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51章 二中选一

我立马跳过去,抬手用玄素尺把那一道影子打开。

那个力道——上手才知道,大的几乎把玄素尺也击穿了!

哪怕我用了全力,也才把那个东西稍微打偏。

那一道破风声对着水面呼啸而去,擦着三川红莲,深深的没入到了三川红莲后面的石壁上。

青莲子……

“七星,不好了!”

程星河一嚷,我回过头,就发现我这么一转身,她一只手,抓在了苏寻的绳子上。

慢慢的,要割开苏寻的绳子!

一边割,她一边说道:“看来,你是选三川红莲了——那就是不要这个朋友了。”

苏寻的绳子本来就细,被她这么一划,半边就断开了!

我的心猛地就揪住了。

他高原反应本来就明显,这下子……

而雪观音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对了,其实你应该谢谢你这个朋友——他这个样子,并不是因为什么高原反应。”

哑巴兰一下没听明白:“什么意思……”

我却想起了苏寻手里的石头子,一下愣住了。

他不是在摆阵。

是因为……他一直在破阵?

雪观音也是阵法之中的高手——八脚迎门和提灯阵不就是她设的吗?

苏寻还说过——想跟这个设阵法的人切磋切磋。

他那个样子,肯定是因为雪观音自从上山之后,就开始设阵引雪伥鬼,爬爬胎之类的东西来整治我们。

苏寻发现了,才开始不断破阵,而雪观音的阵怎么可能动动手就破了——肯定是反噬到了他身上了。

他表面上没做什么,其实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跟雪观音对抗。

他不知道扛了多少痛苦,可一路上,一句话都没多说,就这么默默的扛着!

哪怕到了昏迷的时候,他手里还攥着破阵的石头子呢!

是为了——保护我们。

雪观音看出我明白了里面的事儿,满意一笑,就把苏寻身上的绳子给截断了。

苏寻本来就没意识,身体往下一坠,露出惨白一张脸。

你大爷……

而跟着苏寻身体的下坠,另外一颗青莲子,对着三川红莲就射过去了。

我没有分身术——一次只能救一个。

“哥,保护好了那朵花,洞仔这边有我!”哑巴兰忽然推了我一把,对着苏寻就冲过去了。

他本来力气就大,这下子,把全部力气凝聚在腿上,一步抄了上去,奔着苏寻就冲。

那只是电光石火一瞬间,我一脚没时间过多思考,抬手就把那个青莲子打开。

青莲子再次擦过了三川红莲,没入到了石壁里,但是这一下,青莲子带起来的风,已经把三川红莲的花瓣给擦下去了两片!

整个三川红莲一颤,我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——要凋谢了?

所幸,那三川红莲还是完整的,只是——所有花瓣一起外扩看不少,显然颓势更盛了。

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我哪儿还顾得上三川红莲,回头一瞅,只见哑巴兰跳过石笋接住了苏寻,但他抱住苏寻之后,已经没法转身,直接撞在了那一片石笋上。

白藿香厉声喊道:“哑巴兰,小心!”

哑巴兰用身体,垫在了苏寻下面,自己肩膀,后腰,一片殷红,脸色顿时也白了——但是低头一看,苏寻毫发无损,这才松了口气,对着白藿香说道:“姐,我没事——洞仔为了咱们吃了这么多苦,绝对不能再让他受伤了。”

白藿香死死咬着牙,眼里顿时冒了泪花:“可你……”

哑巴兰摆了摆手:“我皮糙肉厚,没事。”

可他一抬手,我的心猛地沉了。

哑巴兰白皙的手背上,出现了一大串燎泡。

而他的嘴,也迅速发乌。

我们这才看出来,那些石笋的尖端,还涂抹着一些绿色的液体。

那些液体——是他娘的爬爬胎的毒液!

哪怕没被石笋万箭穿心,哪怕只跟石笋蹭一下,也要命!

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,哑巴兰……

哑巴兰看着我,咧嘴还笑呢,一只手指着上面:“哥,你不要担心,你把藿香姐救下来,我揍……”

他突然就变成大舌头了。

接着,他脑门上爆了汗,显然毒性已经发作,现在不知道有多痛苦!

但他死死咬着牙,哪怕脑门上青筋毕露,也一声都没吭,一只手,只是攥在了一块碎石头上。

“乓”的一声,那块碎石头似乎都承载不了那么多的痛苦,被他一下捏的粉碎!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头顶上,雪观音的笑声再次响了起来:“他们为了你的一朵花,千里迢迢,跟着你上这里来,可你呢?你为了自己,把他们豁出去了……可笑,真是可笑……他们为你卖命,值不值?”

我心里顿时锐痛锐痛的,是啊,他们卖命,完全是为了我来的。

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儿,我这辈子,也不会原谅自己……

盯着哑巴兰身上越来越多的燎泡,我的手微微发了抖——必须得把白藿香救下来。

白藿香死死的盯着我:“李北斗,你忘了答应过我什么了?冷静下来,别听她的,她……”

“可怜……”雪观音的声音却是异常的愉悦:“这也叫朋友?简直可怜……那个李北斗,心里只有自己!”

是啊,她最享受的,就是把人逼到绝路,眼睁睁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一切。

“糟老婆子,你他妈的懂个屁?”

一个声音猛地扬了起来,程星河一步跨在了我前面,昂起头,澄澈的眼睛盯着雪观音的影子:“比起管人家的狐朋狗友,怎么不关心关心你妈火葬场里几分熟了?”

雪观音的笑戛然而止。

想也知道,这一辈子,谁敢跟她说出这种话来?

程星河大声说道:“真正可怜的是你,一看就知道,你这辈子,没有过朋友吧?”

雪观音那一只带着白色痕迹的手卡在了断绳上,微微一颤。

“我们跟七星来,因为我们知道——如果换成是我们要那个东西,七星也会为我们,做一样的事情。”

“我们信得过他!”

这话,掷地有声。

接着,程星河就偷偷踹了我一脚。

我明白他的意思——他让我趁着三川红莲还没凋谢,赶紧去采三川红莲。

这里有他扛着。

我抿了抿嘴。

转身对着三川红莲就冲过去了。

雪观音反应过来,手上一抬,我立马就感觉出来了——一道青莲子,是奔着我脚腕过来的。

好快——只怕比之前龙鳞滋长出来的速度还快!

不光这一颗,第二颗追着也呼啸而来——对着三川红莲!

这个女疯子,是要把所有的路,全他妈的堵死!

可正在这个时候,一块石头从地上扬起,直接挡在了我前面,截住了青莲子,一下被打成了碎块,碎屑炸了我一身。

程星河还有这本事呢?

妈的这货总是这样,只要不是生死关头,他就绝对懒得出手。

没了后顾之忧,我一下把对着三川红莲的莲子打开。

雪观音眼瞅着我对着三川红莲过去了,一只手扬起来:“这个小姑娘跟你们非亲非故的,死了倒是没什么关系。”

苍蝇拍的脸色顿时就白了:“老……老板……”

她当然也不能死……我答应过她,要帮她实现进城的梦想呢!

而程星河挡在我前面就喊道:“奔着你的事儿做,这里的事儿,归哥了。”

说着,一道狗血红绳出手,对着苍蝇拍的腰就缠过去了。

他的手法非常巧妙,从一道石梁绕过去——只要这一下绕结实了,哪怕苍蝇拍身上的绳子断了,她还会被狗血红绳在半空拉住,不会直接掉在石笋上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雪观音的声音已经冷下来了:“我只想看李北斗,你们几个跳梁小丑,就歇一歇吧!”

几道子破风声炸起,我立刻回头,心一下就凉了半截。

几道血雾,从程星河几个关节炸了起来。

他身子凌空翻转,猛地坠到了地上。

可哪怕这样,他的手里,还是紧紧攥着狗血红绳——缠住了,把苍蝇拍吊在了石笋上面,也就三十厘米的位置上。

苍蝇拍盯着身下的石笋,哇的一声就哭起来了。

“吵什么?”程星河咬着牙:“跑啊!”

苍蝇拍哆哆嗦嗦的把绳子解开,利用常年攀爬雪山的灵巧,往外一荡,也平安落了地,跑到了程星河身边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:“二老板……”

程星河啧了一声,大声说道:“七星,剩下的,看你的了!把那个什么花摘下来——再把那个老妖婆给收拾了,给我报仇!”

我死死咬住了牙,雪观音……

第一次有人,把我身边的人,欺负成这样。

而雪观音的手,已经抓在了白藿香那根绳子上。

“现在,你就剩下最后一个选择了。”

雪观音丝毫没有理会程星河,而是把白藿香身上的绳子晃来晃去:“就剩下这个鬼医了——你也没有帮手了。”

白藿香盯着我,大声说道:“李北斗,要是真的只能选一个——就照着咱们这次来的目的,去摘那朵花!”

我心头猛地一震——那你呢?

“哑巴兰身上的毒,那个圣水爷爷身上的绿色污渍能解开,就当——我最后为你做一件事儿,祝你以后,跟你的潇湘天长地久,答应我……”白藿香盯着我,微微一笑:“不要忘了我。”

话音未落,白藿香一挣扎,绳子直接断裂,她单薄跟蝴蝶一样的身体,猛地对着石笋坠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