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60章 九铃奇鞭

那个身影挺高大的,可巷子里很黑,一下看不出来他的脸。

但是——我闻到了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尸气。

而这个时候,随着外面的一破案欢呼声,一个烟花蹿上了半空,光芒炸起,我看清楚了这个人的脸。

卧槽!

九铃赶尸匠!

我一下愣住了——他?

九铃赶尸匠也不吭声,就那么瞅着我。

这货上次被我踹歪了下巴,砍断了鞭子,喊打喊杀,要亲手弄死我。

哪怕现在,他一双藏在了帽檐底下的眼睛,盯着我,也还是杀气腾腾的。

他怎么会帮我?

啊,对了,我还想起来了——大蜘蛛的事情上,他是跑到了九鲤湖要弄死我。

但是被大蜘蛛捷足先登。

这货不服,要跟大蜘蛛抢我,结果自己的命差点搭上,还是我拉了他一把。

这事儿之后,他这叫一个痛苦难耐,说自己不能欠我一条命,要还完了账再杀我。

后来他也知道了,要杀我的人,其实是雪观音。

当时他还挺难受,说雪观音要杀我的话,他争不过,既没法还命债,又没法杀我。

我还以为他就此放弃了,没想到……

我看向了那个菩萨阿哥,这就对上了——赶尸匠生怕我死在雪观音这里,所以特地跟到了荣阔雪山,就是为了帮我从雪观音手底下逃出来。

菩萨阿哥笑:“你运气真不错,没有九铃的本事,还真没法帮上你,这九铃,世上就剩下他这一个了。”

果然,赶尸匠看我们上了山,他赶不及了,正生气呢,遇到了菩萨阿哥的灵体。

菩萨阿哥也知道上面什么情况,我给他上完香之后,他就想帮我,而赶尸匠跟他是同样的目的,也想保住我的命。

所以,这俩人倒是一拍而合——赶尸匠利用九铃控尸术,把菩萨阿哥的灵体,装在了一具尸体上。

而遮挡尸气,隐藏死气,是赶尸匠的拿手绝活,菩萨阿哥也不是吃干饭的,他是行内人,精通看命灯的方法——同时,也精通伪造命灯的方法。

他们俩,就骗过了我和程星河,冒名顶替为杜蘅芷派来的帮手,跟着我上了山。

我忍不住又看了赶尸匠一眼。

他则傲然盯了回来,眼里跟要嘣火星子似得,别提多武烈了:“我说到做到——非得亲手杀你不可。”

大哥,这年月赶尸生意这么清淡,把你闲成这样了?

菩萨阿哥也看出来了,一下笑出了声来,他本来的声音十分清越——我就说,他那个口音其实是很怪的,南腔北调,闹半天是装出来的。

而菩萨阿哥接着说道:“小先生,多谢你了,西派,也交给你了。”

我想起来了,这么说,他曾经是西派的中流砥柱。

“还有……”菩萨阿哥忽然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蘅芷,也交给你了。”

我一下傻了:“你认识……”

卧槽了!

我记得店家小哥说过,那个菩萨阿哥,说是回去就要结婚了。

难不成,那个对象,竟然是杜蘅芷?

他爽朗一笑:“其实那件事情,一开始也是我一厢情愿,蘅芷跟我说过,跟她星轨重合的,并不是我,可是,我不认命,只觉得,把这件事情做好了之后,总还是会找到机会的。”

他吸了一口气,自嘲似得说道:“可是,不认命,貌似也不行。”

“呼”的一声炸响,又是一个烟花上了天。

那个烟花非常巨大,照的这附近亮如白昼。

我看见了那个菩萨阿哥的侧脸。

他比我大不了几岁,身形颀长挺拔,轮廓非常英俊,姿态也非常优雅。

跟我不一样——一看,就是大户人家的公子。

他一只修长挺拔的手放在了我肩膀上拍了拍,声音还是温和的:“行当里这一阵子,还会发生大事儿,要辛苦你了。”

大事儿?什么大事儿?

我转脸要看他,可一阵风卷着残雪吹了过来,我身边已经空了。

就这么走了?

我连他什么名字还没问呢!

但是那一瞬,我似乎看见了他身上,有一道子非常细微的神气。

我一下就明白过来了——只怕,圣水老爷,以后要有同伴了。

这个菩萨阿哥,救了这么多人,得到了那么多人的感谢与祈祷,这是大功德,大概要成为荣阔雪山新的神灵了。

刚想到了这里,忽然一阵破风声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那个速度,单靠着蛟珠,只怕都反应不过来!

我利用公孙统教给的法子,转身侧避,一个醋钵大的拳头,擦着我耳朵,直接砸进了一面墙里,碎砖沫子溅了我一脸!

卧槽,要是躲不过去,我脑袋整个就粉了!

而这一拳砸进去,不知道为啥直接卡在了里面,九铃赶尸匠“噫”了一声,似乎有些尴尬。

但他没尴尬多久,眼里重新有了杀气,左手对着我就擂过来了。

我察觉出来,身子一矮错了过去。

赶尸匠没打到,气的直接把右拳一拔——直接带出了一块砖——对着我重新擂了下来。

赶尸匠其实跟武先生差不多,经常管制凶尸,真是孔武有力。

我赶紧翻身躲过,“哄”的一声,他卡住砖的那个拳头,又在我刚才站的地方,扫出了一大片深沟。

“来啊!来啊!用你的诛邪手啊!”赶尸匠暴怒的说道:“我就要亲手,折了你的诛邪手!”

我再次躲闪过去,本来是头疼了起来——妈的这个赶尸匠还完账就要杀人了,你让我喘口气行不行。

不过,这个人挺有意思。

而且,能有恩必报,快意恩仇的——我总觉得,他不是坏人。

再一听“折”字,我顿时有了灵感。

于是我伸出诛邪手,卡在了他的手腕上。

他的能耐太大,不用诛邪手,还真刚不住他。

而他一瞅,我竟然真用出了诛邪手,顿时就兴奋了起来:“好哇……”

我却趁机说道:“我记得,那个九铃赶尸鞭,对你来说很重要吧?”

赶尸匠帽檐下的眼睛顿时一凛,带着些防备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这不是废话吗?

而我察言观色,接着说道:“既然那东西那么重要,那断了岂不是太可惜了。”

他眯起眼睛,瞅着我的眼神更迷茫了,像是不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:“那是你……”

“是,是我砍断的,但是有一样啊——我能把它修好。”

其实是顾瘸子能。

赶尸匠一下愣住了,接着怒不可遏:“你放屁!”

这一声中气十足,差点没把我的耳膜给震个好歹,我接着安抚道:“是真的——我要是把你的九铃赶尸鞭修好,你算欠我个人情,就别缠磨着杀我了。”

说到这里,我还想起来了:“对了,那个赶尸鞭,应该是很重要的人留给你的吧?那东西要是就这么坏掉,太可惜了。”

赶尸匠的眼睛顿时瞪大了,低声说道:“难怪江先生说你擅长见缝插针,要我多加提防,还真是一点不假。”

江辰?

说起来,九铃赶尸匠一开始是江辰找到,来看管赤玲的。

我看出来赶尸匠心动,就松开了手,假装不经意的问道:“说起来,那个江先生到底许给你什么好处了,让你给他卖命?”

赶尸匠在想赶尸鞭的事儿,一心不能二用,条件反射就说道:“他说,他是真龙转世,只要我跟着他干,他就能让我姐……”

可话刚说到了这里,他还给反应过来了,立马转了口:“关你屁事!”

他姐?

我怎么记得,他姐已经死了?而且,他就是因为那个“姐”的死,才跟有诛邪手的人为敌的。

人死不能复生,江辰能对一个死人做什么?

而赶尸匠死死盯着我,显然正在纠结:“你……”

我举起手来:“我发誓,我一定帮你把那个九铃赶尸鞭给修好,作为交换,你欠我个人情,就先不要杀我了——你什么时候再跟今天一样,还我一个人情之后,再报仇也不亏,白捡回九铃赶尸鞭的事儿,为啥不做。”

赶尸匠没啥心眼儿,我说的又绕,表情又肯定,还带着几分过了这村没这店的紧迫(商店街人搞促销的祖传绝活),最重要的,是那个九铃赶尸鞭,对他来说,确实非常重要。

于是瞬间被我忽悠瘸了。

再说了,我总觉得,赶尸匠不肯说的,关于姐姐和江辰的事情,一定还有什么猫腻。

在帮他修赶尸鞭的时候,正好可以挖掘出来。

赶尸匠瞅着我,禁不住也露出了几分忌惮:“你确实奸狡,让人防不胜防。”

“什么叫奸狡,这是聪明,大家都叫我商店街李柯南。”

他认真的想了想,忖度着说道:“因为你出现的地方,都会死人吗?”

这把我给噎的。

不是,你一个赶尸的跟我说得着这话吗?你接触的死人不比我接触的多?

正这个时候,又是一个烟火亮起,在这一道光下,我看见,雪山上有一道若隐若现的雪白身影,似乎是被山下的热闹吸引,也伸头在这里看呢!

那个身影后面,也立着两个影子。

那个难道是……传说之中的雪狮子?

灵兽都出现了,本地人的好日子,终于来了。

“七星,你在这偷偷摸摸干什么呢?”程星河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又有人跋山涉水来找你啦!”

跋山涉水?谁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