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61章 西派秘密

我回过头去一看,顿时一愣,是杜蘅芷。

杜蘅芷风尘仆仆,一张俏脸冻得通红,但是看见了我,眼睛亮晶晶的,对着我左右端详,这才松了一口气:“还好……你没事就好……”

她这么关心我?

“小先生,不是我多嘴。”一个忿忿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我们杜天师千里迢迢赶过来,就为了看你一眼,你那是什么表情?你就不能痛哭流涕,跪在地上,发誓一辈子对我们杜天师好,身边永远不再有其他女人?”

唷,杜大先生家那个高额头。

我记得,上次杜大先生出事儿,他虽然看着懒洋洋的,可忙前忙后,倒是没少操心——不过饶是一腔热血,好像也没帮上什么忙。

那会他看我就不太顺眼,这会儿又来了?

再说了,我为啥要跪下痛哭流涕,我童养媳吗?

杜蘅芷一听这话,回头瞪了高额头一眼,高额头没辙,把脸歪在了一边,没脊椎似得,就靠在了墙上,揣着手盯着我。

那眼神跟爬爬胎似得,搞得我身上直炸鸡皮疙瘩。

我错开眼神,看向了杜蘅芷,还想起来了:“西派这么多人,前仆后继的上雪山,到底是为什么?”

杜蘅芷一听,顿时皱起了眉头:“你知道了……”

没猜错的话——西派不惜血本,派了这么多的精英上荣阔雪山,不会就是破解通天笆斗,救下本地人这么简单。

他们是有目标的。

目标,应该就是那个脱皮人。

苏寻后来跟我说过,那些阵法,虽然经过改良,但看得出来,就是西派的手法。

而脱皮人那个病症,据说是做恶事的报应,他那个恶事做的必然是不小。

我猜,就跟西派有关。

“那个脱皮人,到底什么来历?”

果然,杜蘅芷知道那个脱皮人已经被我打死了,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:“姑奶奶的这块心病,终于了结了。”

心病?我一直也觉得好奇,那个人……为什么会脱皮?

杜蘅芷抿了抿嘴,盯着我:“这本来是西派的秘密——但是,你已经是西派的小先生了,我就实话告诉你——是因为,真龙穴。”

我一下就愣住了——四相抬真龙的,那个真龙穴?

整个四相局,好像都是为了那个真龙穴。

关于真龙穴的传说,也层出不穷,但是一直到了现在,我都没听说过,有人知道那个真龙穴在什么地方。

难不成,那个脱皮人……

果然,跟我猜的一样——脱皮人本来,确实是西派的大风水师,能力仅次于杜大先生。

可是他身体不好,得了重病,眼看着不久于人世。

为了谋求长生,他想方设法,甚至对西川的小孩儿动了邪念。

他杀了数不清的小孩儿,就是为了做出一种能长生不老的东西,永葆青春。

可惜,他用尽浑身解数,也没有成功。

穷则思变,他就去寻找西派秘不可宣的禁术,结果在那些尘封已久的秘藏之中,无意之中,知道了四相局的秘密。

上面说,进了真龙穴之后,甚至能直入仙境,长生不死。

于是,他就打了真龙穴的主意。

想也知道,真龙穴哪儿是随随便便,有个人就能进去的?

可脱皮人,是个仅次于杜大先生的天才风水师,他偷走了西派关于四相局的一切秘密资料,谁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,竟然真的找到了真龙穴。

可他进入真龙穴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更没人知道了。

而他从真龙穴出来了之后,非但没有成仙,反而变成了一个人见人怕的脱皮人。

杜大先生听说这件事情之后,下令一定要把这个叛徒给抓住——要是让人知道,西派泄露了四相局的秘密,还怎么在行当立足?更别说,进了真龙穴,有可能会惹出天大的祸患。

更别说——他是唯一一个,进过真龙穴,知道真龙穴秘密的人。

没人不想知道那个秘密。

可惜,那个脱皮人哪怕变成了那个样子,瘦死骆驼比马大,还是从西派围追堵截之中逃走了。

但是没有对长生不死的事情死心。

不知道辗转了多久,脱皮人打听到了荣阔雪山的三川红莲,剩下的事情,我们就知道了。

而西派,也打听到了这件事情。所以西派想秘密抓住那个脱皮人。

可惜,追他的人,也没一个,能从荣阔雪山上下来。

杜大先生的原话——能活捉最好,不能活捉,别让他活着下山。

真龙穴——会把人变成怪物?

光一想这个事儿,就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那地方,到底是个什么所在?又到底有什么秘密?

杜蘅芷接着就告诉我,正因为如此,所以天师府不希望有任何人破四相局——谁都不知道,四相局被破了之后,会发生什么毁天灭地的大事。

所以——他们在我放出潇湘之后,甚至要把“破局人”直接活埋,就是怕我破局之后,酿出更大的祸事。

刚说到了这里,高额头像是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抓住了我,大声问道:“你上去过?你见到风水师坟?那……那些人……”

我回过神来,跟他点了点头:“我把他们,带下来了。”

高额头猛地咽了一下口水,犹豫了半天,这才问道:“那,你有没有见到过一个,带着八卦风水铃的年轻人?”

他的表情别提多紧张了,像是想听结果,可又好像不敢听。

菩萨阿哥?

我立马就问杜蘅芷,那个人是谁?

杜蘅芷一听八卦风水铃,顿时就愣了一下:“汪拂晓。”

原来,菩萨阿哥叫汪拂晓?

很好听的名字。

而高额头听我一说,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:“你见到了我弟弟?他……”

其实,他们都知道那个汪拂晓留在了雪山上。

可高额头听完之后,颓然坐在地上,捧着那个箱子,流下来了一脸的眼泪。

杜蘅芷默默的站在原地,眼眶子也红了:“之前劝过他,这地方还不是他能来的地方,他就是不听……”

原来,那个汪拂晓,跟杜蘅芷,是青梅竹马,一起长大的。

汪拂晓从小就有个梦想——他想一辈子保护杜蘅芷。

可杜蘅芷说,自己不用任何人保护,她要跟杜大先生一样,靠自己的能力,站在最高的地方。

可汪拂晓一直不放弃。

他曾经是西派年轻风水师里,最好的一个。

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“风水师坟”这里来,一方面是想着帮那些前辈回家,帮本地人过上好日子,还有一方面,是想证明,他有保护杜蘅芷的能力。

可惜,事儿没成。

我想起了汪拂晓那张落寞的脸。

好,我答应你,只要西派的时候有用得上我的,义不容辞。

等杜蘅芷见到了那些被我们带下来的风水师尸体,也行了一个大礼,轻声说道:“我带你们回家。”

迁移遗体的工程很浩大,程星河盯着后面那些灵气,转脸看着我:“他们都跟你道谢呢!”

我说你帮我转达,是我应该谢谢他们。

没有他们,我们大概已经被雪观音埋在雪山里了。

而现在,三川红莲那致密的花瓣缝隙,已经能露出了细微的神气——潇湘的元神,保住了。

过不了多长时间,我们就能见面了。

回程上,苍蝇拍和店家小哥他们,依依不舍的把我们送出去了老远。

杜蘅芷说我来也来了,不如再去看看杜大先生,在西派住几天,熟悉一下西派的事情。

可我摆了摆手,说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做——那个九铃赶尸匠,知道我能想法子修好了他的赶尸鞭之后,生怕我跑了,默不作声,一直死死的跟在我后面,跟个背后灵一样。

杜蘅芷看着觉得有意思:“你还认识这种来头的人?”

我连龙都见过,再遇上什么怪人怪物,都不足为奇了。

杜蘅芷见我执意要走,也没辙,只好让我做完了事情,一定要回西派——我把西派那个心病铲除了,杜大先生一定是要跟我当面道谢的。

告别了杜蘅芷,我们也就带着九铃赶尸匠,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顾瘸子那。

顾瘸子还是老样子,正在店里一边骂骂咧咧,一边修东西,结果一看七星龙泉和九铃赶尸鞭那个惨状,脾气更大了,心疼的直抽冷气,大骂我和九铃赶尸匠白蚁转世,专会糟蹋东西。

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心疼啊——七星龙泉,这是第二次断了。

九铃赶尸匠一听鞭子真的能修好,什么也顾不上了,别说挨骂了,砍他两刀他都乐意,梗着脖子,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,生怕顾瘸子不乐意了要罢工。

顾瘸子盯着这两件东西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喃喃的说道:“修理是好修理,可看着你们俩糟蹋东西的手段,估计再坏几次,也是早晚的事儿,哎,要是有那个东西就好了——只要能有那个东西做原料,你们这俩家伙,恐怕遇上什么硬东西,都再也坏不了了。”

还有这种好事儿?

我一下来了精神:“什么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