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740章 光秃双腕

不能说?

我立马说道:“好,你不说目的,那就算了,可你上次来的时候,到底遇上什么事儿了?”

我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东西,把这里变成“风水师坟”的。

大瞎马盯着我,慢吞吞的说道:“因为,这个山上的圣水老爷,是个很可怕的东西,它跟风水师,有仇。”

有仇?

大瞎马转脸看着山顶的方向:“可惜了那么多个人命咯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逃出生天的?”

“我嘛……”大瞎马的脸在围巾后面,看也看不到表情,但我直觉觉出来,他好像是笑了:“我是一个特例。”

啥意思?

我正要继续问呢,忽然白藿香他们的声音在前面响了起来:“李北斗,你没事吧?”

大瞎马趁着这个机会,转身奔着白藿香他们那边就过去了,走路的姿势还是怪怪的,活像是狍子。

一看我和大瞎马都囫囵出来了,大家都跟着松了一口气。

这会儿日光出来,大家往前一看,这才看清楚了——这一道裂缝,越到了前面越小,已经是过不去人的程度了。

哑巴兰就问我,下一步怎么走?

我则看向了苍蝇拍。

苍蝇拍不用我说,十分利落的顺着岩壁就往外面爬:“我去看看!”

裂缝外面,是跟洗过一样的晴天。

那种蓝色,美丽的像是最好的宝石。

苍蝇拍攀爬的姿势也非常轻盈,不过她毕竟手上有残疾,我有点担心,也跟了过去。

苍蝇拍挺不好意思的说不用麻烦我——她到了春天,时不时要过来采药材的,攀爬起来早习惯了。

荣阔雪山很干净,这里的药材也值钱,不过就跟云南的松茸一样,药材必须手工采集。

对他们来说,这是一部分很重要的收入,本地好些孩子,会走了之后,也就会爬山了。

爬到了外面,苍蝇拍的眼睛顿时就是一亮:“好运气——这里的积雪没那么深了,再走一段,准能寻的到圣水老爷的位置!老板你们,好人有好报。”

她说起汉话来,还是磕磕巴巴的。

我忍不住就问她,以后如果山脚下的人不用再这样自残,也不用继续生病,你有什么打算?

苍蝇拍一听,眼睛更亮了:“真要是这样,我阿妈不用我伺候,我想跟你们一样,进城讨生活!我听说,城里的医生厉害的很,我这种手,能做出假的来!我先找地方做工,攒钱,赚够了,做假肢,有了假肢,攒更多的钱,就能让我阿妈,去城里见见高房子——我们只在电视里,见过那种高房子!”

她说的,想必是繁华城市的高楼大厦。

有些人认为理所当然的生活,在另一部分人看来,是遥不可及的梦。

她说到了这里,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失态,连忙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老板笑话,我们这里的人命苦,我不该做这样的梦,这辈子,我走不出去荣阔雪山啦!”

那可不一定。

只要把那个通天笆斗破了,你们就都有好日子过了。

苍蝇拍哪儿知道我心里想什么,生怕我笑话她,赶紧就红着脸,跟下面招手:“老板,出的来了!出的来了!”

哑巴兰他们一听,赶紧都跟上来了。

这个时候,苍蝇拍回头看着天空,忽然就皱起了眉头。

可整片天空万里无云,也没什么东西啊?

我就问她是不是看到什么了?

她犹豫了一下,摇摇头:“可能是——我看错了。”

这个时候,程星河他们已经上来了,苍蝇拍赶紧就伸手去拉他们。

到了歪头,大家一清点,行李损失了很多——被爬爬胎袭击的时候,都落在之前那个落脚处了。

可现在折回去也不可能了——爬爬胎为了给烟雾熄火,用雪把那一块全堵上了。

程星河清点了一下,在一边直嘬牙龈:“啧,这下子,咱们能撑的时间,就更短了。”

苍蝇拍为了这事儿很自责,连忙说这就带着我们去找圣水老爷,只要找到了,尽快回去,大家都能活。

真要是这么顺利,那就太好了。

程星河怕死,一瞅面前都是雪,禁不住皱起了眉头,生怕里面还有雪伥鬼,就摘下护目镜仔细看看,这才松了口气:“倒是没有雪伥鬼的痕迹,不过咱们还是得赶紧——不知道什么时候,雪观音那个女疯子就又来了。”

苍蝇拍到现在也不知道雪观音是个什么玩意儿,一挺着急,连忙就在前面引着我们走,不过还没动身,她先把外套给脱下来了。

程星河一瞅感叹连连:“山上的孩子就是不一般——这火力可够壮的。”

可苍蝇拍其实不是脱衣服,而是从衣服里面,拿出了一串绳子。

原来,这一块的路程非常难受,又陡峭又滑,用绳子把大家串在一起,走起路来就安全多了。

不过,一串绳子,苍蝇拍表情就有些不太好看——显然是有点担心。

我还想起来了,之前的店家小伙子就说过——这个地方之所以被称之为风水师坟,就是因为到了这一步的时候,风水师就会凭空消失。

明明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,可不知什么时候一回头,看风水的,就会直接消失。

我本来想在队伍最后面,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儿——那个圣水老爷是会看相还是怎么着,能看出哪个是风水行的?

可谁知道,大瞎马却坚持要当最后一个人:“小先生,不是俺不听话,俺是杜天师特地找来照顾你的,自然要时时刻刻把您看好了,一秒钟也不能让您离开俺的视线,冒犯之处,还请小先生见谅。”

我刚要反驳,大瞎马就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小先生疼人——不会让我们这些底下人难做吧?”

有这种本事的,不可能是什么底下人。

再一寻思,他是我们这帮人里,唯一一个来过这里的风水师,总有自己的经验。

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我也只好答应了,让他一定把自己也照顾好了。

从白的刺眼的雪上,一路前进,眼睛也十分难受,正这个时候,我前面的程星河忽然“咦”了一声:“那是什么?”

我顺着他的视线一看,看见了一个黑漆漆的东西。

哑巴兰也看见了:“这不是至纯至净的地方吗?还有人扔垃圾?”

在本地人的信仰里,荣阔雪山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地方——说是上这里来,哪怕心里存着不好的念头都会遭到天谴,在这里扔垃圾,简直比杀人的罪过还大。

我仔细一瞅那个东西,忽然就反应过来了:“那不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那是个人!

那个人整个身子全被雪给埋住,只有背着东西的后背露在了雪外面,看着确实有点像是什么垃圾。

哑巴兰一听,立马奔着那个地方就跑过去了——他忘了自己腰上缠着麻绳,差点把自己给绊一跤。

一群人靠过去看清楚了,顿时都愣住了。

那个人腰上,也挂着个风水铃。

同行。

苍蝇拍没见过尸体,吓的浑身直抖。

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,盯着我:“你们家亲戚。”

啥玩意儿?

大瞎马也点头:“没错,就是杜家的……这位前辈,是天阶一品。”

说着就指点着风水铃上的纹样——杜家祖上是钦天监,风水铃以星斗命名,那是代表地阶的浮罗星。

一颗,就是一品。

这种人才——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躺在了这里,不知道多久了。

“咦。”

这个时候,程星河碰了我一下,示意我去看那个尸体的胳膊。

我仔细一看,也皱起了眉头。

尸体没有手!

只有两个白森森的秃腕子!

白藿香看着我:“看痕迹,是死前不久被砍下来的。”

苍蝇拍就没这么淡定了,看着越来越多的尸体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那个圣水老爷,就这么恨风水师?

继续往前走,又看到了不少伏在地上的尸体。

这里天寒地冻,尸体保存的都很完好。

而那些尸体,都有共同的两个特征。

一个,是身上有代表风水师身份的东西,风水铃或者鲁班尺。

还有一个,就是尸体上,全都没有手腕子。

我想起来,那个旅馆小伙子也说过——那个菩萨小哥,就只剩下遗失在圣水边的一只手了。

原来——那些凭空失踪的风水师,都被弄到这里来了。

而我身后的大瞎马,也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造孽啊……”

我回头看着他,就发现,他正盯着一个小山丘。

那个小山丘的形状,很不自然。

我过去把小山丘上的雪给拍下来,一下就僵住了。

那不是小山丘——那是一百来个人,冻的硬邦邦的,全混在了一起,成了一个巨大的冰坨子。

他们都瞪着眼睛张着嘴,像是不停的发出无声的呐喊。

看得出来,临死的时候,他们有多害怕。

白藿香没来得及捂住苍蝇拍的眼睛,苍蝇拍抬起头看清楚了,尖叫了一声,一屁股坐在了雪里,起不来了。

这些人不知道冻了多久,已经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分不开了。

而他们全是同行,全没手掌。

我身后,传来一声叹息:“罗八,张小龙,马菲菲……”

大瞎马。

我回头瞅着他:“你认识这些人。”

大瞎马缓缓的说道:“怎么不认识呢——上次,俺们是一起来的。”

说着,还指着其中一个胖子——胖子的脸被夹在一个瘦子的胳膊里,已经扭曲变形了:“大瞎马这个外号,就是他给起的——他叫朱胖子。”

这么多人一起来——全交代在这里了……

而且,全是高阶。

那个圣水老爷——到底多大的本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