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3章 阴兵借道 为妍君玉佩打赏加更

这事儿新闻上也报道过,说那条线的地铁修到了林家沟子的时候,出现了意外,产生了坍塌,死了好几个人,生还的工人还说看见了很多穿古装的人凭空从地里出来阻拦,像是传说之中的阴兵借道,有鼻子有眼的。

科学家评论说地下有沼气,导致人产生了幻觉,相关人员则表示,这件事情正在得到妥善处理,请大家不要信谣传谣。

不过,这事儿过去也有段时间了,项目还是停滞不前,消息已经被全面封锁,没人知道具体是为什么停滞。

原来相关人员嘴上那么说,也找了业内人士,可惜我们这个小破县城,最牛逼的也就是韩栋梁那个玄阶,过去一看全没主意,一直耽搁到现在。

韩栋梁一听我抽中了这个,倒是有点高兴,把自己刚才作弊的事儿都给忘了,还想着跟娘炮幸灾乐祸一下,被娘炮一瞪眼瞪开了。

接着娘炮就瞅着我:“那咱们就一言为定,还请各位到时候再来见证。”

那些同行全看热闹不怕火大,自然点头如啄米。

我也点了点头:“那就走着瞧,乌鸡白凤。”

娘炮急了:“是何白凤!”

我也没理他,径自琢磨起来,别说,林家沟子那地方确实有点邪——老头儿前些年被人请过去相地,回来就说那地方不能住活人,可惜本地人不信。

阴兵借道——那地方的怨气,会有多大?

娘炮看我没反应,上车奔着九曲水坝就开过去了,引擎轰鸣带了一路的土,扑了他那些脑残粉一身,而那些脑残粉在吃屁吃的很幸福,还在拼命的拍。

韩栋梁这才想起来自己也得跟着帮忙,赶紧叫了个车追,乌鸡白凤爷俩一走,看热闹的也就慢慢散尽了,就高老师在原地捶胸顿足:“北斗啊,你平时挺冷静一个孩子,今天怎么这么冲动,天阶本来就惹不起,又弄个阴兵借道,你是真活腻了!”

我答道:“树活一张皮,人活一口气,人家上门来捏,我横不能当个软蛋吧?真要是阎王点名儿,我认了。”

高老师气的不行,就推我脑袋:“你认,你家老头儿怎么办?”

老头儿还在那嘀咕:“耳朵里长毛了听不清,你再大点声!”

我看着老头儿,说道:“养老钱我也准备好了,卡号密码我先告诉你,到时候就拜托你了。”

高老师气的跳脚,骂了我半天。

我也没听进去,只摸了摸右手食指,意识到潇湘已经很久不见了……我竟然有点想她。

这时一错眼,看见程星河买了好多鸡爪子鸭脖子捧了过来,直往车上塞,我问他干啥,他说林家沟子那么偏的地方,肯定没什么可吃的,先备点再说,我活着,当零嘴吃,要是我死在那,也有给我上供的。

一听这话把高老师气的够呛,数落说我这都是交的什么狐朋狗友。

他倒是忘了,程星河还是他介绍来的呢。

而且……明知道那地方危险,还肯跟我一起去的,能算是狐朋狗友吗?

那是生死兄弟。

这时程星河就催我,说:“人家乌鸡白凤的车好,没准已经到了九曲大坝了,你还不快点,慢了连屁都吃不上热乎的。”

我就跟高老师道别,上了车。

程星河把个车开的跟qq飞车一样,我就让他悠着点,一会儿没到地方,自己先成阴兵了。

他还挺生气:“李北斗,你刚才砸哑巴铃的时候,不是挺霸气的吗?这么一会儿变龟了?哥可是为你好,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。”

我说:“就算你是太监,也不用着急,乌鸡白凤今天一定赶不到九曲大坝。”

刚才我就给那个乌鸡白凤看了看相,他迁移宫虽然高,可惜上面冒出来了一个青春痘,正把迁移宫给截住,意思是他今天出行不利,今天出门,路上一定会遇到障碍。

也就是说,如果我们今天就能解决林家沟子的事情,那就赢定了,因为乌鸡白凤还今天注定摸不到九曲大坝的边。

果然,这个时候车里的广播响了起来,说838国道上的惠新大桥出现垮塌事故,相关人员正在清理,有车辆被困,正在营救,请大家绕行。

惠新大桥是通往九曲大坝的必经之路,没弄错的话,乌鸡白凤现在就被困那呢。

程星河一听就乐了:“别说,你这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!”

我则心想,那说不好,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,什么时候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很快,我们来到了林家沟子,林家沟子位置很偏,周围都是树林子,太阳西沉,所有树木的影子都被拉的很长,愣一看还真跟有个大方队一样。

而且这个地方的氛围也怪怪的——特别压抑。

仔细一看,这地方煞气冲天,到处都萦绕着黑色。

一个死人,可酿造不出这么多的煞气,而且,看规模怎么也得黑厉鬼和红煞鬼的等级,我心里一沉,这地方比和上那灵龟抱蛋地的煞气只多不少,难不成,还真有个死人的军队驻扎在这?

程星河跟等着吃虫的小鸟一样,伸着脖子往外看,我就问他:“这里是不是好多死人?”

程星河摇摇头:“也怪,这里应该是有死人的,可我一个也看不见。”

连程星河都看不见——难道能修成了煞了?

煞是厉鬼之中的厉鬼,能吞吃其他的死人壮大自己,旱魃是行尸之中的霸主,这煞就是死人之中的霸主,这次要是碰上煞,那可就全玩儿完了。

这么想着我就警惕了起来,趁着现在还有天光,先登上了一个比较高的树往下看。

这一看,我就心说真是坏了菜了——这地方还真是个阴地,整体像是一张大嘴,张开了要咬向四方,老头儿说的一点错的也没有,这种地方怎么能住人呢?

这叫“吞天”地。

意思是这里的活物,都会被地下的东西给吃了,果然,一竖耳朵,现在分明是万物繁盛的盛夏,可周围别说老鼠了,蛐蛐的声音都听不到。

我记得当时老头在这里看地的时候,说死人绝对不能葬在这里,那家人就是不听,说坟地离得远不好烧纸。

老头儿死活不点,钱也不要,就回来了,后来一个二把刀先生揽了这个活儿,那家人下葬了当家老爷子之后,先是女儿车祸,接着儿子意外落水,最后小孙子也被人贩子拐走,生死不明。

有好事儿的想起来我三舅姥爷说的话,偷偷摸摸把他们家坟地挖开了,这一看不要紧,那人瞬间吓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——那个老爷子下葬好几月,还是面貌如生,而且,老头儿嘴里叼着三块肉。

可下葬的时候,老头儿嘴里什么也没放啊!

我三舅姥爷知道了之后,就说那还不简单?那是吞天地,有什么吃什么——那三块肉,就是儿子,女儿,小孙子的。

当然了,也没人找那个二把刀先生要说法——都死光了,谁去要?

我身上越来越毛了——在这种地方解决事儿,真弄不好就得把小命搭上。

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个声音警惕的响了起来:

“你们是来干什么的?”

正这个时候,来了一个工人打扮的人,警惕的看着我们:“我可告诉你们,这地方是真闹鬼,你们要是来拍什么快手抖音想红,我劝你们再考虑考虑,别把小命搭上——上个礼拜进去仨带着手机的人,现在还没出来呢!”

我把来意说了一下,那工人一听就激动了:“你们真敢来管这个事儿?”

可是他打量了打量我们,又露出一脸狐疑:“可是,之前那么多岁数挺大的先生都没辙,你们俩小孩儿,能行吗?”

程星河抢着说道:“是骡子是马,拉出来溜溜呗,大叔,这里闹鬼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那工人想了想,抱着个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,就告诉我们,说这个地方,真有阴兵,他亲眼看见的。

推荐:巫医觉醒手机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