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49章 井底水潭

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,跟我使了个眼色。

我顺着他视线一看,看到了哑巴兰。

而哑巴兰身上——还重叠着之前那个白胡子老头儿神仙呢!

那个“本地神”,没走?

说起来,刚才还真多亏那个“本地神”了。

要不是哑巴兰把他给招来,这些爬爬胎可真够我们喝一壶的。

而那个本地神,借用了哑巴兰的身体,对着我就行了一个很奇怪的礼。

人家毕竟是神,我哪儿当得起,赶紧把他架住了。

不过,这语言不通的,这位白胡子神,到底想干啥呢?

程星河仔细端详了一番,品头论足:“这神长得有点像阿凡达,再配个毛驴就更像了。”

你是想说阿凡提吗?

没文化真可怕。

还没等我说话,就觉出手底下的哑巴兰打了个哆嗦。

那个白胡子老爷爷的身影,已经不见了。

哑巴兰抬头瞅着我们,撒了个愣,接着环顾四周,一瞅满地的爬爬胎,赶紧就把脚抬起来了,知道这一切,顿时也高兴了起来:“哥,还是你厉害。”

我连忙摆手,说可多亏了你的阴阳身了,要不然大家都得被爬爬胎给咬死,我就问他,那个白胡子老爷爷到底什么人?

哑巴兰一开始一脸茫然,但紧接着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连忙说道:“我记得当时我请神上身,方圆几百里地,就那么一位神灵,那个神灵,是专门保佑本地人不被毒虫咬啮的。”

说着,看向了满地的爬爬胎尸体,大惊小怪:“那老爷子这么大能耐?”

你能耐也不小。

程星河挺高兴:“难怪这一来了,跟个雷达杀虫剂似得,把这里的爬爬胎给屠了,感情人家术业有专攻。”

说着拍了拍哑巴兰的脑袋:“你也立功了。”

哑巴兰摸了摸脑袋,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对了,那个白胡子老爷爷,还撂下句话,说有事儿想托付给咱们。”

话?什么话?

哑巴兰想了半天,说语言不通,他也听不太明白,不过,好像是让咱们上深处拉人上来。

拉人?这就更匪夷所思了,啊,我瞬间还想起来了——难不成,是白藿香他们遇上麻烦了,让咱们去救白藿香他们?

程星河也反应过来了:“卧槽,没错,大瞎马他们,到现在还没踪迹呢!”

我立马看向了那个井。

这地方,我们都看遍了,也没什么能躲人的地方,有的话——就只有那口井了。

这地方的圣水,肯定是因为三川红莲的作用才管用,那三川红莲,说不定就长在井里。

我立马奔着那个井就过去了。

这一看不要紧,果然——井口有一只鞋,是白藿香的。

真被拉下去了?

这事儿也太诡异了,难不成,大瞎马是看这里危险,带着白藿香一行人下井躲避?

没这么简单。

那个井深不见底,还没等我看清楚,哑巴兰先把金丝玉尾捆在了井口,把绳子往井口里一扔,顺着麻绳就下去了。

我被他这个速度吓了一跳,这货怎么这么愣呢?

可还没来得及拉他,他已经滑到底下去了:“哥,下来吧,这底下还真是别有洞天!”

程星河感叹哑巴兰现在还会说成语了。

他愣是愣点,又不是文盲。

还不知道底下有什么呢,我赶紧顺着绳子也下去了。

程星河跟在了最后,还有点担心,说这绳子质量禁不禁得住三个人,别一会儿绳子断了,大家没到井底,就先死球了。

哑巴兰很不高兴:“你可以侮辱我,但不能侮辱我们家金丝玉尾,我祖爷爷,拿这个,生擒过麒麟,我就不信,咱们三个人的体重,比个麒麟还大,哥你说是不是。”

程星河撇着嘴说什么时候都拿着那个倒霉麒麟说事儿,死了这么些年还被兰家后代拉出来鞭尸,那个麒麟入土也不得安。

我没听见,只是寻思了起来——井底下到底是什么?

圣水老爷是死了,不过,很多谜团还没解开。

那个圣水老爷的棍棒,到底是哪里来的?

它没有神气,怎么会有个带着神气的东西?

还有,它为什么要求圣水的人给它献上残肢?

雪观音,又到底上哪儿去了?还在尾随,还是……

“哥,你说是不是啊?”

哑巴兰催着问我,结果刚说到了这里,我忽然就觉出来,绳子颤了一下。

我抬头就看程星河,心说这货为了一句屁话,吃撑了吓唬人是怎么着?

结果一抬头,我就傻了:“卧槽……”

哑巴兰和程星河都没明白我什么意思,我却清清楚楚的看到,井口伸出了一只手。

那只手,抓住了我们的金丝玉尾。

“坏了,都准备好了——绳子要出事儿!”

我一边说着,一边往怀里去掏玄素尺。

哑巴兰不乐意了:“哥,程二傻子不会说人话,我也不跟他计较了,你怎么也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那只手逆着光,直接把绳子弄断了。

我们三个没了着力点,风声在我们耳朵边一擦,直接掉了下来。

程星河顿时惨叫一声,说这下死了,到底是熬不过二十四,而哑巴兰百思不得其解:“不是,这怎么断的……”

这井底下不知道有多深,我一只手抓住玄素尺,另一只手直接捞住了程星河:“哑巴兰!”

哑巴兰也抓住了程星河的脚,玄素尺直接插到了井壁上,往下一划,在井壁上划出了深深的一道口子。

我们三个顺着这个势头往下就是一滑。

我的手上也是一阵剧痛,但我知道,死也不能松开——我手底下,是三条人命。

那种剧痛让人眼前直发白,感觉手掌几乎都要被整个割断,完了完了,这下要成杨过了。

可好在玄素尺往下划了一段时间之后,就停下了,惯性一带我手疼的快把牙给咬碎了:“哑巴兰快看看,咱们什么时候着陆?”

哑巴兰也慌了:“哥,底下黑,我看不清楚……”

程星河骂道:“你个废物点心,看我的。”

说着,程星河从怀里掏出了个东西,往底下一扔,一听动静我们三个都兴奋了起来——落地的声音,就在脚下。

哑巴兰第一个跳了下去,激动了起来:“哥你这位置选的刚刚好!”

这一阵的运气爆棚,真是不假。

程星河也跳了下去——距离井底,也就一米的距离,轻轻松松就到了底。

说着程星河就抱怨哑巴兰家绳子质量不过关,我则往地上一摸,摸到了金丝玉尾,拿了手电筒一照,他们俩看清断口,也皱起了眉头。

那个断口整整齐齐的,绝对不是坠断的——是有人拿锐物割断的。

我们三个不由自主就抬起了头,盯着遥远的井口。

那个切断绳子的,是谁?

这地方,除了那个圣水老爷,果然还有其他的怪东西。

不过井口现在已经看不出什么来了,先找到三川红莲和白藿香他们再说。

于是我举起了手电筒,就继续往里照。

一看之下,这地方有点像是一个溶洞,底下四通八达的。

哑巴兰有点犯憷:“这他娘整个一个蚂蚁窝啊,哥,咱们怎么走?”

是啊,都快赶上朱雀局那些通道了。

我仔细一瞅,就把光柱落在了一个洞口前面:“那是什么?”

三个人一瞅,都高兴了起来——是白藿香第二只鞋。

看来,是白藿香留下东西,给我们通风报信呢。

顺着那个洞口走进去,也看出来了,这里也有很多水,有可能跟上面那个圣水池子是相连的。

程星河一边走,一边把保温杯里的枸杞啥的倒出去了,舀了一杯子圣水就揣起来了:“你说这玩意儿到了外面得值多少钱……”

你掉钱眼儿里了。

顺着里面又走了一段,忽然就闻到了一股子很馥郁的香气。

这个香气提神醒脑的,别提多好闻了!

到了这里之后,闻到的光是生腥气,这个时候闻到这个味道,简直让人心旷神怡。

我顿时兴奋了起来——难道,这是三川红莲的味道?

果然,往里一看,我们就看见了一个很深的水潭,这个水潭四通八达,应该就通往上面的水池子。

而那个水潭正中心,有一道久违的日光打了下来,正照在水潭中心,一朵红色的花上面。

这是我感应到的,最强大的灵气。

这就是,天,地,人,三川交汇的地方?

那个红色的花没有枝干和叶子,只安安静静的漂浮在了水面上,好像一朵睡莲一样。

那种红色,如火如荼,别提多好看了。

但是——看清楚了之后,我的心一下就紧了。

那个红色的花花瓣已经全部敞开,有了颓势,最外侧的花瓣,甚至摇摇欲坠,看上去——已经快要凋零了!

阿满说,这东西要一百年才开一次,这个要是凋零了,岂不是要等一百年,才会等到下一朵?

我赶紧奔着那个红花就过去了,只要把这个东西摘下来,潇湘就有救了!

可程星河一把拉住了我的衣领子,示意我看前面。

我一瞅面前的情景,一下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