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56章 圣水老爷

没错,高矮胖瘦,男男女女,就是冰坨子里面的面孔。

因为用了诛邪手,行气锐减,我只能约略看出来,他们微微弯腰,像是对着我们,鞠了一躬。

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庄严。

接着,他们散开了。

这么一散开,死人气减少,我更看不清楚了,程星河的声音则一下就激昂了起来:“卧槽,真不愧是高手——他们把这里的风水给定住了!妈耶,那些手法,七星你真该学学!”

生前就是行业之中的高阶,更别说,死后在灵脉上沉睡了这么久,有这种本事不足为奇——只可惜,我看不到他们到底用了什么手法。

我只知道,他们硬是把雪观音引起来的这一场山崩平息了!

我的爆棚好运气,再一次起了作用。

而雪观音觉察出来,笑声也戛然而止,脸色瞬间就惊恐了起来,喃喃的说道:“不可能……那些东西,怎么可能……”

说到了这里,我还想起来了——这些风水师,都是那个“圣水老爷”给害的。

而雪观音口口声声,说什么“圣水老爷”是她推上位的。

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。

而程星河凑过来,还用肩膀撞我呢:“真是过年娶媳妇,双喜临门啊!哎,七星,那花派上用场没有,你老婆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一提到了那个三川红莲,我心里又是难受的跟刀绞一样——好不容易来到这里,大家都拼上了半条命,可到底三川红莲还是……

我摇摇头:“没赶上。”

程星河一下就傻了:“你说啥呢?”

不光程星河,白藿香也看了过来,满脸难以置信:“怎么会没赶上?”

我把事情一说,程星河气的直拍大腿:“你说好端端的,怎么就差那么一会——都他妈的那个死娘们害的!”

白藿香很担心的看着我,抿了抿嘴,立刻说道:“李北斗,你别难受,也许,还会有其他办法的!我帮你想!”

程星河瞅着她:“你?”

白藿香瞪了程星河一眼:“你看不起我还是怎么着?”

程星河连忙摆手:“那不是,我是说,七星如果恢复单身,那你不就……”

白藿香的脸一下就红了,但不是羞怯,而是愤怒的红:“程二傻子,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别的我不管,我只要他开心……”

但是话说到了这里,白藿香也意识到自己走了嘴,对着程星河嘴里就塞东西。

程星河知道不是伸腿瞪眼丸就是其他杀人灭口的玩意儿,赶紧捂着嘴喊起来:“七星你管管正气水……哎呦我伤还没好呢,本来就活不长,她还要帮我走捷径……”

白藿香停了手,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我。

谢谢好意,可是,已经来不及了。

也许,这就是命。

我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认命,可……

我心里一阵难受,我上哪儿才能找到另一朵三川红莲?

死死攥紧了龙鳞,潇湘,你再给我一点时间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不知道从哪儿伸了出来,手里捧着的,正是一朵三川红莲。

我一下愣住了。

而且,那朵三川红莲含苞待放,娇艳欲滴,红的像是一颗火种一样!

回过头去,看见的竟然是个白胡子老头儿。

这老头儿眼熟啊!

没错……重叠在哑巴身上,之前那程星河说像阿凡提的那个!

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而一边的苍蝇拍看见了这个老头儿,忽然就愣住了,接着,猛地跪在地上,浑身颤抖了起来,念叨了一句本地话,接着才反应了过来,蒙着头,对着我们,用生硬的汉语喊道:“圣水,圣水老爷!”

啥玩意儿?

程星河一下愣住了:“苍蝇拍,你,你没看错吧?”

苍蝇拍的声音哆哆嗦嗦的:“我们雪山人,最信的,就是圣水老爷——从小我就在画卷上,经文上看见,笋鸡子脚,金胡子,错不得,错不得……”

我怕这才看出来,这个白胡子老头儿,白色长衫下面,真的是一双虬结的怪脚,跟老树皮差不多,不是人脚!

而笋鸡子是他们雪山特产的一种草药,模样就是跟树皮差不多。

金胡子——没错,之前看着是白胡子,但是现在,在光照下,他的胡子,果然变成了一种浅浅的金色。

染不出来的那种真金色!

更别说——哪怕我因为用了诛邪手,而行气锐减,但也本能的看出,这个老头儿,全身,都是耀眼的神气!

这个神气——跟之前两脚怪“圣水老爷”拿着的棍棒,一模一样!

他是那个坚不可摧的棍棒,真正的主人。

也就是——本地人供奉的,真正的圣水老爷!

我连忙接过了那个三川红莲,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我立马就把龙鳞放进了花苞里面。

花苞微微一颤,不长时间,就合拢了起来。

潇湘——有救了?

我抬头瞅着那个白胡子老头儿,想说啥,可实在太激动了,除了道谢,别的全说不出来。

程星河连忙拽了我一把:“他是真正的圣水老爷,那之前的两脚怪是怎么回事?”

是啊……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,回头看向了雪观音。

雪观音不是本地人吗?

难道——她帮着那个两脚怪打败了原来的圣水老爷,让两脚怪取代了圣水老爷的位置?

而圣水老爷,身为一个神灵,也没那么容易被消灭。所以,雪观音应该是把圣水老爷给镇住了。

可刚才,她想着把这个地方给毁了,跟我们同归于尽,结果这里一乱,反而把圣水老爷给重新放出来了。

而圣水老爷被困,也许,只有神魂能出来——所以,之前被哑巴兰招到了身上,帮着哑巴兰,给我们灭了爬爬胎。

这就对上了——当时圣水老爷给我们行了很大的礼,告诉哑巴兰,让哑巴兰上下面来救人。

他的意思,不光是指路,让我们把白藿香他们给救出来,还请我们帮忙,把他也从困境之中解救出来。

虽然当时没明白他的意思,但是阴差阳错,还真做到了!

我立马就看向了雪观音。

而雪观音看向了真正的圣水老爷,一下也皱起了眉头,惨笑了起来。

我第一次看见那么怪的笑。

真正的圣水老爷看她的眼神,是神才有的慈悲。

而圣水老爷转过脸,再一次,跟我们行了一个礼,我不知道按着本地风俗应该怎么做,就把苍蝇拍给拉起来了——她还是照着以前的规矩行事,不敢抬头去看圣水老爷的真容。

现在我们也明白了——那个戴着铃铛的两脚怪,之所以不许本地人抬头看他的真容,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模样难看,更重要的,其实是因为,他本来就是假的。

本地人,让那个两脚怪,骗的好惨。

苍蝇拍知道了真相,这才傻了眼,盯着圣水老爷,张大了嘴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圣水老爷望着苍蝇拍的手,摇摇头,嘴里喃喃说着本地话。

我们是听不懂,但是他眼中的怜悯和慈悲,还有歉疚,谁都看的明白。

只见他伸出手,就把苍蝇拍的那个残损的手握在中间,一股子神气炸起,等圣水老爷抬起了手来,我们几双眼睛,全直了。

苍蝇拍的秃手掌,竟然重新长出了手指头——那几根手指头,红润又有光泽,灵巧的摆动着,好像,从来没失去过一样。

苍蝇拍捂着嘴,翻来覆去看着自己那只手,掐了自己好几把,才相信自己并不是在做梦,又叫又跳了半天,这才回过神来,满口嚷着本地话。慌慌张张给圣水老爷磕了好几个头。

圣水老爷示意她起来,跟我们指了指,意思,好像是让苍蝇拍,帮他翻译一些话,告诉给我们听。

那就是两腿怪和雪观音当时做的事情——那个真相,让人震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