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35章 黑纸斗符 妍君皇冠打赏加更

果然,刚想到了这里,苏寻就点头:“这里被人动了——有阵!”

程星河回头就看向了那白茫茫的一大片雪:“谁会在这里设阵,他妈的给鬼设呢?”

这还用说?

我回头看向了那一马平川的雪白——雪观音。

她果然跟来了——上次大蜘蛛的事儿没成,这次,她还是要置我于死地。

这女的还真是有点不正常——你要死让我当个明白鬼,我他妈的到底哪儿得罪你了?

再说了,哪怕是真得罪你,一人做事一人当,把我这几个朋友都株连上算什么。

上次要不是她从中作梗,我现在已经跟潇湘见到面了——等找到了三川红莲,把潇湘治好了,这笔账一定得跟她算清楚了。

这个时候,我仔细听了听,那些啪嚓啪嚓的声音已经消失了,回头就看向了苍蝇拍:“这是我们惹上的麻烦,要是前面还有这么危险的事儿,你别管我们,一定把自己保护好了。”

她妈还在下面,等着她回来呢。

我也想豪情壮志的说,你的安全我承包了。

可找三川红莲的路,比我想的要难走,简直是他妈的前狼后虎。只能希望苍蝇拍不要被我们连累了。

可谁知道,苍蝇拍十分认真的摇摇头:“阿哥莫要这样讲,我答应要带你们上圣水老爷那,就一定要带到了——钱我都收了咯。”

不知道的以为什么巨款呢!

才五百块钱——普通价格三百,我多给了二百,再多她坚决不要,涨红着脸,说无功不受禄。

我一阵感动——这里的人生性这么淳朴,也跟高原上的雪一样。

我一定得帮这些人。

能亲手把受苦的人拉出苦海,这是吃阴阳饭,最大的成就感。

说着,苍蝇拍就转身看路,这一看路,她纤细的身材,顿时就哆嗦了一下。

我立马就看出不好来了:“怎么了?”

苍蝇拍回过头,表情跟快哭了一样:我——我找不到路了!”

我一下就站了起来——啥?

苍蝇拍指着一片雪白的山,急着浑身直颤:“我从小在这里长大,春天都要在这里挖药材,每一块土我都是走熟了的……可,可现在,这个地方,我……”

我心里门儿清——这事儿不怪苍蝇拍。

是雪观音布了阵。

苏寻气喘吁吁的站了起来,脸色已经有点发青了,但他还是坚持着看向了四周围:“是有阵,你等我一下,我来破……”

说着,就要往前面爬,可没爬几步,爬不动了。

苍蝇拍不懂这里面的事儿,以为自己拿了钱却没把路领好,自责的了不得,立马就往前面跑:“我去找路,我去找路——我都收了钱的呀!”

我一把拎住了她的衣领子:“回来。这里可说不好,哪里还有雪伥鬼,你还是赶紧回来吧。”

雪伥鬼这东西耳朵很灵,一旦听见了人声,肯定就要来制造雪崩。

所以好些人说,上雪山的时候,千万不要大声说话,最好保持安静,一方面你声音大了引起了共振什么的,会让雪崩下来。

还有一方面,就是因为人声会引来雪伥鬼。

苍蝇拍急的不行,我看向了一个位置,还真看出来了。

那个地方,确实有个障眼阵。

只要把艮位上的石头动一动,那就没问题了。

于是我摁住了苍蝇拍,自己奔着那个位置就过去了。

刚雪崩完,每一步走起来都是如履薄冰,动作稍微大一点,搞不好就得噶嘣儿。

我小心的运上气,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一点,再轻一点,跟走钢丝一样,终于搭上那块石头。

这里的雪相当深,没到了腰。

把石头往上一翻——没错,那个石头底下,压着一张黑色的符咒,上面的星斗和风水符,跟大蜘蛛脚上黑环上面的痕迹,几乎以一模一样。

雪观音……

白藿香担心的不得了,就在前面死死盯着我:“李北斗,你小心点!”

我回身把那个黑纸摇了摇,意思是找到了,让他们放心。

几个身子刚这么一晃,我忽然就觉出来,脚底下,像是有什么东西。

好像什么玩意儿,在雪里,抓住了我的脚腕子!

我后心顿时就给炸了。

要搁在平时,哪怕是以手劲儿大著称的水猴子,运上气劲儿下去,都得让我给震出去,可现在不一样——力气但凡大一点,我滚下去就不知道落在哪儿了。

程星河刚要给我叫好,立刻就发现了我表情不对,皱起了眉头:“七星,你让人葵花点穴手点了?”

点你大爷。

我咽了一下口水,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起来,现在怎么办?

可这一瞬间,不光是脚腕子上,小腿,膝盖,密密麻麻,都被手一样的东西给抓住了。

雪伥鬼……

这样不行——哪怕我一动不动,它们要是一用劲儿,我也得倒霉。

于是我立马就去找身边有没有能攀附的东西——有了,不远的地方,还真有一块石头。

我尽量伸手,抱住了那块石头。

只要抱紧了,脚底下一用劲儿,老四的行气炸出来,保管让那些雪伥鬼回姥姥家。

一摸那石头,看样子还挺结实。

于是我抱紧了,放心往下一蹬,只见身下的雪跟开了锅一样,立刻上下翻飞了起来。

脚上的束缚感一下就消失了,那些东西还真被我给甩下去了。

可还没来得及高兴,我忽然就觉得,攀附着的石头松动了一下。

卧槽,不是吧,这不是山上的岩石,是个活石头?

我心都没来得及沉,整个人一下失去了平衡,跟着手上的石头,就奔着峡谷滚了下去!

我听到了白藿香的尖叫,和程星河的大喊。

但眼前全是溅起来的雪沫子——卧槽,我要是这么死了,连他们最后一面都见不到!

可这个胡思乱想刚浮上心头,一只手忽然被人死死抓住了。

谁啊?

抬头一看,看见一个戴着围巾,雷锋帽,口罩,蛤蟆镜,严实的像是要去抢银行的人。

他似乎在盯着那个雪观音留下的黑纸,声音被围巾遮挡的含混不清:“小先生,你得罪了很厉害的人呀!”

“你是……”

“是杜天师让俺来的,俺赶了好几个火车加动车才追来——小先生,你怎么也不等等俺,自己先上来了,让俺一番好找。”

这是……杜蘅芷电话里面说的那个“帮手”?

他力气还挺大,拔萝卜似得就把我从雪里薅出来了:“咱们得赶紧走——后头来了一个大家伙。”

后面,我顺着他指点的方向一瞅,一身寒毛全站了起来,立马奔着程星河他们那边喊:“快找个更高的地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