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27章 脚上黑环

传说之中,昴日星君是司晨啼晓的神仙,二十八星宿之一,平时住在光明宫。

元身——是一只大公鸡。

鸡吃虫子狗吃肉,这昴日星君,是虫子最害怕的神仙!

我就说,哑巴兰之前已经被包在茧子里面了,中毒一定比苏寻他们都深,按理说,连动都难!

原来,身体已经贡献给神灵了。

他这么一出现,那个蜕壳蜘蛛瞬间就有了惧意。

我也来了精神——按理说,神灵都现身了,一开口,这蜘蛛就得给跪!

可没想到的是,那个长发女只是稍微退了一步,紧接着,奔着哑巴兰就抛出了数不清的丝线。

我顿时一惊,她好大的胆子,失心疯了?

可哑巴兰面不改色,也不躲,只是身边,猛然泛出了大团大团的神气,那些蛛丝碰到了那些神气,就跟碰到了火上一样,瞬间就消融了。

不光是消融了,就连剩下的那些云雾一样的蛛丝,也跟蒸发了一样,慢慢开始减少。

赶尸匠和苏寻看着哑巴兰,全直了眼。

“哑巴兰”望着那个长发女,伸出了一只手。

那不是哑巴兰平时能有的表情——那是一脸的慈悲。

“你有冤屈?”

长发女盯着哑巴兰,脸色越来越难看了,她厉声说道:“我要我的孩子,我要我的孩子……”

说着,她浑身再次炸出了数不清的丝线,对着哑巴兰就扑过去了。

哑巴兰微微皱起了眉头,叹息着摇摇头,抬起了手。

一瞬间,一阵金光炸起,我们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与此同时,我们听到了一阵从没听过,十分清越的声音!

那个声音,好像带着一线光明,瞬间能驱散所有的黑暗!

似乎,能把人心里的黑暗,都给荡涤干净!

这就是……神?

朦朦胧胧之中,我听到了一个声音:“为了救你,他可真是连命都豁出来了,你可要记得这份情义。”

这话是跟谁说的?我?

说的——是哑巴兰?

就好像从梦里突然醒过来了一样,我睁开眼睛,就看见眼前的蜘蛛网已经残损不堪,好像大风吹过的白色污染一样。

哑巴兰还以一种十分伟岸的姿态,挡在了我面前。

神气已经消失了——昴日星君离开了。

我顿时就高兴了起来:“你祖爷爷最多请来了什么太后的亡灵,你可倒好——比你祖爷爷还厉害!这个牛逼够你吹倒你祖爷爷那个岁数了!”

说着,我就要拍哑巴兰的肩膀。

可谁知道,哑巴兰肩膀上挨了我这一下,整个人跟泥塑木雕一样,英伟的姿态一下就塌了!

我一愣,立马想起来了——对了,哑巴兰虽然有阴阳身,可他能容纳的量,也是有限的。

上次在太极堂请了煞,他就差点把命搭上,更别说,这次请来了真正的神灵呢!

果然,低头一看哑巴兰的脸,我瞬间就皱起了眉头——他嘴边,甚至耳朵里,全是血!

他本来,并没有请到这种神灵的资格,到底怎么做到的!

我猛然就想起来了之前那句话——为了你,他连命都豁出去了。

“哑巴兰!”我立刻揪住了哑巴兰:“你睁眼你睁眼!”

哑巴兰微微睁开了眼睛,看着我,露出个很得意的笑容:“哥保护我很多次,这次……我要保护我哥……”

我眼眶子一下就热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就听见苏寻喊了一声:“小心!”

咋,蜘蛛女还没死?

话音未落,我就觉出来,耳边一个破风声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我本能的偏头闪过,是那个九铃赶尸匠!

卧槽,这货他妈的有完没完?

我正要发火,一回头看见那个赶尸匠,顿时也是一怔——之前为了把我从长发女人手里给救出来,他是真的拼了命在死顶。

整个脑门都是乌青的,口罩里也洇湿了一片——吐了黑血。

看着这个情况,怎么也毒入五内了。

苏寻在一边,也被蛛丝上的毒熏的站不起来了,一只手已经完全动不了了,以十分不自然的形状,垂在了身侧,而另一只手,还试图挽起元神弓呢!

而赶尸匠那一下,显然是把最后的体力都给用完了,扑的一声,直接跪在了我面前。

他眼瞅着自己竟然给我跪下,顿时也是气的五内俱焚,一只手就死死的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,嫌大腿没出息,还试图让自己站起来,可大腿宁死不屈,把裤子上的布料掐破,也站不起来。

我心说这货原来还有自虐的爱好——做男人,是得对自己狠一些。

而哑巴兰气若游丝的说道:“哥,藿香姐,为了我们……”

“哇……”

身后一阵清脆的哭声。

我立刻回头,就看见那些茧子已经全破开了,里面爬出了不少的小孩儿。

那些小孩儿看见眼前这个修罗场,吓的不轻,全嗷嗷的哭叫了起来。

锅盖头找到了其中一个小男孩儿——一只脚上,还蹬着那个单只的塑料红拖鞋呢,他抱住了那个小孩儿,嚎啕大哭:“毛宝,吓死哥了……”

但这一声哭出来,他立马反应了过来:“是那些大伯,和那个大姐救了咱们……咱们这辈子,永生永世,都不能忘记他们的大恩大德!”

再看向茧子后面,我的心顿时就是一阵锐痛,白藿香和程星河,一前一后的倒在了茧子前面,都不动了。

他们俩为了把哑巴兰他们救出来,劈开了茧子,自己被毒倒了。

他们俩都没少吃苦——白藿香为了我,自己中了毒,程星河咬着自己的血肉来保持神志的清醒。

本来就中毒了,再一乱动……

我立马就要把那个长发女人的尸体找到——我得要蜘蛛血!

可回过头去,我心里顿时就沉了,那个大蜘蛛呢?

难不成,哑巴兰被神灵附体之后,直接把那个大蜘蛛,弄了个灰飞烟灭?

要是没有血……他们就全完了!

我立刻望气,昴日星君,您可一定得手下留情……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见一个角落里,有一道十分明亮的青气。

昴日星君果然慈悲,真留下了那个东西的命!

我立刻连滚带爬对着那边冲了过去。

果然,那个女人躺在了一片蛛丝之中,整个身体,都被头发给盖住了,一动不动。

她周身,弥漫着一股子爬虫类特有的腥气。

估摸着,她其实还没到蜕壳的时候——因为我用诛邪手卡住了她,她不得不提前蜕壳。

这一蜕壳,自己的血肉,也被剥离了一层,本身就十分脆弱。

再被昴日星君的神气这么一冲,她肯定是活不了了。

八丹的灵物——你干点好事儿,加把劲儿,说不定就能成仙了,都到了这个关口了,为什么非要害人呢?

害人等于害己。

自作孽,不可活,我也没什么可圣母的,立马伸手,就要把她的血给取出来。

结果一接触到了她的手,头发底下,就缓缓发出了一个声音。

“你有没有……”

还能说话?

“见到我的孩子……”

孩子……

说起来,她好像,一直把这里的人,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

“我来找我的孩子,一个女人说,我的孩子就在这里……”

女人?

她好像是恢复了神志了,反而比之前清醒。

我冷不丁,就想起来了她脚上的那个东西。

说起来,她脚上到底有什么,为什么是个空门?

我立马看向了她的脚踝。

这一看,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。

她的脚上,之所以没有青气,是因为,上门跟脚镯一样,扣着一个黑环。

而现在,那个黑环,已经整个裂开了。

难不成……是因为这个黑环,她才失去神志,乃至于连昴日星君都敢冲撞?

我立刻把那个黑环给捡了起来,就看见上面刻着一些繁体的方位字符,还有一些星斗的图案。

是行内的东西!

她之前,被某个行内的人抓住过?

而她的视线,还是从头发底下,直直的看着我,伸出了一只手:“我好像,做了错事……”

她之前疯疯癫癫的,很可能,是因为被那个黑环,给控制了心神!

卧槽,是谁干的?

“救,救救那些孩子,给我,给我和我的孩子赎罪……”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了:“你能不能,帮我找到他?你告诉他,我很想他……”

我立马抓住了她的手。

觉得出来,她一身的青气,正在飞快的黯淡下去。

她活不了了。

我没办法,只好把她的血给取了出来。

她的血,发青。

我赶紧回身,把她的血分给了中毒的大家。

不愧是八丹灵物,这些血附着到了人身上,效果几乎立竿见影。

赶尸匠还在以那个姿势跪在原地,死死的盯着我,眼神有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悲壮。

自己是为了杀我才来的,这次没能杀了我,自己反而中了剧毒,眼瞅着不中用了,满眼都是遗憾。

口罩后面的嘴蠕动了几下,显然想说点什么,可却说不出来。

我一寻思,还是把血拿到了他面前。

赶尸匠盯着我手上的血,顿时就愣住了——像是不明白,我为什么要把血拿过来,在他看来,我根本没有救他的理由。

一只手也从后面伸出来,死死拦住了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