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66章 巷子白手

这个妹子叫陈婷,她男朋友叫大磊。

俩人感情一直挺好的,虽然赚的不算太多,但是俩人勤勤恳恳的,攒了一笔小钱,打算今年秋后,就谈婚论嫁了。

日子三点一线,虽然单调,可俩人和和美美,也算幸福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在宿舍用小电锅煲了一碗大磊最爱喝的排骨玉米汤,可大磊却没出现在食堂里。

她还挺生气,就给大磊打电话,可没人接,从此以后,大磊就不见了。

她觉出不对,发了疯的找,可同事,门卫,全没看见大磊。

陈婷的小姐妹们就劝陈婷,说哪个男人会丢下自己女朋友玩儿消失,妈的一定是个渣男,这样的男人走了就走了,算你命好,及时止损。

可陈婷却觉得不对——那天其实是陈婷的生日。

大磊的工友说了,看见大磊没事在宿舍里就做毛毡小人,扎的手指头疼,原来就是因为陈婷喜欢毛毡小人,大磊一有时间就做,打算等陈婷生日的时候,给她亲手两个人的毛毡像来做礼物。

工友还说大磊真娘炮。

陈婷一直装不知道,可心里喜滋滋的——大磊为了她,什么细致活都干,东西不值钱,可这个心上哪儿找去。

这样的大磊,怎么可能突然玩儿消失——换句话说,哪怕他真的要走,那个毛毡小人日日夜夜做那么久,也该送出来再走吧?

可毛毡小人,和陈婷以前给他织的围巾,都还在柜子里,没拿走。

工友们也劝她,说没准大磊是找到好工作好女人了,心里有愧,这才玩儿了失踪,你认清现实吧。

但是陈婷心里就是过不去。

可大磊爹妈没了,也就是没有老家,一旦断了联系,真的没地方找他。

陈婷天天以泪洗面,忽然有天晚上,正辗转反侧呢,就觉出床边有虫子。

她也没心思理虫子,可忽然就觉出来,黑暗的地方伸出了一只手——正像是给她驱赶虫子呢!

而那个手的姿势——食指微微完全,跟大磊一模一样!

因为大磊以前食指,受过工伤!

陈婷可高兴极了,说这个没良心的可算回来了,可眼角余光看见门,心里咯噔一声,就知道不对。

那门是从里面插上的,窗户是十二楼的窗户,自己又是一个住,大磊,是怎么进来的?

她想问,可跟鬼压床一样,怎么也问不出来,只能自己拼命挣扎。

这个时候,她就听见大磊低声说道:“婷婷,你别找我了,我不回来了。”

这句话,是说不出的悲伤。

陈婷当时就疯了,想哭,想骂,而这个时候,她觉察出来,“大磊”身上,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。有点熟悉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正着急呢,一睁眼,才发现,自己做了个梦。

她正叹气呢,结果一低头就傻了——她看见,枕头边有一抹水痕,是新鲜的。

水是哪儿来的?

她忽然想起了老家一个传说——这是死人托梦!

为了让活人相信,死人往往会留下一个自己的痕迹作证。

大磊……死了?

陈婷脑子里都白了,可他是怎么死的,怎么就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?

这不行,她非得找到他不可。

那天上班,她就一直走脑子,工作都没干进去,结果就听见小组长在后面念叨,说小林也不辞而别了?这些人怎么想的,跳槽就跳槽,急的跟投胎似得,明天发的工资不香吗?

又有人不辞而别了。

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,所以,没人拿着大磊的失踪当回事。

而陈婷一下还想起来了,最近小孙,二龙几个工友,都是工资都没结,人就不见了。

这里面,会不会有什么联系?

要是能找到知道他们下落的人,也许能问出点什么来。

陈婷那天晚上,就去找一个叫栗子的。

栗子是大磊最好的朋友,就在一个宿舍住,头发特别炸,所以得了这么个外号。

那天陈婷找了一个园区,多方打听才知道栗子在哪儿,追到了那个地方,还真看见栗子背对着她,冲着一个黑漆漆的巷子口说话。

陈婷没看清里面是谁,不好意思打扰,就等着栗子说完话再上去。

可没想到,等着等着,她忽然看见巷子口里伸出了一只惨白惨白的手,直接把栗子给拽进去了。

而栗子爆发出了半声特别痛苦的惨叫,声音就戛然而止。

那一瞬间的安静——死寂。

陈婷吓的站都站不起来了,知道事情不对,赶紧把一个路过的工友给拉过去了,要工友陪她看看巷子里面出啥事儿了。

工友拿着手机的电筒一照,皱着眉头说巷子里面没人啊,你看花眼了吧?

陈婷一愣——那个巷子是个死巷子,里面全堆着一些杂物,根本出不去!人怎么会不见?

再一瞅地上,陈婷就尖叫了一声——地上有一滩血,新鲜的,冒热气的。

工友不以为然,说一摊子这有啥好大惊小怪的,没准哪个懒姑娘偷偷在这换了月事带,要么就是野狗打架弄出来的。

真要出人命,那人呢?

陈婷蹲在地上就哆嗦了起来,她想起来了那个惨白惨白的手。

那个手,是人的手嘛?

工友听她说那人是栗子,说那找栗子问问呗?

谁知道,那天起,栗子也跟大磊一样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
这对工厂其他人来说,人员流动再正常不过了,所以根本没人相信陈婷的话。

也都知道大磊玩儿失踪,给陈婷带来了很大的打击,就按着性子安慰她,让她不行请假休息两天,这疑神疑鬼的,神经真出了什么问题就麻烦了。

只有陈婷自己知道,自己脑子是清醒的,那地方,就是伸出来了一只手!

大磊是不是跟栗子一样,是被那只手拽出这个世界的?

她得不到任何帮助,人人当她精神受刺激了,甚至小宋老板都旁敲侧击的说,要不你休息一阵?

潜台词是让她别干了。

她当然不肯——大磊是在这工厂里失踪的,找到大磊的下落之前,她死也不会离开工厂。

大磊无亲无故,真出了什么事儿,能给他伸冤的,就只有自己了。

所以,她再也不敢提这件事儿了,可自己又没地方下手,今天听见我是为了这事儿来的,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,无论如何都要让我帮帮她。

白手?

我立马就问她,能不能描述大磊出现的时候,身上是个什么味道?

陈婷皱起眉头,低声说,只觉得那个味道有些刺鼻,而且真的熟悉,好像很久之前闻到过,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刺鼻?刺鼻的东西多了,这让人咋想?

大潘瞬间就激动了,差点没拉着我的手大叫大跳说找到无极尸了。

而宋老师一听完了这个,脸都白了,张嘴想说话,可她为人师表一辈子,通过风水改改运势,就已经是极限了,怎么可能接受世上有异类存在。

而这个时候,忽然有个人咳嗽了一声,带着几分猥琐说道:“陈婷,你又找人来瞎比比了?烦不烦啊?不就被人甩了吗?这辈子没见过男的还是怎么着?哎,我告诉你,两条腿的蛤蟆找不到,三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,不信你晚上找我,试试我这第三条腿。”

这人话说完了,周围都是嗤笑声,我一回头,就看见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工人,吊儿郎当的叼着半根烟站在陈婷后面,做了个顶胯的姿势。

卧槽,这人他妈的会说人话吗?

我还没开口,青春痘后面一个人看见了宋老师,立马拉了青春痘一把:“大种马,那小老太太是老板他妈。”

被称为大种马的青春痘一开始还一脸不屑,一听“老板他妈”四个字之后,瞬间就老实了。连忙咳嗽了一声说道:“不是,我就开个玩笑,我也是为你好,老板说了,你工作时间再神神叨叨的,你也甭在这继续干了。”

陈婷咬住了下唇,眼泪含在了眼眶里,低声说道:“要是大磊在,他们才不敢……”

大种马碍于宋老师面子,转身要走,我却一只手搭在了他肩膀上:“哥们,跟你问个事儿。”

大种马的父母宫是凹陷的,可见原生家庭不怎么样,爹妈疏于管教,不过,他有一双招风耳。

这种人,打听消息的本事一流,应该会知道一些线索。

更关键的是,他印堂上微微上来了一股子朱红血煞气——眼瞅着,也要有血光之灾。

大种马不知道我是什么来历,一耸肩就要把我手甩下去,满脸防备:“你他妈的哪儿根葱啊?”

宋老师慈祥的说道:“他替我问的,行不行?”

大种马这才咳嗽了一声,对宋老师说了声行,对我则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时间就是金钱,我们一个钟头工资好几十呢,要问快问。”

我就问他,对最近大量工人失踪的事儿,有没有听到什么线索?

大种马嗤笑了一声:“你还真让陈婷给晃点了是怎么着?能有什么线索——那些b骑驴找马,跳槽了呗。”

可陈婷大声说道:“不可能——就比如说二林,他家里孩子等学费,连烟都戒了,厕纸都跟别人借着使,这种人,一分钱抠八瓣,缺勤都心疼那几十,怎么可能发工资之前离职?”

大种马撇着嘴,刚想反唇相讥,一瞬间,眼神却变了变,更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对了,说起二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