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23章 土洞之中

来的时候匆忙,加上因为尸气侵袭,暂时也望不到气,所以并没有注意,我就问他,到底是个什么阵?

苏寻答道:“是个引路灯笼阵。”

所谓的引路灯笼,顾名思义,就跟在暗夜里点上一个灯一样,人不由自主,就会往有光点的地方走。

这么说,那个长发大姐,会设阵法,也是个同道中人?

我仔细的往里面看,可还是看不到任何气息——就好像一个彩色电视,冷不丁变成黑白的一样,也十分别扭。

我就跟苏寻说,现在我眼睛不好用,要是有什么麻烦,就靠你了。

说话间,我脚底下绊上了一个东西,这一下,只听“嗡”的一声响,像是数不清的虫子飞出来了。

我心里顿时一沉,卧槽,别是踢上了马蜂窝吧?

我立马把白藿香他们护住,一只手把一个小手电扔到了远处——虫子都有趋光性,看见了亮点就会往上扑。

果然,小手电的光点一远,一蓬黑烟似得东西追着光点就过去了。

我一瞅脚底下的东西,立刻说道:“白藿香,你和小孩儿都别看!”

脚底下,乍一看,是一截子干木头,非常轻,但借着远处的光,也能约略看出来,这是个人。

不过——人已经干了,肚子是瘪下去的,好像——浑身鲜嫩多汁的位置,都被啃噬了一样。

而看着那个人的穿着——身上是个海军蓝,印着唐老鸭的旧夹克,我心里顿时一疼。

这还是个孩子,大概也就十岁左右。

我身后“啪”的一声响。

原来是白藿香没来得及捂住锅盖头的眼睛,锅盖头看清楚了那个人,一下就跪在了地上。

这就是——毛宝?

不对——这个人脚上,穿的不是红色塑料拖鞋,而是一双透出窟窿的山寨匡威。

锅盖头蹲在地上,呼吸一下就剧烈了起来,加上土洞里面空气十分污浊,他一阵剧烈咳嗽。

白藿香给了他几针,这一口气顺出来,他抬头盯着我,喃喃的说道:“大伯——这,这是张小强,前天我还跟他打了一架……”

说着,指着那个旧夹克:“因为毛宝把他最喜欢的这个夹克弄脏了,他揪着毛宝的脑袋,往墙上撞……”

那个旧夹克上,果然还有一些污痕。

看来那个长发大姐抓进来的小孩儿,不止一个。

我立马就问锅盖头:“这一阵,你们村的小孩儿,少了很多?”

锅盖头想了半天,顿时脸色煞白:“是——我还以为……”

这一带的小孩儿,多是一些留守儿童,没有关爱和管教,天天自由如风,锅盖头本来也没理会,以为他们扎堆上哪儿玩儿去了,但是现在一想,几个熟面孔,确实都不见了。

难道,都是那个长发大姐拉进来了?

这个时候,我忽然又有了一种感觉——面前那种头发丝一样的感觉,越来越粗重了。

我反应过来,奔着里面就喊:“程星河?”

可程星河的声音越来越诡异了:“里边,上里边来。”

我一只手握紧了玄素尺,回头跟苏寻使了个眼色,让苏寻把白藿香和小孩儿先弄出去,这里面不对劲儿。

可锅盖头一把抓住了我:“大伯,我说啥也得进去——我要找我弟弟!”

白藿香看了我一眼:“管好你自己就行了。”

但最后,她还是加了一句:“你身上的尸气,要再过三个小时才能清干净,遇事儿多留心眼儿。”

我没辙,只好答应了下来——哑巴兰也被拖进去了,这三个小时之内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,我等不起。

而这个土洞也挺长,越往里越黑,一股子潮气扑面而来。

我这就注意到,这附近特别安静。

按理说,这种环境,蛇虫鼠蚁应该是最多的,可一进来,除了尸体里面滋生的尸虫,里面就干干净净的,空的让人心里发瘆。

蛇虫鼠蚁不在——就说明一个问题,这里面,有一个吓的蛇虫鼠蚁都不敢呆的东西。

我想起了昨天灰百仓说的话——八丹灵物。

这东西显然是最近才出现的,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?

是为了我来的,还是为了什么其他的原因?

刚想到了这里,我就借着手电的微光,看见前面的程星河停下了。

他停下的姿势,十分不正常。

我立刻问他,走到底儿了?

可他没回答我,身体就僵在原处,跟让人点了穴一样。

我立马追了过去,这一追,就看见,原来程星河身前,还有一个人。

那个人个头挺高,身材细细的——一身红。

我身后的锅盖头立刻尖叫了起来:“就是她——她就是那个长头发大姐,就是她!”

说着,锅盖头的声音猛地扬了起来:“我弟弟呢!”

我立刻挡在锅盖头前面,刚要说话,忽然就觉得脚底下不对劲儿。

奇怪了,这个感觉,跟脚底下有沼泽一样,两条腿失去了知觉!

紧接着,两条腿猛然转过来,对着白藿香和小孩儿,一下就横扫了过去。

我后心顿时就毛了——我的腿,不听我自己的使唤!

我一下就知道,程星河是怎么回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