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30章 三川红莲

而这件事儿影响非常不好,风水行当生怕传出去了,坏了十二天阶的名望,把这事儿严格封锁,免得以后有人有样学样。

当然了,也有人觉得这是过虑了——天底下,几个人有雪观音的本事?

这事儿实在恶劣,还是被捂住了,一般人还真不知道雪观音这三个字。

这还是程星河以前寄居在他舅舅家的时候听说的。

他舅舅的原话是,这女的永远没有男的冷静,难当大任,尤其雪观音,整个一个女疯子,这种人赶出去都便宜她了,最好把她饭碗也废了,免得留下祸患。

废饭碗,就是把她眼睛给弄瞎。

当时程星河对这事儿印象很深刻。

而这个雪观音真名叫什么,好像也没啥人知道——大家只知道,她手背上有一个白色的痕迹,跟一朵雪花一样,因此得名,她也很喜欢这个名字。

等神龟永寿这事儿过去之后,关于她的下场有几个传说,有人说她饭碗已经没了,让剩下的十一天阶联手制裁了。

还有人说她那个性格,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,隐姓埋名,等着哪天就出来报复十二天阶呢。

赶尸匠盯着我,露出了一脸的忧虑。

想不到这货还挺关心我。

没想到,赶尸匠接着就喃喃自语:“真要是那个女的要对付你,你一定活不了,我得抢在雪观音动手之前……”

合着是怕雪观音弄死我,你没机会报仇了?

程星河就担心的着我:“你啥时候把那个女疯子也得罪了——你他娘真是个奇才,我算发现了,整个风水行,就没你得罪不到的人。”

你问我,我还想知道呢!

再说了,我连见都没见过她,上哪儿得罪她去?

哑巴兰露出了吃瓜的表情:“该不会,又是桃花债吧?”

程星河抱着胳膊,说那你就想多了——那女的在我们小时候就出了名,现在最年轻也得四五十岁,能当七星他妈了。

哑巴兰不死心:“那她万一是老牛吃嫩草呢?”

你能别啥事儿都往男女关系上想吗?

为什么要杀我,想不出来,也就不想了。

这种无妄之灾我也经历过不少,比起吓的瑟瑟发抖,还不如冷静下来,想想下一步怎么走。

而且——潇湘到底怎么样了?

请了昴日星君的,到底是不是她?

我一寻思,到了个背人的地方,就把满字金箔给拿了出来。

一条胳膊顺滑的缠在了我脖子上,药香芬芳馥郁的喷在了我耳后:“姑爷,你可算想起阿满来了……”

说着,向了我,倒是有点高兴:“姑爷自打入行以来,这运气一直是黄柏拌黄连,苦上加苦,最近怎么桃树开花——回春啦?”

这话说的我脑门上青筋直跳——我谢谢你了。

我就问她,潇湘的龙鳞到底在哪里,能不能让她帮我找找?

阿满一听潇湘的事儿,立马就皱起了眉头,眼里闪过一丝失落:“难怪姑爷叫我,原来是为了她……”

这把我弄的挺不好意思,但我还是真诚的说道:“不是叫你,是请你帮个忙——这个人情我记下,能还的时候,一定还。”

阿满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:“姑爷既然叫我,那不管什么事儿,我都愿意帮你做……”

说着,往四下里了,眼睛里闪现出了一抹神气。

不长时间,她就皱起了眉头,喃喃说道:“想不到白潇湘倒是吃了点苦头。”

我的心顿时提了起来:“怎么说?”

原来,随着我功德一点一点提升,潇湘身在我的寄身符里,又得到了这里的龙气,也跟着恢复了很多。

可眼见着,要能凝结成人形的关口,赤玲忽然跑到这里来了。

江辰手下有很厉害的人,追赤玲追到了这里,潇湘怕被他们发现,只好用刚凝结出的力量,让栖身的龙鳞,隐匿在了龙气地里。

这就等于跟冬眠一样,气息变弱,自己也重新沉睡,江辰猜测出来潇湘被我藏这里,可找不到。

所以,江辰这才要把这块地给买回来。

要不是运气变好,抢在了江辰前面截胡,还不知道江辰为了潇湘,要在龙气地干出什么来。

而我虽然来了,可潇湘现在的力气,没有办法立刻来见我,所以我才找不到她。

一想到了潇湘独自一个人躲避江辰,我心里不禁一疼——她为我做了那么多,需要我的时候,我却没在身边。

她当时,有多无助,我几乎不敢想。

阿满还告诉我,潇湘苏醒过来之后,见我来了,本来很高兴,可却发现,我在被一个八丹灵物为难,所以她拼了最后一点神气,去离着这里最近的一个庙里,请昴日星君来帮忙。

当时,哑巴兰也正好也在用阴阳身请周围的厉害角色,昴日星君才把神气借给了哑巴兰。

这样的话,潇湘拼尽全力出去,元气大伤,又重新沉睡在了龙鳞里,奄奄一息。

又是为了我……

我的心顿时锐痛锐痛的——这么说,要不是那个雪观音引来了大蜘蛛,我现在已经能跟潇湘见面了!

那个雪观音……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!

我立马就问阿满,龙鳞到底在哪儿?

阿满往一个方向指了指。

我立马奔着那个地方就跑过去了。

程星河他们见我突然往外跑,顿时都给愣住了,追着我就喊,我也没工夫回话。

到了阿满指点的地方,我一皱眉头——现在已经能清楚了。

潇湘的气息,就在九鲤湖边上——的淤泥里。

我立刻伸手去挖,这个时候的水,按说冰冷刺骨,可我一点都没感觉到凉——我想立刻见到潇湘。

果然,没几下,我就从淤泥之中,摸到了那个熟悉的触感。

她的逆鳞。

上面全是污泥,我立马把它冲洗干净了,可冲洗干净了之后,我的心却更疼了。

那么光华璀璨的龙鳞,现如今,竟然破损不堪,边缘上,都是细细的伤口。

她受了多大的苦楚?

迎着日光,只觉得龙鳞一片浑浊,里面那个小小的龙形,已经不清楚了。

阿满着我,一脸心疼。

“潇湘……潇湘!”

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阿满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她……只怕……”

我心里一沉,就知道她要说什么,但我立马打断,根本不想听她剩下的话:“有没有什么法子,能救潇湘?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阿满抿了抿嘴,眼里的失落更深了,一瞬间,她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但马上,她就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我早出来了——她没说实话。

“告诉我。”

阿满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,这才说道:“是有一种东西能救她,但是白潇湘如果醒着,她绝对不会让你去的——她宁愿自己神魂俱灭,都要护你周全,你真要是去那么危险的地方,那就是把她的一片心全辜负了!”

“你说。”

我不管别的,只要答案。

阿满也听出来,我声音都多坚决。

她只好说道:“能救神灵的,是有一种东西——叫三川红莲。”

“这东西,生长在三界的交叉口上,一百年开一朵,可是……你现在虽然成长了很多,三界交叉口,不是凡人能找的到的,我劝你……”

潇湘为了我,做了这么多,不救她,我还是个人吗?

“谢谢你。”

阿满瞬间就露出了很后悔的表情:“姑爷,你……”

我上天下地,都得找到那个三川红莲。

阿满我这么坚持,忽然又很羡慕,喃喃的说道:“如果我有这一天的话,只怕……”

我答道:“你不会有这一天的——真要是有,我在。”

阿满眼里,像是有了一圈涟漪,光华璀璨:“好……姑爷这话,我记住了。”

但说到了这里,她又紧张了起来:“你知道去哪里找三川红莲吗?”

我答道:“能猜出来。”

因为在厌胜门的那本上,还真提到过一个叫三川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