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34章 雪中之怪

是小伙子从他那个火焰纹的戒指上认出来的。

从此以后,小伙子就告别了导游这一行——心里有了阴影。

照着他的话来说,他再也不想害人了。

菩萨阿哥那么好,他的女朋友却再也等不到他了,都怪他没拦住。

小伙子把那只手放在了箱子里面,没敢埋。

那个菩萨阿哥得罪了圣水老爷,这地方容不了他,只怕埋下去,圣水老爷发怒,圣水也不给了。

这个时候,我身后像是被人给捅了一下。

程星河,他蹲在后面,一边吃辣条,一边听蹭不知道听了多久了。

“上一个十二天阶候选人都折在这了。”程星河瞅着我:“要不……”

“要不你别去了。”

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我这不是怕白发人送黑发人吗?心里难受啊!”

心里难受的人不该吃这么多辣条。

我从程星河怀里来了个黑虎掏心,果然掏出了一大把零食。

把其中一袋子酸梅拿出来,放在了那个箱子前面,上了一注贡香,默念着:“大兄弟,你为了这里的人,已经很勇敢了,这次我们上去看看那个圣水老爷——给你报仇。”

贡香啪的一下扩散开了,这叫“发炉”。

大凶之兆。

这个大兄弟,也劝我们别上去。

程星河皱起了眉头。

那就看看这个大凶,跟我最近走的大运,哪一个厉害。

天亮起来,我们背上了该用的装备,就上了荣阔雪山。

早起的天空的蓝色非常漂亮,跟最好看的青金石一样,夹杂着一丝一丝的白云,让人心旷神怡。

山上的皑皑白雪也十分圣洁,走在上面,真跟到了仙境里面一样。

苍蝇拍是本地孩子,在这里走的很熟,哪怕上面空气稀薄,她走的也很快。

不过一瞅她脚底下穿的鞋子,我就皱起了眉头——那个鞋子的款式已经很老了,哪怕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都不多见,看样子,像是外面捐赠的。

上面有一个大窟窿,拿线补上,还独出心裁的把那个大窟窿补成了一朵花的形状。

这姑娘手应该很巧——可惜,四个手指头,就这么没了。

我问她冷不冷,她挺紧张的就摇头,说走惯了,不觉得。

要不是那个圣水老爷,她也许以后还有更多的可能。

我就问她,上次有没有见到那个圣水老爷?他什么模样?

苍蝇拍紧张的摇头,说不能见的。

原来,祭祀自己身体一部分,换取圣水的时候,必须低着头,什么时候杯子满了,才能抬头。

要是杯子不满,不管发生什么事儿,都不能抬头——否则圣水爷爷就要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。

没有哪个神灵,干的出这么心狠手辣的事儿。

上了山,对我们来说,空气就稀薄了起来,走的很费力,苍蝇拍察觉出来,也放慢了脚步。

我们几个倒是还好,结果一回头,看见苏寻有点走不动了。

他有高原反应。

我立马过去背他,苏寻连忙摆手,气喘吁吁的说休息一会儿就行。

这高原反应严重起来,能要人老命,白藿香立刻过来给他扎针。

几针下去,苏寻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,苍蝇拍眼瞅着白藿香救人跟过家家似得,顿时就露出了十分羡慕的表情:“阿姐,救人,好学莫?”

白藿香不会撒谎,顿时犹豫了一下——这要是正常人,当然还有希望,但是她那个运用金针的法子,必须有十个手指勤学苦练。

苍蝇拍是够呛了。

苍蝇拍不懂这么多的人情世故,一双眼睛亮闪闪的,白藿香一寻思,慢慢的用她听得懂的速度说:“你要是想学,认草药,我可以教给你。”

苍蝇拍一下更高兴了,连忙说从山上下去就要开始学。

对这里的人来说,被疾病折磨简直是常态。

正在这个时候,苏寻一皱眉头,脸色又有点不对。

我已经有点后悔没拦住他了——高原反应有难受,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,就跟他说,趁着现在走的还不远,你先下山吧,我们这帮人也够用了。

这里的局我自己也能破。

可没想到,苏寻摇摇头,警醒的看向了后面:“这地方不对。”

啥?

苏寻指着一块石头:“刚才我坐下来的时候,那个石头分明是在艮位,但是现在变了,是在兑位。”

我一下皱起眉头,变了?

程星河一听,也站了起来。

四下里看了看,这一看,眼神也有点异常,大声说道:“咱们赶紧走,妈的这地方有东西!”

我们几个一听,立马全站了起来,东西,什么东西?

刚站起来,就听到身后响起了“啪嚓啪嚓”的声音。

很像是脚步声,但是,比脚步声要轻很多——很像是兔子一样的东西,在雪里乱蹦。

哑巴兰还挺高兴:“哥,真要是有兔子,咱们抓几只烤了吃啊!”

苍蝇拍顿时却露出了很迷茫的表情:“这里,有兔子吗?”

程星河听清楚了,脸色更难看了,厉声说道:“苍蝇拍,带路!”

苍蝇拍看程星河那个表情,不由自主就紧张了起来,接着,她一拍脑袋,也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脸色煞白,就往前跑,嘴里结结巴巴的吐出了一个本地的音节:“巴子母……巴子母……”

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巴子母,想回头看看到底有什么玩意儿,程星河一把揪住了我就往前跑:“别回头!”

我也没辙,立马把苏寻背身上,跌跌撞撞就一直往前走。

我们几个背着的东西都多——尤其程星河,他生怕饿死在山上,背了很多干粮,走起来都累的气喘吁吁的,更别说跑了。

而身后那个“啪嚓啪嚓”的声音更密集了,像是“兔子”,越来越多了,争先恐后,对着我们就追!

苍蝇拍在前面猛跑,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一帮人几乎跟狗一样,把舌头给吐出来,苍蝇拍才指着一个比较高的岩石就喊本地话——汉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不过猜也猜得出来,她的意思,是让我们上岩石上头躲一躲。

一帮人连滚带爬的上了岩石,才听见身后“哄”的一声,一大片雪忽然滑了下来,跟涨潮一样,瞬间把我们的来路给淹没了。

要不是上了那块石头,我们一帮子人都得给埋在雪里!

哑巴兰惊魂未定,气刚喘匀了,就瞪着眼睛问苍蝇拍:“那……那巴子母,是什么玩意儿?”

苍蝇拍自己也吓的够呛,喃喃的说道:“一出来,啷个就碰到了这个——不吉利的东西……”

程星河喘了半天气,这才说道:“你一个南方娃子,当然不知道了,那是雪伥鬼。”

所谓的雪伥鬼,跟虎伥鬼,水伥鬼,沙伥鬼,号称伥鬼界F4——是专门拉替身的。

这东西的伎俩是什么呢?搞雪崩!

一般来说,这雪伥鬼都是在死在雪崩之中的可怜人。

这样的人,可能比水鬼什么的更惨,禁锢在雪里,要是遇不上活人,那肯定就生生世世困在里面受冻。

他们也想轮回转世,于是就长期藏匿在雪里面,等着来了人,就推出雪崩,把活人给淹里面——自己的尸体,可能就会重见天日。

好多雪山遇难者的尸体遍寻不到,往往就是因为山崩才重新出现的。

苍蝇拍听了直点头:“对的对的!”

本地话,巴子母就是“带来雪崩的怪物”的意思。

只要一听见了那种“啪嚓啪嚓”的声音,别的都别管了,找个搞地方躲起来是正经。

不过说到了这里,苍蝇拍一脸困惑:“这东西,平时白天见不到的呀,今天怎么……”

程星河也跟着皱眉头:“是啊,这东西白天平时确实不出来,妈的难道它们瞎了,分不清白天黑夜了?”

我却皱起了眉头——还有一种可能。

那些雪伥鬼,是被人引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