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767章 澡堂白雾

我一眼就看出来了,立马就问他,二林怎么了?

大种马犹豫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二林出事儿前,说是撞过鬼。我是不信啊,不过,他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,都能出个网络了。”

原来那天厂子来了急活,临时加班。

大家都干活呢,可大种马喜欢的女主播晚上有直播,就趁着组长不注意,跑宿舍去拿充电器,结果就看见二林在门口蹲着,脸白如纸,浑身是汗,就关切的问二林是不是刚大宝剑去了,哪个技师这么带劲。

二林瞅着大种马,说他好像看见鬼了。

原来二林是家里条件不行,为了让孩子念书,每天一分钱抠成八瓣儿花。

所以二林舍不得买日用品,老去蹭别人的手纸。

那天他闹肚子,去大龙宿舍蹭纸,就看见大龙宿舍黑咕隆咚坐着个人。

他以为是大龙呢,嘀咕说你小子不是值班吗?怎么回宿舍来了,我跟你借点纸。

说是借,还是不还的。

那个人坐在床上,嘴里像是正在吃什么东西,嘎吱嘎吱的。

二林以为他吃麻花呢,肚子一叫唤,也想跟着吃点,可一伸手,觉得屋里味道不对,恁腥气。

好似杀了一口活猪一样。

而且,眼睛适应了光线,他忽然觉得那个人不像是大龙——大龙虽然名字威猛,可是本人又矮又瘦,坐在哪儿倒是活似个猴儿。

而那个人手里捧着的东西还挺大——十八街的麻花也没那么大啊,快赶上人大腿了。

二林正好奇呢,忽然就看见,那个“大麻花”的末端,有五个脚指头。

真是大腿。

而大腿上,有五个甲套。

二林冷不丁就想起来了——大龙得了灰指甲,刚找人修脚不长时间,天天戴着甲套。

二林当时就喘不过气来了,觉着自己的喉咙跟让人扼住了一样,而那个坐在床上的人缓缓就站起来了,好像还叹了口气。

二林当时脑子就一个念头,这东西吃完了大林,要吃我了。

而他脑子里顿时就闪现了一个画面——他儿子。

他不能死,他要是死了,他儿子念不来书,一辈子也完了。

要不怎么说人是有潜力的呢,二林当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儿来的反应速度,转身就跑,一直跑到了宿舍走廊门口。

他跑不动了,而那个脚步声一直追在他后面,他正觉得自己不行了,就听见了大种马的脚步声。

说也奇怪,大种马一进来,那个追他的脚步声就没了。

大种马当时听的一愣一愣的,接着捧腹大笑,说你他娘的生化危机看多了,放什么驴屁?

二林脸色别提多难看了,说你不信,上里面看看去。

大种马瞅着二林确实不像是耍他,也就跟着过去了。

结果到了大龙宿舍,打开灯,大种马和二林同时一愣——那屋里空荡荡的,啥也没有。

只是,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啥,大种马也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腥气。

但这个时候,窗户口吹进来了一股子风,那股子腥气很快就消失了。

而就此之后,大龙确实不见了。

他那些个行李都没拿。

大种马一开始也有点心惊肉跳,可后来有人说,在高铁站看见大龙了,其实是大龙老家拆迁,人家回家暴富去了。

这倒是把大种马羡慕个半死,同时心说自己也是傻逼,怎么信了二林的话。

大种马还想着哪天收拾收拾二林,可这一阵子忙,没顾得上,这才知道,原来二林也不见了。

我立马就问他,那说大龙回家拆迁的是谁?

大种马跟几个小伙伴想了半天,只剩下挠头了——也不记得这话是谁传出来的了。

我跟大潘对望了一眼——谁都不傻,尤其是这个信息化的时代。

可丢了这么多的人,这里的工友却没人怀疑出事儿,肯定也是有原因的。

甚至——那个吃人的东西,伪装成了某个工友,才能把事儿给掩饰下去,让这些工人,一直不疑心。

那就更有可能是无极尸了。

毕竟无极尸这种东西,从外表上看,跟人一点区别也没有。
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大潘忽然一把抓住了大种马:“我问你,这些工友里面,有没有一个胸口有七个红痣的人?”

大潘劲儿大,冷不丁这么一扑,把大种马吓的够呛:“你他妈撒开我,要杀人啊……”

我赶紧去拉大潘:“有话好好说……”

可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就掷地有声的响了起来:“你们闹什么呢!”

是这里的老板,小宋。

而小宋身后,是赵二虾。

小宋浑身一丝不苟,显然有点强迫症,这种人有条理惯了,肯定特别讨厌自己的地盘出什么乱子。

说着,小宋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子,耐着性子说道:“看在我妈的份儿上,我给你点面子,可做人你不要太过分。”

而赵二虾一看我们挨说,别提多高兴了,显然,他刚才已经提前给小宋上了眼药。应该是没少说我们坏话。搞得小宋看着我们的眼神都变了,摆明是在看骗子。

宋老师连忙把小宋给拉住了,小宋觉得宋老师也是被我洗脑了,看我眼神更不友善了,但小宋勉强是个孝子,冷冷的说一个巴掌拍不响,再闹这种事儿,他就直接报警,让我后果自负。

大潘有点忍不住了,我则拉住了大潘,说算了。

是为了宋老师和无极尸来的,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庄稼了?

宋老师协调完了,小宋憋着火似得,才带着宋老师走了。

宋老师临走,还让我一定要查清楚——世上要是真的有那种东西,一定要想想法子,千万不能再让那种东西害人了。

死一个人,一个家就完了。

我答应下来,出乎意料,赵二虾反而留下了,嘴上说是跟小宋谈成了建材生意,要先考察一下厂房,其实跟在我后面,跟个人肉监视器似得。

我也懒得理他,而大种马显然很怕大潘,抬脚就要走,说自己没见过什么长红痣的。

赵二虾就在后面跟着说风凉话,问我不是看风水吗?怎么现在改行看皮肤科了?

我也没搭理他,一把又把大种马给拉回来了。

大种马简直是欲哭无泪:“不是,你要问问别人,能别逮着一个羊往死里薅吗?”

我说我就还最后一个问题。

我想知道,你们这里洗澡是怎么个洗法?

单人淋浴间,还是公共澡堂?

大种马一下甩开我,觉得我这话题岔的实在太远,有点不太正常,想了想,这才说道:“你以为我们住希尔顿啊?宿舍是八人间,哪儿有什么淋浴,当然是公共澡堂了。”

他那几个小伙伴也跟着点头:“我们干完活,一身臭汗,正想去澡堂呢!”

我立马说道:“那太好了,带我一起去。”

一直在边上听蹭的赵二虾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:“你蹭吃蹭喝成习惯也就算了,现在连澡也跟着蹭,真是越有钱越小气……”

大潘瞅着我,一下就明白了:“你是想……”

干完一天活,浑身是汗,肯定都会洗澡。

而你想看人家胸口,上哪儿能看,自然是公共澡堂了。

既然每个工人干完活都会去洗澡,在澡堂里面,说不定就能找到那个胸口有七颗红痣的人了。

大潘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,高兴了起来:“你还真有办法!”

于是我们俩跟着大种马他们,就去了澡堂。

赵二虾可能答应了小宋要看着我了,一脸不爽的也跟在了我后面。

当时我还想呢,他一个开宾利的,这么有闲工夫?后来我才知道,他现在是个什么处境。

这会儿正是下班的点儿,工人们吃完饭,都带着洗漱用品往澡堂里走了,门口熙熙攘攘的。

我一进去,忽然就想起来了。

卧槽,对了——我在预知梦之中见到的地方,好像就是澡堂!

那个地方烟雾缭绕,很多白花花的东西若隐若现——不是澡堂里洗澡的人,能是什么!

太好了,这次还挺顺利——我这运气真是强到爆炸,心想事成,没准几十年难得一遇的东西,真就让我碰上了呢!

陈婷没法跟进去,只好坐立不安的等在外面,让我一定要找到她男朋友线索。

我其实也看出来了——她夫妻宫上是青灰发暗的,大磊肯定碰不到什么好事儿。

不过,按着她的话说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不然不甘心。

赵二虾不情不愿的脱了皮鞋一脸肉疼——照着他的话说,皮鞋是法国货,粘不了水的。

而大潘就更别提了,到了澡堂里,都不摘口罩,人人跟看怪物似得看着他,也不知道他是习惯了,还是浑然不觉,就板着脸继续往里走。

我也挺长时间没来过公共澡堂了,这种烟雾缭绕的感觉还挺怀念的,进到了里面,就运气上了监察官,去找胸口有红痣的人。

这来来回回的,人也不少,整个园区成百上千的人,哪怕大家都光溜溜的,找那七个红痣也不容易。

不长时间,我就觉得眼睛有点发酸,大潘的口罩都被沾湿了,可还是不肯摘,坚持着寻找尸气。

大种马看我们跟看怪物似得,自己就去洗澡,正在这个时候,我就发现,人群之中,有一个人的命灯不对劲儿。

大潘显然也闻到了什么异常,跟我一起看向了人群之中的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