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64章 消失男人

原来,宋老师的儿子在国外成了大老板,看中了县城的地理位置和劳动力优势,在这也开了个大厂。

那几个平时天天在群里吹牛逼的都想着趁机抱住大腿,从中揩点油水。

我就说嘛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宋老师毕竟是上岁数了,花白头发变成了全白的头发,不过倒是更显得有气质了——看得出来,她子女宫一片纯金,带的财帛宫一片明亮,现在可以说粘了儿子的光,发了大财。

可在往上一看,我就皱起了眉头,宋老师的印堂上黑气压红气,虽然有钱,可这财产,似乎也带来了一些麻烦。

甚至有可能——跟人命有关。

宋老师好端端的,怎么会有这种麻烦?

而宋老师岁数大了,跟那几个屁精应酬了这么半天,显然也有了几分疲态,冲着门口就看过了,带来几分期盼。

结果一看见我,宋老师顿时就高兴了起来,站起来冲我摆手:“北斗,你可算来了!”

我鼻子顿时就酸了——又想起来了那个很明亮的中午,吃的那顿很香的饭。

高亚聪轻车熟路就去挽住了宋老师的胳膊,宋老师夸她越来越漂亮,夸和上越来越壮。

我连忙就坐过去了,大潘跟个追高利贷的一样,也跟了过来,寸步不离。

同学们一知道我连保镖都配上了,一个个表情跟走马灯似得,变幻无穷。

宋老师倒是真心实意的高兴,拍着我的肩膀就说道:“老师就知道,你是有大出息的。”

白刚低声跟张胖子说道:“早告诉你们了,他们那一行是真赚钱!这排场,他妈的,都赶上明星了!”

张胖子叹气:“只恨我这条件不允许,不然我也不怕富婆快乐球。”

球你大爷,怎么就跟这一行绕不开了?

其余的几个在银行做管理,在律师行做合伙人,平时自诩精英的同学表情都有点挂不住了。

卖建材,天天让人跟他喊赵总的赵二虾咳嗽了一声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他们这一行,也是该配保镖——说不准什么时候,就跟白马会所那小子一样,被顾客家属殴打,上上今日头条之类的。”

大家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赵二虾是安家勇的狗腿子,很会巴结人,后来在安家勇的介绍下,找到了个做建材老丈人,做了上门女婿,从此农奴翻身把歌儿唱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兜里有几个钢镚子。

这次也是,一边说话,一边拍桌子,引着别人看他手头的宾利钥匙。

现在安家勇不见踪影,大家心照不宣都没提,赵二虾本想在同学聚会好好装逼,被我一个带保镖的给压了,当然心里不爽,借题发挥。

张曼也跟着咧嘴笑,不过,自从她说话算数的吃了屎之后,现在看着我就害怕,不敢大声笑。

和上这会儿也进来了,一听这话来了一句:“被顾客家属打起码还能赚到钱呢,有的哥们,天天被自己家属殴打,钱拿不到,屁放不了。”

大家又是一阵笑。

赵二虾怕老婆,人尽皆知,他一听这话不由自主就把领子戳起来了,挡住脖子上的伤。

我一瞅赵二虾的的面相,心里有了谱,而这个时候,不声不响的马陆咳嗽了一声,生怕我尴尬:“哎,北斗你可算来了,快吃菜。”

马陆自从阴茯苓的事情过去之后,现在又变成大胖子了,看样子气色不错,正对我笑呢:“你这一阵挺精神,这就好,你们这一行危险,我还挺惦记你呢。”

赵二虾嘀咕了一句,说马陆还为人师表呢,看见有钱的就舔,不管对方是人是狗。

我瞅了赵二虾一眼,赵二虾对上了我的眼神,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,就把话题岔开了:“哎,别说,今天这蔬菜真挺绿,有机的吧?不愧是富仙居,快赶上我们家平时那种特供了,尤其这西蓝花,八十多块钱一斤呢!没吃过的赶紧尝尝,过了这村没这店了。”

也不算太绿——比你老婆在你脑袋上涂抹的差远了。

我惦记着宋老师的面相,就低声问宋老师,这一阵子一切都好不好?

宋老师刚要点头,赵二虾就阴阳怪气的插嘴:“你说呢?人家宋老师的儿子,那可是上杂志封面的富豪,宋老师比慈禧差不了多少,用你虚情假意?放心,过得比你好。”

说着跟川剧变脸似得,对着宋老师一笑:“哎,对了,宋老师,听说您儿子的厂里经营的相当不错,最近要扩建厂房是吧?咱们这层关系在,建材方面你交给我,包满意!”

宋老师点了点头,挺高兴的说道:“好,熟人也放心,我回去就跟我儿子说说。”

赵二虾一听高兴的不得了:“君子一言啊!宋老师,那我今年订单就指着您的金口了!话我撂在前面,早晚赶超富士康。”

其余几个同学也争先恐后,有要帮着谈采购的,又要帮着找销售渠道的,这叫一个热闹。

和上低声说道:“宋老师儿子那厂子规模不小啊,儿子吃肉,这些孙子跟着喝口汤就美成这样。

这会儿宋老师来了一句:“厂子别的都挺好,就是人员流失的太快——我这一阵子才听说了,最近这些小年轻啊,没有责任心,干着干着,不辞而别,交接都没人交接,我儿子就为这个烦,你们要是有熟悉的工人,最好帮忙给介绍介绍,找点知根知底的才放心。”

赵二虾第一个激动了起来:“你说现在这些个年轻的,有口饭吃不错了,好高骛远,好吃懒做,拿着自己挺当人物,我看啊,以后就得押他们工资,不惯他们这臭毛病!我们厂子那就这么治那些外地打工仔,治的服服帖帖的。”

人家卖力气给你干活,你发工资应当应分,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。

不过,话说到了这里,白刚忽然也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哎,说到这,我也想起来了——不光是宋老师儿子那,我们供应商的厂也在附近,这一阵子,也他妈的不少不辞而别的工人,倒是扣了他们工资了,可他们连押着的工资都没要,也直接不告而别了,你说这啥情况,攀上高枝儿了?”

工人不辞而别?

“对,”赵二虾吃了一口扇贝:“男工人没责任心,女工人就抠抠搜搜,锱铢必较——没听说过女工人不要钱走人的。”

“对对对……”一些做管理层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手底下有人,纷纷出来发表高见:“你说那些人为什么穷呢?就是因为没长性,活该穷!”

我最烦这种说话不负责任的人——没经历过人家的人生,你凭什么站着说话不腰疼?

而马陆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问道:“你们说的工业园区,是不是迎宾岭啊?”

赵二虾瞧不上马陆个当老师的——在他看来,一切职业都没有做买卖光鲜:“哟,马老师真是渊博,认识啊?”

马陆眨了眨眼,连忙说道:“那块地,我在县志上看见过,有一个很古怪的传说。”

对了,马陆脑子好,特别喜欢文史类,以前把史书读完不过瘾,县志都没放过。

原来,我们县城在旧时代,是个兵家必争之地,那块地方算是一个要冲,打完仗,队伍一定会在那守阵地。

可那一次,一个队伍驻扎,敌人打过来的时候,发现那个营地远处看着没人放哨,而且,静悄悄的。

敌人疑心,说他妈的唱空城计呢?

就用大炮往里轰,可轰完之后,还是一片死寂。

敌人也毛了,就派人过去看——这阵地那么要紧,他们不可能白扔了啊!

结果过去一瞅,那些人都寒毛直竖。

那地方只剩下生活必需品,连个人毛都没一根。

而饭盆里的口粮,还是新鲜的,甚至炉子上的水,仓库里的粮草,都没人动过。

那么多人的队伍——全人间蒸发了。

而丢失队伍这一方的头头儿大怒,说这帮人是不是临阵脱逃了?给我找,不毙了以儆效尤不算完!

可方圆几十里地,竟然没有一个人见过那个队伍的一丝踪迹。

头头儿也毛了,这些,除非,是上天入地了?

这事儿成了一个未解之谜,到现在,也没人知道那个队伍到底去哪儿了。

本地人传说,是阎王爷底下缺人,把那些人招到黄泉下做阴兵了,所以那地方得名阴兵岭。

后来因为不吉利,改名叫“迎宾岭”了。

马陆说完了,在场人脸色全白了,尤其高亚聪,抱着胳膊就说道:“哎呀,我最怕这种神神鬼鬼的传说了,开开心心的日子,说这个干什么嘛。”

好多男同学顿时有了保护欲,大骂马陆没有眼力。

就张曼偷偷翻了个白眼——意思是高亚聪这么害怕,当初跟安家勇做小鬼生意的时候怎么赚钱赚那么欢?

我没看他们,因为一只手忽然死死的扣在了我肩膀上。

大潘。

不用想也知道,他是看出来了这里的事儿——工业园区,有大量男工人失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