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48章 砍碎铃铛

我一秒钟也没耽搁,拼了水天王的神气,往手腕子上一冲,那个东西像是被龙鳞的璀璨晃了眼,我一只手一抓住了玄素尺,对着它就斜削了下去。

可那个东西反应了过来,甩手把我给丢开。

那个力气实在太大,我被一下抛出去了老远,靠着蛟珠的能力凌空转身,这才重新落在了地上。

一抬眼,这才发现,那个东西的一只脚抬起来,死死抓着一个物件。

那个物件长长的,像是一个韩城人。

看不出什么材质,但是——那个韩城人上,带着神气。

难怪这个东西身上有神气呢!

一开始,我以为这东西是受到了雪山信民的供养,现在看来,神气原来是从这个韩城人上乍现的。

那个物件,是什么东西?

这个时候,我觉出来手掌火辣辣的,一低头,这才看见,虎口上全破了。

是玄素尺跟那个东西相格的时候撞出来的。

玄素尺的硬度都打不断的,是什么来头?

而那个东西死死盯着我,浑身都在发颤:“不给你,不给你,绝对不给你……”

啥意思啊?

不知道的以为我是来催高利贷的呢!

我还想问问它这话什么意思,忽然那个东西跟狗急跳墙一样,一只脚,以人类没法做到的熟练姿势,对着我就削下来了——它的眼睛通红通红的,显然是狗急跳墙了。

那个速度——好快!

一股子剧痛从我下颚传过来,好像一个隐形人冲过来,直接把我打了一个倒仰。

这个速度——就连蛟珠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。

我眼前顿时一片血红,感觉的出来一阵子剧痛,但是不知道这个剧痛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,好像自己是一个瓷器,被摔成了八瓣,四肢百骸都跟碎了一样。

而手里也空了。

这么一摔,不知道把玄素尺给摔到哪里去了。

我条件反射就四处去摸玄素尺。

可还没来得及睁眼,只觉得脖子里一凉——像是有东西要从我喉咙之中插进去!

我还不能死——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龙鳞迅速从喉咙上滋生出来,那个锐物往下顶,但是隔着龙鳞,穿不透。

而那个东西似乎不肯放弃,吼道:“我的,全是我的,我不给你,绝对不给你……”

喉咙被死死的压住,眼前交替闪现着血红和雪白——它穿不破龙鳞,想直接掐死我。

我抬手想把那东西的手给掰开——但是两只手都受了伤,根本用不上任何力气。

逐渐要失去意识了。

难怪,那些高阶风水师,死的那么惨。

这个东西,不是人能对付的。

耳朵里开始一片嘈杂,远远的,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。

好像有人在喊我,但是我听不清。

心里有一种异常的宁静。

其实一直以来,真的很累了,要是能休息,也好。

死了,这一切的烦恼痛苦,就全没有了。

这个东西,连地阶一品都不是对手,更何况我了。

我斗不过它。

马上就能解脱了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猛地在耳边炸起:“李北斗,你是解脱了,不管潇湘了吗?”

她为了你,几次几乎要把自己搭上,你反而退缩,逃避,不管不顾?

你呢?

欠她的,什么时候还?

这不是你。

起来……给我起来!

我猛地睁开眼睛,耳朵忽然异常清楚。

我听到那个东西在恶狠狠的说道:“不给,不给——要弄死你,再弄死你带来的那些蝼蚁,把他们的花摘了,扔到外面,冻起来,冻起来……”

我怎么可能,让你做出这种事儿来?

是找不到玄素尺了。

我需要一个东西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手里忽然真的沉甸甸的,像是出现了一个什么东西。

冰冷,锋锐,带着笔七星龙泉和玄素尺更高的煞气。

更重要的是,握在手里,带着一种奇异的熟稔。

好像,我很久以前,就拥有过这个东西。

圣水老爷也觉察出了这种非比寻常的煞气,忽然就愣住了。

我睁开眼睛,看见了手里的一道金气。

这是比城北王他们,要高几倍的金气。

这种金气,主贵不可言。

我一只手抓住了那个东西,对着面前那个圣水老爷,直接劈了下去。

圣水老爷反应过来——它已经没法躲过去了。

所以,以极快的速度抬脚,想用那个韩城人,把这一下抵挡住。

可那一道带着金光的东西,所向披靡,百无禁忌,只听“当啷”一声,那个带着神气的韩城人应声而断,而金光划过的地方,行云流水。

这一下,那个身影,猛地一分为二。

一大坨湿粘的东西落在了地上,炸开了。

空气里全是生腥气。

我眯起眼睛,看见圣水老爷那个挂满铃铛的硕大身躯,还坐在我身上。

但是——已经只剩下躯体,头部以上,没有了。

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——这东西能自愈,会不会一会儿又好了?

然而,那个身体轰然倒塌,碎在了那一片消失的金气之中。

“哗啦”一声响,地上,只剩下那些红线和铃铛。

撒了一地。

就好像,之前那个硕大的身躯,根本没存在过一样。

“七星!”一个声音由远及近的扑了过来:“卧槽,你他妈的没事儿吧?”

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我听到了一阵水声。

接着,自己泡进了一潭水里。

那不是普通的水。

以前总听人说什么“琼浆玉露”,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,但是现在,如果世上真的琼浆玉露存在的话,应该就是身上的这个感觉。

从来没有过这么舒服的体验——那些水触碰在身上,那些剧痛,倏然就消散了。

睁开眼,这才发现自己泡在了那一池“圣水”里面。

可眼前这一切,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美好——面前都是一些烂七八糟的碎屑,那些水中人留下的。

看上去别提多恶心了。

我赶紧从水里挣扎出来,一把将脸上的东西抹下去开始干呕。

程星河瞅着我,一脸幸灾乐祸——对了,刚才我也是这么直接把他给扔下去的。

接着,他才伸手把我给拉了上去。

身上通体舒泰,从来没这么神清气爽过。

但我马上就回过神来了——龙鳞,我身上长了龙鳞!

于是我立刻低头往下看,这一看不要紧,我身上好端端的,还是以前那个肉眼凡胎的样子。

龙鳞好像是一场幻觉,什么痕迹都没留下来。

程星河盯着我,莫名其妙:“不是,你什么时候这么爱美了?怕留疤还是怎么着?”

我怕个屁的留疤。

对了,还有手里那个东西!

再一回头,玄素尺还安安静静的躺在一片蕨类植物里面,其他的,也并没有什么东西了。

我之前用过的那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呢?

程星河似乎跟我想到了一处去了,立马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七星,你说大家天天同穿一条裤子的交情,你有那么好的东西,为什么还藏着掖着,不让人看?”

我一听,程星河这是亲眼目睹了啊,立马就问他,看没看见我砍那个圣水老爷的时候,手里拿着的,到底是什么东西?

程星河瞅着我,皱起了眉头:“你自己拿的东西,你自己不知道?那种寒光四射的神兵利器还有什么其他的,不是七星龙泉吗?”

他说到了这里,跟我对视了一眼,一拍脑袋,也想起来了:“不对啊,七星龙泉断了,那,你手里的到底是什么?”

你问我,我还想知道呢!

这样听起来,我手里的东西,也是一把剑?

可现在,那个“剑”跟龙鳞一样,突然出现,突然消失,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。

要不是圣水老爷那一身碎铃铛还在地上,我几乎以为,自己这是做了一场梦。

圣水老爷是打败了,可它到底是个什么来历,刚才口口声声,又说什么“不给你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