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28章 借刀杀人

苏寻。

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意思是这个人救不得——他本事那么大,一旦活下去,那肯定还会继续来杀我。

我当然也知道。

可说实话,要不是他突然出现,我只怕等不到哑巴兰被程星河他们给救出来。

他救了我一命,我现在还他一命,也是应该的,不然,倒欠人家一条命的因果,谁知道以后,要拿什么还?

赶尸匠盯着我,跟看个怪物一样。

我把血给他灌上,他表情更悲愤了。

哪怕这血的效果很快,短时间之内,他也没法把我给怎么样了,暂时构不成威胁,我就把他放下,转身要走。

可谁知道,他口罩后面就发出了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:“我欠你一条命。”

啥?

我连忙回头摆手:“这不算这不算——咱们俩扯平了。”

可他悲愤的盯着我,声音都扭曲了:“你说了不算!”

“你给我等着……等我还了你这一命,早晚跟你报仇!”

这人挺轴啊!

我还想起来了,他跟我报仇,是因为我的诛邪手。

我立马就蹲在他面前问他:“你认识那个用诛邪手的大汉?他到底怎么你了?”

出乎意料,他眼神露出了几分困惑:“什么大汉?”

这把我搞糊涂了:“那你为什么要跟我报仇?”

他眸子一暗:“我记不住人的长相,但是,我记得这只手,就是这只手,杀了我姐!”

脸盲?

卧槽,那个大汉不是修仙吗?怎么还杀人呐?

而提起了他姐,他眼神越来越凶恶了,可凶恶之中,又带着点说不出的悲伤。

这事儿对他来说,显然是个伤疤。

我只好说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,这个诛邪手是别人给我,让我替他报仇的,我从来没用这个手,杀过任何一个人。”

赶尸匠没吭声,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,好像我在撒一个小孩儿都骗不了的谎。

我一阵忧伤,妈的偏偏还是个脸盲,跟脸盲争论这个,好像也没啥意义。

我也没空跟他细说,眼下有更重要的事儿。

我赶紧跑到了程星河他们身边,看了看他们身上的青色,都逐渐消退,这才放了心。

尤其是白藿香,她嘴唇上的青色,也越来越浅了,中间她睁开眼睛,看了我一眼,见我确实没事儿,眼神一下就松弛下来了。

接着,眼睛就闭上了。

我给吓了一跳,但是眼瞅着她的命灯还是稳稳当当的,这知道,原来是身体扛不住,睡着了。

休息一下也好。

“哥,”这个时候,锅盖头的弟弟问道:“张小强呢?”

张小强……就是我们在洞口里,看到的那个尸体?

锅盖头犹豫了一下:“你找他干什么?”

锅盖头弟弟怯生生的说道:“我,我想谢谢他——是他把你们叫来的吧?”

剩下的那些孩子,也都跟着点头:“对,张小强呢?”

张小强已经跟一截子木头一样,躺在了土洞中间,身上都生出虫子来了。

这些小孩儿,都是被那个长发大姐给骗来的——他们看见,长发大姐手里的小玩具能动,觉得别提多新奇了。

所以,他们都想着跟长发大姐玩儿。

接着,越看长发大姐,越觉得她面善,再一看,甚至跟我一样,认定这是自己的妈。

长发大姐一招手,就把他们给拉过去了。

在他们的幻觉之中,长发大姐对他们很好,给他们吃,给他们喝,还给他们很多好吃好玩儿的东西——被困在茧子里面的时候,他们都在做好梦。

直到张小强,把他们的梦给惊醒了——他偷偷的跟在了他们身后,来到了这个土洞里面,破开了那些茧子,告诉他们,这都是假的。

那个“妈”,不是人。

这帮小孩儿都吓的够呛,可这个时候,那个长发女人来了,说这些小孩儿不听话,把他们全用蛛丝给重新包起来了,就张小强一个人跑出去了,说自己喊人来救他们。

在他们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,看见那个长发女人追出去了,还口口声声,说张小强不听话。

锅盖头的眼眶子一下就红了。

我心里也跟着难受。

原来,那是个很勇敢的小孩儿。

可惜……

锅盖头弟弟还嘀咕着,要跟张小强道歉——他其实知道,张小强把那件米老鼠的衣服,看的比命还重要,那是张小强他妈改嫁走之前,给他留的最后一件衣服。

他就是想穿穿看,可张小强不给,他生气,故意把那件衣服弄脏了,张小强才揍他的。

锅盖头一听,人就怔了一下,接着,怒不可遏的就打了弟弟一巴掌。

他弟弟吓了一跳,嘴唇颤抖了起来,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。

照着平时,程星河应该会嫌吵大骂,可他也没吭声,一只手放在了那个弟弟肩膀上,拍了拍。

不过……这个大蜘蛛,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?

我又看向了手里的那个黑环。

而这个时候,苏寻盯着那玩意儿,也皱起了眉头。

我立马问他:“怎么,你认识这个东西?”

苏寻接过黑环,仔细看了看,指给我上面风水符号的意思。

原来,这个黑环也是一种风水上的东西,能改变活物的记忆,原理,类似于迷魂阵。

接着,苏寻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跟我猜的一样——这个大蜘蛛,是有人故意引到了你身边的。”

这就对了,我之前还觉得纳闷,这大蜘蛛虽然是八丹灵物,可它并没有设阵法的本事啊,门口那个请君入瓮的引人灯笼阵,是哪儿来的!

再加上商店街的八脚迎门——原来一开始,设下这两个阵法的人,就是为了把大蜘蛛引到了我身边!

这是同一个人干的,就是想利用这个大蜘蛛,置我于死地?

那他妈的是谁?

四周围这么一闹,哑巴兰也给醒了。

他身强体壮的,恢复也比别人恢复的快,按着程星河的话来说,没脑子的人体格肯定是好——上天给他关了一扇门,必定给他打开一扇窗。

哑巴兰见我没事儿,别提多高兴了。

我心里一阵感动,拍了拍他的脑袋:“这次,多谢你了。”

哑巴兰嘿嘿一笑,但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立马说道:“哥,咱们应该多谢昴日星君!”

这是当然了。

我拍了拍他肩膀,说你能把昴日星君给召唤出来,也是本事了。

哑巴兰连忙点头,还说一会儿出去了,先给昴日星君拜一拜。

我点了头,哑巴兰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接着说道:“不过,昴日星君说了,好像,他是被谁请来的。”

请来的?什么意思?我说不是你请的吗?

哑巴兰露出个很困惑的表情:“我当然也请了,但是,模模糊糊就觉着,昴日星君,好像不是为了我来的,也不知道,谁那么大面子。”

说着他又高兴了起来:“哥,你可不知道,我们家的阴阳身,还从来没有真能请到那种上神的,这次回去,我这牛逼可够吹一壶的了!”

不是为了哑巴兰,那能是为了谁?

我心里咯噔一声,有这种面子的,难道是潇湘请来的?

她到底在哪儿?

这会儿,锅盖头忽然站起来,就要拿砖头去砸长发女人的尸体:“都怪她——都怪那个大妖怪,是她害死张小强……”

哑巴兰看见了那个大蜘蛛的尸体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对了——我好像知道,她为什么吃小孩儿了,我朦朦胧胧,好像做了个梦。”

没错,当时昴日星君上了他的身,据说神灵能看到所有生灵的记忆,他肯定是借着昴日星君的视角,看到了大蜘蛛的记忆。

原来,那个大蜘蛛一开始,远离人间,跟人并没有什么交集,只是在深山老林里,生下了很多的小蜘蛛。

可小蜘蛛刚生产出来,忽然有人出现了。

那个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,让她的小蜘蛛,死的干干净净。

她知道了之后,发了狂,要把自己的孩子给找回来。

而那个人,趁着这个机会,就把一个黑铁环,扣在了那个蜘蛛的脚上。

那个黑铁环,类似一种摄魂术,让蜘蛛的记忆出现了变化。

她脑海之中浮现出的,是我的脸。

她把我,当成了她的孩子。

于是,就顺着八脚迎门阵,奔着我找过来了。

而我来到了这个地方,大蜘蛛追过来,想抓我的时候,在附近见到了很多的孩子。

她把那些小孩儿,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一个一个的收进了洞穴之中。

这个大蜘蛛——是被人给坑了!

我立马就问哑巴兰,有没有见到那个用黑铁环,把大蜘蛛引到了我身边的人?

哑巴兰连忙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也不认识她,就觉得她看着很怪,不像是什么正常人——对了在大蜘蛛的记忆里面,我看见她在给大蜘蛛脚上放了黑铁环的时候,伸出了一只手,手背上,有一个白色的痕迹,很像是得了白癜风。”

我心里猛地一提——跟我在预知梦里面见到的,是同一个人!

这妥妥的是个借刀杀人啊!

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,我到底怎么得罪她了,她为什么要杀我?

倒是一边不声不响的赶尸匠听见这话,皱了皱眉头。

我眼尖,已经看出来了,立马就问他:“你是不是知道那个手上有白斑的女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