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26章 金蝉脱壳

要是能挣扎出去就好了,可现在,我根本挣扎不出去。

身上越来越痛,那些丝线越来越紧,像是要把我,勒成一堆碎块!

“七星,你可得快点!”

程星河的声音穿过了一重又一重的蛛丝,从后边响了起来:“正气水可能不行了……”

我的心猛地一沉,她中毒那么深?

她是为了我才……无论如何,怎么也得救她!

“正气水还说了,要解毒,需要蜘蛛血!”

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早就听过,原来在这里也是一样——蛛丝有毒,蛛血解毒。

我得砍了这个长发大姐。

可一股子血腥气扑的蹿了上来——我浑身,都被勒出了一道子一道子深深的血痕,血大片大片往外渗。

疼……

我是不是,要死在这里了?

可这样不行。

我要是死了——白藿香他们,就全完了。

为了他们几个,也绝对不能死。

剧痛让人浑身发白的同时,也让脑子异常清醒——要是这些蛛丝,没法勒开我的皮肤就好了……

刚想到了这里,我忽然觉得那些数不清的伤口上,有了一种十分异样的感觉。

像是……我身上滋生出了很多东西。

那东西,十分坚硬,跟铠甲一样,挡住了那些丝继续往里深入!

这是……什么?

而蛛丝没法进一步下陷,那个长发女人也“嗯”了一声,像是有些意外,接着,声音的诱惑力更强了:“儿子,上妈这里来……”

说话的同时,我感觉的出来,那些蛛丝,勒的更紧了!

可偏偏,就是没法从伤口之中更进一步!

甚至——只听“嘣”的一声响,那些丝线,竟然直接在我身上,断裂开了!

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只有一个——我身上滋生出来的东西,比蛛丝坚硬的多!

可……那是什么?

根本来不及多想了,我一鼓作气从断开的头发丝之中挣脱出来,举起玄素尺,一手对着那个长发女人的脚,就削了过去。

这一下,灌入了水天王和老四的行气,势如破竹。

数不清的长头发被我齐刷刷的削断,锋芒直接奔着她的脚就砍了过去。

砍中,流血!

可谁知道,那个长发大姐猛地弯腰,直接用自己的手护住脚上的“软肋”,挡住了玄素尺。

这一下,“当”的一声,砍在了她的手上。

不愧是八丹灵物,反应好快!

不过,砍上手也好——只要流出血来,就能救白藿香了。

可谁知道,这一下,我的手却不由自主跟着玄素尺,被弹了出去,力道之大,甚至把我整个人也带了一个踉跄,凌空转身,这才勉强落在地上,只觉得虎口一阵剧痛。

这么东西这么硬?连玄素尺都砍不透!

她的脸,还是藏在了长发后,喃喃的说道:“你不听话,不听话的孩子,不是好孩子……”

这东西比想象之中还棘手!

隐隐约约,我还能听见程星河的声音:“正气水,你坚持住,七星马上就来了……”

我立刻回头想看看,白藿香怎么样了,可现在,眼前已经越来越压抑,四处都是蛛丝组成的迷雾,我已经什么都看不清楚了。

这样不行……

可就在我这一回头的功夫,脖子上猛地一紧,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,还没等我反应,身体凌空而起,跟让人钓出水面的鱼一样。

一阵窒息的感觉袭来——是长发女人用头发丝缠住了我的脖子,把我拖到了她面前:“不听话,我只好把你吃了,重新生一次……”

卧槽!

这不行,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了。

我眼睁睁看见长发撩起,露出了一张血盆大口。

我一只手运足了水天王的气劲儿,奔着她的脖颈就捏过去了。

这是大汉给我的,九层诛邪手。

果然,只听“咔”的一声,那东西身上,一层特别坚硬的东西,像是被我直接捏碎了!

我顿时兴奋了起来,手底下一鼓作气,那个女人忽然就倒在了我面前。

我的身体跟着落下去,自己也快窒息了,咳嗽了很长时间,才能重新看清楚东西。

眼看着那个女人一动不动,全身都被头发给覆盖住,这才松了口气。

白藿香有救了!

这一下,我整个人都脱了力,连爬的力气都没有,但我还是拼命让自己站起来——白藿香需要蜘蛛血!

但等我攀到了那女人身上,一下就皱起了眉头——妈的,她身上,怎么没有血?

我立马拨开了那女人身上的长发,看清楚了她的身体,这才傻了眼。

卧槽——这是她的壳!

对了——蜘蛛,确实有蜕壳的习性!

那一下,她知道凶多吉少,直接来了一个金蝉脱壳!

而我已经用九层诛邪手,把全部的行气给用完了,现在,站都站不起来!

那个长发女人留下了壳,元身又上哪儿去了?

就在这一瞬间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,一个东西从天而降,奔着我,呼啸着就落下来了。

这下……是真的死了……

可谁知道,就在这时候,只听“咣”的一声,一个人挡在了我面前,直接把那个东西给架住了。

这个人——看清之后,我简直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卧槽,九铃赶尸匠?

这货怎么来了,又怎么会救我?

他上次来追赤玲,被我踹了一脚,吃了大亏,可以说赔了夫人又折兵,按理说对我仇深似海,怎么会救我?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要亲手杀了你。”九铃赶尸匠的声音还是冷冷的:“什么东西,也不能抢在我前面!”

闹半天是为这个!

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想杀我可以,先管好自己吧!”

那个长发女人浑身雪白,一身的丝源源不断,就要把九铃赶尸匠给缠上:“孩子——又一个孩子……”

九铃赶尸匠一甩手,白色的蛛丝直接被打灭了一片,可长发女人的丝似乎永远都不会断绝,九铃赶尸匠的赶尸鞭估计也没修好,用了一个很寒酸的麻绳代替。

眼看着九铃赶尸匠也支撑的很辛苦,我则专心致志,去看长发女人的脚踝。

她的壳,是无坚不摧的,现在,已经被我撸下来了——蜘蛛刚蜕壳的时候,身体是最脆弱的。

如果这个时候,把她的脚腕给抓住,她就逃不了!

可现在,我他妈的已经用尽了全力,怎么抓?

就靠着这个要杀我的九铃赶尸匠了——他能替我扛一会儿,我的行气就能恢复一会儿!

可九铃赶尸匠手里没有赶尸鞭,抵挡起来,也非常吃力,这个时候,一阵白光从蛛丝之中穿过,是苏寻的元神弓。

他破开蛛丝,找到我们了!

这一下,长发女人被两个人牵绊住,腹背受敌,动作这才稍微有了一点迟缓。

可这里的蛛丝实在太多了,他们俩很快被蛛丝淹没,不同程度,都开始中毒——行动迟缓,甚至,开始被大蜘蛛牵着鼻子走。

毕竟肉眼凡胎,谁都扛不住上面的毒!

妈的,这下完了,难不成,真的得团灭了?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颀长的身影跟一柄利刃一样,直接贯穿进了蛛丝之中。

卧槽,好帅!

而这个人是——哑巴兰?

奇怪,他怎么没中毒?

不对——虽然眼睛还不能恢复到了平时的程度,但我还是能约略看出来,他身上,有另一个重叠着的身影。

那个身影,上面带着一股子神气!

显然,这货真的是出息了,竟然用自己阴阳身的本事,请来了一个真正的神仙!

这个神仙,头上戴着金冠,十分眼熟,应该是从某个庙里见过。

昴日星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