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39章

啥?

大瞎马缓缓起身,把那个小方盒子重新仔细的放进了怀里。

我脑子则飞快的转了起来,卧槽,现在怎么办?

那个丑恶的脑袋跟我脖子就只有一叉之隔,只要大瞎马手上的叉子一松,那玩意儿直接就咬我喉结上了!

而大瞎马这么一动弹,叉子也没拿稳,忽高忽低这么一抖,那个爬爬胎对着我蹭的一下就吐出了一条信子。

你妈的,那个信子是紫色的,带分叉,一瞅就有毒。

而且,仔细一看,这货很有可能跟杜大先生那出现过的麒麟白是远房亲戚——麒麟白的毒液粘人身上就要溃烂,麻痹这玩意儿不能也一样吧?

果然,那个爬爬胎吃不到我,可能着急了,嘴角直接淌下了一滴口水。

这个口水掉在了睡袋上,只听“嗤”的一声,直接把睡袋给烧出了一个窟窿,和一股子白烟!

我浑身都炸起来了——麒麟白跟这玩意儿比起来,就是个弟弟!

而爬爬胎的信子已经全部吐出,竟然有手指头长,一伸一缩正能够到我嘴上!

日了狗了!

我拼命偏头,同时眼角余光注意到了——后面的爬爬胎大部队都死死盯着我身上那个“头头儿”的动作。

只要那个“头头儿”一动,那些东西“唰”的一声,就往前扑几步!

我倒是能顾得上自己,可那些东西全体趴上来,程星河白藿香他们就要倒霉了——现如今他们睡得正香,那玩意儿扑过来,谁也躲不过。

我只听到自己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的动静,大瞎马一举一动带出来的声音,简直跟慢动作似得,他到底干啥呢?

我还真没这么度日如年过!

那爬爬胎的头儿倒是不死心,拼命伸着信子,就想戳我鼻子里或者嘴角里,这一刻,我特么最恨的就是自己脖子不够长!

眼瞅着那信子要往我嘴里探的这一瞬间,大瞎马把方盒子装好了,慢悠悠的来了一句:“没法子,那就只能造孽杀生了。”

这个意思是……大瞎马还有别的解决方式?

我撩起眼皮就瞅着他,结果看他戴着厚手套的手,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一翻,我胸前的爬爬胎,硕大的三角脑袋就不见了。

一股子紫色的血溅在了我睡袋上,炸出了一股子难以言状的腥气。

我一歪头差点没呕出来,同时汗毛就一炸——一言不合就下了杀手,不是说爬爬胎一动,其他大部队就会上来吗?

难不成,大瞎马有什么独门绝招,这一招是擒贼先擒王,杀了领头的,剩下的就不敢怎么着了?

杜蘅芷派来的果然靠谱。

而大瞎马慢慢悠悠又来了一句:“小先生,咱们跑吧?”

啥?

我还没闹明白,只听哗啦一声,打头的那些爬爬胎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!

唰的一声,大瞎马腾身而起,手里的叉子一划,划出了一道十分漂亮的弧线,十来个三角脑袋直接上了天,腥气炸起,我之前吃的熏肉全吐出来了。

而大瞎马缓缓说道:“俺挡一下,小先生带着你那帮手下往东走,天快亮了,这东西怕日光。”

他看上去还是慢吞吞的,可他手上,却是十分违和,几乎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!

那些爬爬胎速度也快,可他手上那个叉子,跟绞肉机一样,哪个爬爬胎跑得快,哪个就先被砍成无头尸。

我立马把身上的爬爬胎尸体甩下去,翻身先给程星河了一脚:“起起起!”

程星河猛地睁开眼睛,一只手就擦口水:“妈的,什么味道这么腥气——你们背着我吃什么呢?”

你就知道吃!

而程星河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,一下就傻了,转身把哑巴兰和苏寻也全部踹醒:“不好了,到了侏罗纪公园了!”

他这么一嚷,哑巴兰他们也都醒了,一瞅那些数不清的爬爬胎,全傻了:“那……”

那东西身上的青气十分浑浊,跟水猴子一样,是一种初丹妖物。

而且,带着尸气,肯定没少吃人肉。

这么一闹腾,苍蝇拍也醒了,瞅着那些爬爬胎,脸色顿时煞白煞白的,喃喃说道:“爬爬胎……”

白藿香反应很快,翻身拉住苍蝇拍就要跑,可苍蝇拍拼命摇头:“不跑了——跑不了了……”

果然,她话没说完,后面源源不断,数不清的爬爬胎忽然同时暴起,跟一股子浪头一样,对着大瞎马就扑过去了!

大瞎马手上是快,但是他不可能把整个裂缝全部封死,不少爬爬胎眼瞅着面前是个断头台,但还是前仆后继——这是自杀式攻击,自己的身体把大瞎马的刀锋给挡住了,那后来的踩着那些前辈的无头尸体当垫脚石,直接就扑进来了!

这玩意儿,果然跟水猴子一样,是有智慧的!

程星河一只手把干粮抱起来,另一只手直接抄起了木僵在原地的苍蝇拍,对着前面就冲:“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,非战斗人员立刻撤离!”

哑巴兰回过神,把苏寻背在了身上,对着前面就跑:“哥,我一会儿就回来帮你!”

我一只手,早把玄素尺给抽了出来:“你要是想帮我,就别回来了!”

话音未落,玄素尺的煞气一炸,下冰雹一样凌空砸过来的爬爬胎瞬间成了大片碎肉,烂泥似得糊在石壁上。

大瞎马回头瞅了我一眼,像是叹了口气,慢悠悠的说道:“小先生,你怎么不听劝呢?”

听劝又怎么样,哪怕往前面跑几步,早晚也会被追上。

这个数目太大了,简直跟之前的雪崩一样,铺天盖地,你还真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?

而且,大瞎马之前的意思,说这个东西怕烟草?

我不抽烟,平时手上也没有烟草,再说了,对付这么多爬爬胎,得多少烟草?

除非……

我盯着那堆篝火,有了主意。

我立马伸手往大瞎马身上一掏:“烟草盒子借给我!”

大瞎马一怔,我已经把烟草盒子掏出来,利落的一脚把篝火踢翻。

接着,把烟草盒子往里一扔,麻布往上一盖,再抓了一把雪盖上,麻布一面受热一面受潮,忽的一下,就涌出了一股子浓烟。

那个烟草盒子是细草编出来的——在城市已经很少见了,但是边远地区还是有人用,因为这种盒装的烟草劲儿很大。

而细草盒子长期装烟草,里面哪怕没有烟草,里面的细小缝隙,日积月累,也会灌满烟草沫子,沾染了烟草的味道。

烟草盒子烧起来,借着这个烟气,肯定也有烟草的味道。

果然,呛鼻子的焦糊气一炸,虽然对人来说,烟草的味道微乎其微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,但是对爬爬胎来说,比雷达杀虫剂的威力还大。

闻到了这个味道,数不清的爬爬胎直接从空中坠地,噼里啪啦一阵乱响,我抓住了这个机会,回身就跑。

烟雾浓度太大,熏得人睁不开眼,我还找大瞎马呢,一抬头——卧槽,这货正在前面跟我招手呢!

看着磨磨蹭蹭的,妈的速度怎么比我还快?

从烟雾之中挣扎出来,大瞎马戴着皮手套的手,立马跟我竖起了一根手指头:“小先生牛逼!这种主意都能想出来!”

穷则思变,这是本能。

我接着就要去看白藿香他们怎么样了,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觉得不对——烟气刚才还那么大,这么一会儿,怎么闻不到了?

回头一瞅,卧槽——那么大的烟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退了。

我瞬间就明白过来了——那些东西,把雪弄进来,把那些烟气,全部给盖住了!

数不清的爬爬胎,重新露出了头来……

完了,可现在,已经是彻底的没有任何烟草了……

可就在这一瞬间,一股子阳光从缝隙上落下来,照在了一个爬爬胎蠢蠢欲动的脑袋上。

那个爬爬胎瞬间跟被烙铁烙了一样,狂乱的摇头,就退回到了阴影之中,而剩下的一片黑暗之中,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是大部队撤退的声音。

我这才松了口气,这一场危机算是熬过去了,只是——这里为什么有这么多爬爬胎?

大瞎马也松了口气,转身慢慢悠悠往前走。

我却一只手搭在了他肩膀上。

大瞎马回头,有些意外:“小先生有事儿?”

我盯着他那个大眼镜子:“你来过这地方?”

大瞎马僵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小先生这话什么意思?”

我答道:“好说,这东西,既然是荣阔雪山的特产,你要是没来过,怎么会明白它们怕光和怕烟草的习性?”

大瞎马沉默了几秒钟,这才缓缓说道:“小先生火眼金睛。不瞒你说,俺是来过。”

这地方号称风水师坟场,就没有一个风水师活着下来过——感情其实是有个幸存者的?

难怪杜蘅芷派他一个这么怕冷的来呢!

不过,开始怎么不说?

而且,是为什么来的?

大瞎马叹了口气,有点为难的说道:“不是俺不说,是俺答应杜天师了,那事儿,不能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