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45章 断腕花园

我恨不得立刻跑到了哑巴兰身边,但一阵铃响,倏然出现在了我耳后。

一层鸡皮疙瘩立刻炸起——那个井里爬出来的东西,悄无声息的,以我想都没敢想象的速度,贴在了我身后!

于是我想都没想,立刻旋过了玄素尺,对着身后就削了下去。

这一下引了老四的行气,凶狠霸道,我有这个信心,是个活物,一定就砍的到!

但没想到,这一下,竟然扑了一个空。

冷汗一瞬间顺着我脖子就滑了下去——那个东西,不仅比我快,甚至,比我快很多很多!

那他妈的——是什么玩意儿?

而我因为手底下扑空,巨大的惯性扯着我就往前冲了一步,感觉出来,像是一阵疾风贴着我身侧就滑过去了。

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事,只觉得天地之间的景象整个翻转了过来,接着才觉出浑身一阵剧痛。

尤其胸口——我被重重的掼在了地上!

“当啷。”

随着猛然炸起的耳鸣,转瞬即逝,是一道倏然远去的铃响。

这个方向——我没顾得上自己身上到底出了什么事儿,立马反应过来:“程星河!”

三个字没喊完,就听见身后几米之外,“铮”的一声响。

程星河的狗血红绳迅速出手,挡住了什么东西,但还没等我看清楚,“嘣”的一声脆响,狗血红绳断开,接着“哗啦”一声,程星河整个身体撞到了一棵阔叶植物上,光听声音就知道伤得不轻!

我立马紧张了起来,妈的这货难道也倒霉了?

但很快,就听到了程星河骂娘的声音:“日了狗了,幸亏老子躲得快,这什么东西,闪电侠成精了?”

我这才稍微放心,接着抬起头,费了很大功夫才勉强站起来,跌跌撞撞奔着哑巴兰跑了过去。

一瞅哑巴兰手上的伤,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。

皮肉翻卷,血流如注——那东西,要齐根把哑巴兰的手给砍下去!

但是——没断?

我这才松了口气——哑巴兰手上戴着一副玉镯,竟然帮他挡了一部分灾!

都说玉镯护主,今天才第一次看见。

哑巴兰一张脸惨白惨白的,但还是挣扎着咬着牙:“哥,你不用管我——藿香姐她们呢?你快去看看她们!”

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惦记着别人?

我心里一疼,同时也担心了起来,回头就找白藿香他们。

可一抬头我的心就沉了——她们人呢?

不光白藿香,苍蝇拍,苏寻,就连大瞎马,也不见了。

我立马站了起来,心里突突的——别是出事儿了吧?

而这个时候,周围也瞬间安静了起来。

死气沉沉的。

这倒是比刚才更恐怖了——这里到处都是阔叶植物,那个东西,有可能躲在任何一个地方!

我喉结忍不住滚动了一下,那东西实在太快了。

又快又强,我根本看不清楚它到底什么模样,只能听见忽远忽近,快的跟鬼魅一样的铃响!

有这个速度和能力——难怪那些高阶风水师,被他杀的跟割韭菜一样!

我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——之前还觉得,我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,身上带着这么多行气,怎么也比那些人强一些。

甚至还想着为他们报仇。

可现在,我这才知道,自己真是阎王面前充老鬼———不知天高地厚。

这个时候,程星河跌跌撞撞从阔叶植物后面爬了过来,我一眼就看见了,程星河的手上,也在流血。

原来,他习惯性把狗血红绳缠在了手腕子上,刚才还没回过神来,手腕上的狗血红绳一下就像是被什么锋锐的东西给斩断了,炸了他一身碎屑。

这不禁让人一阵后怕——那狗血红绳是从摸龙奶奶那收来的破烂,要不是这个来头,他的两只手,恐怕也保不住了。

程星河一瞅我的手,也皱起了眉头:“你他妈的别乌鸦说猪黑了,看看你自己。”

我一低头,也看出来了——刚才我不光是摔在了地上,他妈的手上也是一道很深的伤。

我又不是金刚葫芦娃,想来应该是蛟珠反应快,让我躲过了一劫。

我们三个的手都保住了——一种冰冷的感觉攫住了我的心,白藿香他们呢?

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,二郎眼四下看了看:“七星,照着它的速度,这一下砍在了我们脖子上,恐怕也不是难事儿。”

没错。

可那东西没这么做,只奔着手来。

它为什么这么做?

一个声音冷不丁出现在了我们身后:“为什么你们就不肯乖乖的让我摘花呢——我可不想,弄脏了我的花园。”

摘花?

这东西,拿着人的手,当花?

接着,一阵铃响对着我们三个就冲过来了!

但是我立马调转出了水天王的神气,提前出手,对着那个方向,就把鲁班尺给扫过去了。

果然,这一下鲁班尺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一个东西上。

铃声一响,我还没看清楚那东西,那东西就倏然不见了。

那个声音有些吃惊:“神气?”

这么快——这东西,跟苍蝇拍说的一样,是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真身。

结果刚想到了这里,一道铃响猛地靠近,哑巴兰也反应过来了,忽然转身拔下了一棵巨大的阔叶植物,对着铃响的地方,直接横扫了过去。

那个植物有普通的树那么大,这一扫,攻击范围很广,铃声一乱——卧槽,被他扫上了!

程星河也听出来了,激动了起来:“哑巴兰,干得好!”

这个东西是很快,但是慢慢的,也就摸索出来规律了。

它一动,先牵扯的铃铛响,顺着方向过去就行了。

说是简单,但是做起来难。

不过,它身上为什么非得要戴一个铃呢?

还没想出什么头尾来,那个虚无缥缈的声音,顿时就带了几分愉悦:“除了那小子,已经很久没来有意思的人了,你们来的很好——给我的花园里,再添上几朵新花吧。”

而这一下,那东西来的更快了,哑巴兰还想转身,但人整个飞了出去,我想靠近,人直接趴下了,面前景色一转——好像被一只脚,死死的踩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