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742章 冰层玻璃

眼前景色立刻翻转了过来,我们只觉得身体从什么地方穿越了过去,哗啦啦一阵乱响,好像一路还砸坏了不少东西。

我闻到了一阵十分馥郁的气息——像是植物汁液的味道。

而且,湿润的风吹过来,这里竟然非常温暖。

我借助蛟珠的力量落了地,顺手把白藿香接住了。

苍蝇拍在半空之中,被哑巴兰拽了过去,落地之后,趴在了哑巴兰的背上。

大家都没事儿。

而一抬头,看见了周围的一切,我顿时“嗯”了一声。

这个画面太震撼了——让我感觉,我他妈的难道是穿越了?

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山谷。

周围——全是各种没见过的植物!

藤萝,阔叶长青树,巨大的蕨类植物,就好像你从珠穆朗玛,掉进了亚马逊雨林一样。

程星河摸着脑袋站起来,一看周围的环境,顿时也皱起了眉头:“卧槽,七星,跟着你,真是什么世面都见过了——这地方有任意门还是怎么着?”

往上一看,这个地形,就好像斜坡里面,直着扎入了一个交通锥一样。

我们刚才踩坏了的冰层,就是“交通锥”的底部,也就是这地方的“屋顶”。

那一块冰层,就好像花房屋顶的玻璃。

被雪给盖上的话,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出来这里有这样一个存在。

而这个地方之所以温暖湿润——我们看见了植物附近,有蒸腾的水汽,弄的这里雾气昭昭的。

这就说明——这地方肯定是有被地热制造出来的温泉,把这里都带暖和了。

冰层和雪层像是给这里上了一层玻璃,不知道哪里飘散来的植物种子,就在这里欣欣向荣的生长了起来。

哑巴兰这才明白过来:“我就说嘛——这么冷的地方,怎么会有什么圣水,有,也应该是“圣冰”才对,闹半天里面还有这么个世外桃源呢?”

没错,这里的植物仔细看,都是不需要光的品种——雪山檀木,小叶紫萝,那个粉松子草应该就是种子从这里扩散出去,才飘落到了外面。

否则,我们冻死在外面,也想象不到,脚底下会有这么一个所在。

灵脉所在的地方,必定有异常,这地方以通天笆斗的风水,把附近的风水气全聚拢了过来,难怪会造出这么个别有洞天的地方来。

而这里温暖湿润,空气虽然带着点硫磺气,可比外面强的多,白藿香也没顾得上细看周围,只死死的盯着苏寻,这才抬起头来:“苏寻有救了。”

我这才松了口气,果然,苏寻的脸色从青紫逐渐转回来,我伸手想摸摸他的体温是不是有异常,忽然就发现,苏寻手里,一直抓着一些东西。

石子?

他都这个样子,还要布阵?

我心里忍不住一阵歉疚,要不是我,他也不至于受这种罪。

苍蝇拍盯着这四周围,也睁大了眼睛:“难不成,这里是……圣水老爷的天宫花园?”

我就问她,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说头?

苍蝇拍连连点头:“有的有的——我们底下人都传说,圣水老爷住的地方,一年四季,都跟春天一样,还有一个老大老大的花园子!我上次去跟圣水老爷求圣水,就闻到了圣水老爷身上,有夏天才有的草木味儿。”

我顿时来了精神,这就对了。

整个荣阔雪山,上山找圣水老爷的,只有一条南山坡的路。

北山坡环境恶劣,没人能去。

可是我们在南山坡上遭遇了雪崩,进了那个缝隙,结果缝隙跟一个环山公路一样,出口在北山坡。

程星河也瞪大眼睛:“这么说,我们本来想上大门拜访那个圣水老爷,可这一路上误打误撞,反而进了他的后花园了?”

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——那些风水师,应该是在南山坡消失,却被抛弃在了北山坡。

所以,所谓的圣水,就在这里,只要能找到了那种能治百病的圣水,就说明三川红莲,肯定开在那一脉水里!

大家顿时都高兴了起来,我却发现,只有大瞎马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,跟在惋惜什么似得。

这个大瞎马,肚子里到底藏着多少秘密?

不过,不管他怀揣着什么目的,我们能进到了这个地方来,还真是托了他的福。

不管黑猫白猫,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嘛。

于是我就让白藿香在旁边照顾苏寻,我上前面找找,那所谓的圣水,到底在哪里。

拨开了肥厚的植物叶子,我们看见了很多大大小小,冒着热气的泉眼。

谁看见这种景象,都给感叹造物者的神奇——照着程星河的话来说,这地方就跟一道凉菜的名字一样,雪盖火焰山。

哑巴兰说那不就是西红柿拌白糖?

程星河习惯性的推了他脑袋一下,说就你知道。

这地方跟桑拿房一样,越走越热,我们穿得多,也就越走越往下脱,但是唯独大瞎马浑身还是严严实实,纹丝不透。

程星河本来就疑心他,故意就问他难道不热?要不脱一件吧?

大瞎马连连摆动着套着皮手套的手:“那不成那不成,这忽冷忽热,要感冒的。”

程星河表面没说什么,盯着大瞎马的眼神,却更怀疑了。

正说着话呢,拨开叶子,就看见前面有一条河流。

那道河流,非常的壮美,周围都是一些绿藻和贝类,看上去别提多清幽了。

哑巴兰没心没肺的,一瞅那个河流就激动了起来:“哥,就是这地儿吧?”

说着,伸手就要摸一把传说之中的“圣水”。

可我早看出来了,一把抓住了他的手:“不能摸!”

可哑巴兰的指尖已经碰到了水面,这一下烫的眼泪都出来了:“这么热!”

我早看出来了,这地方看上去是很美,却没有一条鱼虾。

“可,这不是有其他活物吗?”哑巴兰十分委屈的给手吹气:“他们不怕烫?”

那些藻类和贝类长年累月生活在这里,人家早就习惯了,你跟人家能比吗。

我们一帮人的往水面一靠,有一些贝类慢慢就溜走了。

程星河忽然拉住了我,示意我看水底下。

水底下,那不就是倒影?

可仔细一看,这才发现,那个倒影……不是我们之中的人。

我头皮一炸,卧槽,那不是倒影——是水里,他妈的有个人!

什么人——能泡在这么烫的水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