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57章 脱皮之人

那个两脚怪一开始,只是一个普通的人,而他第一次出现在荣阔雪山的时候,身上有重病。

一种很可怕的重病。

他出现的时候,周围几米,都是密密麻麻的苍蝇。

因为他浑身的皮肤,跟旧房子的墙皮一样,大片大片往下脱落,结痂的地方流淌黄水,皲裂的地方冒出粉色的嫩肉。

因为脱皮,他没法穿衣服,只能用麻布遮羞,没法行动,只能躺在放着软垫子的圆轮车上,也没法触碰任何东西,这种活法,简直是生不如死。

但他还是顽强的活着。

那个时候,圣水老爷在荣阔雪山本地,是个普度众生的代言词——人人信奉圣水老爷,因为圣水老爷慈悲为怀,救苦救难。

本地人热情善良,一看见这个脱皮人,见他受着这样的罪,就对他施以关怀同情,问他是不是来找圣水老爷治病的。

脱皮人点头称是,本地人就找了一个小姑娘给他带路,让他上荣阔雪山,请圣水老爷施以援手。

可到了荣阔雪山,圣水老爷见了脱皮人,却没有给圣水——他看得出来,脱皮人的病不是一般的病。

那是做了恶事,留下的报应。

神不护佑恶人。

但是脱皮人不死心,就在圣水老爷的泉水边住下了。

雪山的环境很恶劣,但他就这么扛着。

他说他的余生,要为以前的罪孽忏悔,只希望偿还了罪孽,有生之年的痛苦,可以早点结束。

脱皮人拿出钱财帮助穷人,教给本地孩子汉话,给他们讲外面的世界。

这一住,就是好几年。

荣阔雪山的人生性淳朴,都觉得这脱皮人虽然外面看着溃烂可怖,心却是个菩萨阿哥,聚在一起,说自己受了这个菩萨阿哥的恩惠,雪山人有恩必报,一起求圣水老爷开恩。

圣水老爷也是淳朴的神,不跟我们中原文化的神一样,是虚无缥缈的,他更类似传说之中的山中隐士,时常以实体现身救人,所以本地人以前有很多见过他的真身,才把他描绘到了经卷画面之中。

虽然不知道脱皮人有什么过往,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圣水老爷就决定给他一些圣水。

那个脱皮人得到了圣水,治愈了病,这本来皆大欢喜,可没想到,他的恶疾实在太厉害——一天治愈,第二天,还会复发。

这说明,他罪孽深重,圣水都洗涤不掉。

圣水老爷知道脱皮人作孽不浅,但架不住他的哀求,还是每天赏赐给他圣水,让他短暂脱离苦海。

日复一日,那个脱皮人忽然对圣水老爷说,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,虽然圣水能暂时减缓痛苦,但是并不能根治,这个病眼看就要夺走他的命了,能不能请圣水老爷,救下他这条命?

圣水老爷回答说,命数是天定,我虽然是个神灵,但也无能为力。

那个脱皮人就说,不,你有办法,我知道,这个地方之所以会有圣水,就是因为这里有三川红莲。

只要你把这一百年的这朵三川红莲给我,那我的病,立刻就能好,永远也不会复发,甚至……

三川红莲是至灵之物,凡人要是得到了,甚至有可能会脱离肉眼凡胎,成仙。

圣水老爷根本没听过这么无理的要求,自然拒绝了。

并且,他看出来,这个脱皮人,怕是有虎狼之心。

所以,不光拒绝,圣水老爷甚至让这个脱皮人离开荣阔雪山,再也不要回来。

那个脱皮人露出了一脸冷笑,说既然如此,那就怪不得他了。

圣水老爷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但是等明白过来,已经来不及了。

这个地方,不知道什么时候,被设置出了一个锁神阵。

这个阵法复杂又强大,不是一两天就能做好的。

他这才知道,原来那个脱皮人,竟然是个风水师。

还是个本事很大的风水师。

不过,那个脱皮人自己行动不便,怎么能弄出这种阵法?

而一个瘦弱的身影走出来,圣水老爷这才看见,帮助脱皮人设置阵法的——竟然是个小姑娘。

也就是,脱皮人第一次上雪山求见圣水老爷的时候,那个本地人向导。

那个小姑娘非常内向,平时一句话都不肯说,好多人说她怪,她也从来不和其他人玩儿。

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有一些恶童看见她手上有一块白斑,就跟她叫臭癞子——莫要跟臭癞子玩儿,她的病要传染。

我们听苍蝇拍说到了这里,全愣住了,不由自主,就看向了雪观音。

是她?

而雪观音听到了这里,忽然格格的笑了起来:“你们想不想听另外一个故事?”

“我告诉你们,那些说过“臭癞子”这三个字的,都死了,都是怎么死的呢,有一个,嗓子被老鼠咬破了,搭了个窝,死的时候,喉咙里还有一窝小老鼠,咯吱,咯吱,咯吱……”

“还有一个,游水的时候,后窍被桑格鱼钻进去,咬住了,肠子被拉出去好几米远,还有,还有……老天不给他们报应,我给他们报应,要让他们知道,祸从口出,不是谁,都能被他们看不起的……”

确实,恶语伤人六月寒,她的扭曲,跟那些恶言恶语可能脱不开关系。

可我们一行人,还是起来了一身鸡皮疙瘩,浑身恶寒。

是知道她疯,可没想到,她以前比现在还疯!

对比那些给她带来童年阴影的小伙伴,她对我做的那一切,简直是该死的温柔。

而且,也想不到,她这一身风水术,竟然是这么学到的。

想也知道——当时那个脱皮人自己干不了任何事儿,必须得有一个帮手,也许那个内向的小女孩,就是他唯一的选择。

所以,命运这种东西不信不行——虽然雪观音一开始不过是本地一个小女孩儿,可后来,就因为这个,曾经站到了十二天阶的位置上。

说起来,那个脱皮人,还算是她师父?

雪观音说完了那几个小伙伴的凄惨死法,接着跟梦呓一样说道:“他说,我是个天才——我是风水术的天才——不管什么阵法,我一眼就能记住,不管什么地方,我都能找到阵眼,我天生,就该吃这碗饭……”

是啊,阵法这东西,确实需要老天爷赏饭吃,她的天赋异禀是没错——可惜,成也脱皮人,败也脱皮人,雪观音人生这么扭曲,想也知道,脱皮人作为师父,功不可没。

不知道,他当时是怎么引导的雪观音,创造出这样一个疯子。

圣水老爷显然是被这一对奇葩师徒给害了,所以才被镇压这么久,但他盯着雪观音,眼神却还是跟看一个迷途小女孩儿一样,是怜悯。

只有神,有那种一视同仁的慈悲。

苍蝇拍看着雪观音的眼神,显然也有几分畏惧,似乎都不敢继续听她说的那些事——对了,这地方不大,也许那几个蹊跷死亡,生命定格在童年的小孩儿,苍蝇拍也听长辈提起过。

照着圣水老爷的意思,苍蝇拍继续说下去——果然,圣水老爷被那个锁神阵,压在了这个地方。

荣阔雪山的中心,三川红莲下面。

但是圣水老爷毕竟也不是吃干饭的。

那一瞬间,他对脱皮人出了手。

他用那个棍棒,打落了脱皮人的两只手。

他要脱皮人,生生世世,都不能再用那两只手,做伤天害理的事情。

他还用信众献来,带着灵气的红绳铃铛,捆住了这个脱皮人——就是为了锁住他的力量,让他没法害人,同时,给以后的人提个醒。

圣水老爷最后还是被锁进了锁神阵,而那个时候,脱皮人断了双手,已经快死了。

他迫不及待想要三川红莲。

但还没来得及走到池子附近,他就坚持不住了。

雪观音把他扔到了上面的那个圣水池里。

本来,那个脱皮人通过圣水延缓了生命,一下到了这个地方,就能得到三川红莲了。

可偏偏,多行不义必自毙,冥冥之中有天定,他沉入圣水池的时候,正跟一个受伤来治伤的爬爬胎撞在了一起。

他的皮肤,跟爬爬胎破损的皮肤粘合在一起,迅速愈合。

他跟爬爬胎融为一体,成了一个带着妖气的怪物。

他爬上来,贼心不死——只要能活下来就足够了,够他支撑到了三川红莲那里就行。

有了三川红莲,一切就都可以改变。

谁知道,他终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三川红莲,却根本没法靠近。

三川红莲是个灵物——而他费尽辛苦,却成了一个妖物。

三川红莲的灵气至臻至净,辟邪解秽气,妖物靠近,痛苦难当,跟自杀没两样!

他得不到三川红莲了。

而他的两只手,是被神打断的——这就跟一个诅咒一样,哪怕有圣水,也永远不能重生出来了。

而那红线铃铛,因为当时圣水老爷已经力竭,没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,但同样因为神的诅咒,他没法扯掉那些东西,只能任由那些东西在身上叮当作响。

在他看来,这简直是耻辱的象征。

机关算尽,他没想到,自己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