

程星河就骂我人傻钱多,没见过给自己寄身符里东西工钱的。

钱就是用来花的,有什么问题?

不长时间和上赶过来了,把手续全给了我,我就跟他道谢,同时还好奇了起来,他是怎么在江家人之前截胡的?

和上挥了挥自己的大拳头,学着马龙白兰度的声音,低沉的说道:“我开出的条件,他无法拒绝。”

得咧,人家看你这块头,八成以为你要绑架呢。

和上就端详着这块地,说人家买地,都是买豪华别墅,你可倒好,买个豪华坟头。

接着就叫了自己熟悉的施工队,把这块地整理了一下,拾掇的挺像回事儿。

间隙就问我:“你这一阵总也没在本地,江总说了好几次,想你了,你抽空去瞅瞅她。”

说起了江总,我还记挂起那个画皮女来了,就问江总的儿媳妇最近怎么样了?

和上挤眉弄眼,以为我看上她了,让我趁早死了这条心,小两口豺狼配虎豹,过的很滋润,江总也不用担心儿子出去闯祸,还挺高兴,就惦记着那个堂弟,叫什么江辰的。

我一下来了精神:“江辰怎么了?”

和上就告诉我,原来江辰前一阵子,闹出了一个大丑闻——童年时期,曾经跟一群恶童,闹出过人命。

这事儿要不是江辰他爹,根本就压不下来。

江辰他爹压是压了,但是大发雷霆,据说还把江辰给收拾了一顿,江总心疼的了不得。

我说呢——那一阵,江辰果然也倒了霉。

能整治大人物公子的,也就只有大人物本人了。

我就问和上,江辰他爹是个什么样的人?

和上摇摇头:“那种权贵,我一个土老板哪儿认识,不过,好多同样身居高位的,全怕他。”

身居高位的,已经是人中龙凤的,能镇得住这种人的,自然不是善茬。

我冷不丁就想起了苏寻那句话——生的出真龙的,绝对不是普通人。

而把九鲤湖修整成住宅的时候,我把七星龙泉的断刃拿出来了——当初直接砍断了那个九铃赶尸人的赶尸鞭,又他妈的结下一个梁子。

一想起了那个人,我总还是有点皱眉头,那个人太强了,要不是当时运气好,赤玲给他来了一下,只怕我这条命都得搭上。

也不知道,那个赶尸匠还会不会再来。

我本来想把七星龙泉拿到顾瘸子那修理一下,可白藿香死活不让,说我中了尸气,七天之内,绝对不能出门,天天给我内用药,外扎针,要把尸气给驱出来,我只好也就暂时先在九鲤湖这住下了。

而这里的龙气,也确实能让修行事半功倍,安心过了这七天再说吧。

再说,苏寻要把整个九鲤湖布上藏,也需要一段时间。

说也怪,打那天起,我身边好像时不时,就能碰到头发一样的东西,却什么都看不到。

好像一个隐形的长发女人,经常围绕在我身边一样。

这到底是什么东西——还真有个八丹灵物,出现在了我身边?

我就问程星河有没有看见什么?

程星河一边挖耳屎一边说,我可能是尸气伤脑,产生幻觉了。

这倒是,自从中了尸气,五感有了一定的退化,眼前的气息,偶尔甚至会消失,只希望赶紧治好——甚至看着程星河,都觉得他跟平时不一样,可又说不出,哪里不一样。

哑巴兰说:“哥,不是这一阵运气好吗?你怎么还是中尸气了?”

正是因为运气好——要是运气不好,可能我已经死了。

这天我正在九鲤湖旁边修行呢,那种长头发的感觉再次出现在了我肩膀上,刚一睁眼,就听见一阵喊人的声音:

“毛宝……毛宝……”

我睁开眼睛,对了,这一块,苏寻还没设好藏。

住在附近的小孩儿,时不时就会上这里来偷偷摸鱼——本地有传说,九鲤湖里的鱼不是鱼,是“龙种”,吃了要遭天谴的。

可小孩儿们不信这一套,偷偷捞了解馋,跟我小时候一样。

那是个留着锅盖头的小孩儿,十三四岁,看着我,表情怯生生的:“大伯,你,你看见我弟弟没有?他叫毛宝,穿着一双红色塑料拖鞋。”

你跟谁叫大伯呢!

不过,这个季节还冷得很,穿塑料拖鞋?

眼前这小孩儿也是,两只袖子都只到小臂中间,一看就是旧衣服短了,没钱买新的——也跟我小时候一样。

我摇摇头,锅盖头的声音顿时带了哭腔:“昨天有个长头发的大姐带他来的,可到现在,也一直没回去,大伯,我们家没有大人,求你帮我找找他。”

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——长头发大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