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769章 是个高手

我反应很快,顺着这个味道就追了过去,触手抓到了一个人。

这个人身体是温暖柔软的,跟普通人一点区别也没有,但是那个人动作快的异常,我都没有抓牢,手底下瞬间就空了。

这个速度——我头壳一炸,这么快?

但我没放弃,一只手就把玄素尺给抽出来,对着面前就削!

但那个人擦着玄素尺闪避了过去,一股子煞气对着我反手一炸,我侧身避过去,只听“擦”的一声,就觉得胳膊上一凉——半个袖子,被刚才的煞气整个扯了下去,碎的无声无息。

这个力道,要是搁在人身上——那他妈的不得跟粉碎机一样!

一般邪物哪儿有这本事,真是无极尸?

我心头一喜,真是心想事成啊,一手引了水天王的神气,对着那东西就撵了上去。

那东西一接触到了神气,本能的怔了一下,但是反应很快,一股煞气对着我脚腕就攻过来了,我立马跳起来,脚底下也凉了——我整个鞋底子,也被直接削下去了!

一股子冷汗顺着脖子流了下去——这个东西,出手就是杀招,拿着人当刀削面啊!

恐怕,本事不在那个假“圣水老爷”之下。

这东西太他妈的危险了。

我要不是有公孙统教给的那套法子,搞不好现在已经是个残疾了。

这东西,绝对不能大意。

我立马去辨别这东西的位置——离着我,三步半。

大潘在这里,我们俩合力,说不定直接就逮住他了。

但这东西太快了,一两个回合,估计也没几十秒钟,开口都没来得及。

于是我辨别出了大潘的位置——周围一片混乱,大家在黑暗之中本来是一片茫然,但不知道谁先踩了谁的脚,周围已经乱起来了,大潘虎虎生风摔出去了几个人,位置正好到了这个东西附近。

好机会,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大潘,坤位!”

大潘反应很快,一道子凌厉的破风声对着坤位就抢过来了——大潘是专业选手,这下成了!

可没想到,我敏锐的捕捉到“唰”的一声响,那东西竟然凌空而起,直接避开,大潘那一下扑了个空,反而正对着我的方向过来了。

无极尸,会飞吗?

我立刻闪避,就在这一瞬,只听“唰”的一声响,我听到那东西拖着个什么很重的玩意儿,用极快的速度对着窗户就冲了过去。

我耳朵一动,顺着那个方向就追,可没想到,就在这一瞬间,灯猛然就亮起来了。

剧烈的光线照的我睁不开眼,不由自主眯起了眼,可适应了光线,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,已经来不及了。

地上是一大片血迹——果然,跟墩布一样,是拖行过的痕迹。

有个人,在刚才的黑暗之中,被咬死,直接拖走了。

而身后也是一片寂静,二虎他们刚才还喊打喊杀的,眼瞅着面前这些血,全不吭声了。

好几个人当场坐在了地上。

二虎喃喃自语:“那他妈——是什么东西?”

我立马奔着那个地方就追过去了,可血痕到了窗户口,就戛然不见了。

好像,一出了窗户口,就蒸发了一样。

大潘冲过来,肩膀一撞,差点没把我给掀翻,可伸头一瞅,也没瞅见什么东西,喃喃说道:“好快……”

我反应过来,立刻回头:“有没有少人?”

二虎这才回过神来,眨了眨眼睛,就开始清点身边的人,声音是哆嗦的:“人,人呢?不在这的,举个手!”

不在这谁给你举手。

而这个时候,有个人忽然说道:“大种马好像不见了!”

大种马?

二虎立马说道:“对对对,大种马那b呢?刚才不是还在这吗?”

那不用说了,被拖走的那个,就是大种马。

二虎盯着血迹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浑身的龙虎都跟着他一起有节奏的颤抖:“鬼……”

目击者这么多,自然是闹大了,小宋赶到,死死的盯着我,赵二虾倒是连滚带爬从烧烤桌下出来了,哆哆嗦嗦的跟小宋咬了半天的耳朵。

也不知道赵二虾说了什么,小宋瞅着我的眼神惊疑不定的,显然认定了事情跟我有关,立马把管治安的请来,看意思要抓我。

赵二虾更是幸灾乐祸了。

自然也没查到什么——这地方没光,监控拍不到。

尸体都没有,怎么立案?

小宋一张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,背过身就开始狂打电话。

而陈婷抓住了我,满眼都是眼泪:“先生,大种马在咱们眼前就……大磊是不是也……”

我只好说道,你也知道,现在大磊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虽然这个情况……

虽然这个情况,是凶多吉少吧,不过没抓住那个东西,谁也没法确定。

陈婷也不傻,知道我语气里的安慰,颓然坐在了地上,喃喃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……我就知道……”

黄小猫看着这一切,忽然一只手抓在了我胳膊上:“哥,你要抓那个东西是不是!我也跟你一起去!我要给大磊哥报仇!”

而二虎已经完全失控了,忽然奔着外面就跑:“这地方闹鬼,这地方不行,我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呆着了……”

说着,就要往外跑。

他这么一跑,立马引发了羊群效应,数不清的工人,一起呼啦啦往园区外跑。

我心里一提,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!

谁也不知道,无极尸是以什么方式藏匿在工厂里面的。

万一……无极尸装成了活人,就在工厂里面,现如今已经打草惊蛇,他跑了,还上哪儿找他去?

每一个人,都有嫌疑。

小宋一瞅这个阵势也急了——这么多工人要是跑了,他的订单谁来干?

更别说,这事儿要是传出去,以后厂子还怎么招工,以后买卖怎么干?

于是小宋跟我一起,冲过来就要把工人挡住。

可那工人跟泄洪一样,已经被恐惧闹的丧失理智,几个人都拦不住。

二虎第一个跳过门楼子跑到了外面,一边跑一边嘀咕着:“我还得活着,我不能死……”

眼瞅着他要出去了,我跳脚要把他拽下来,可还没等我动手,二虎半空之中,忽然像是被什么看不见东西给撞了一下,重重的跌了回来。

在场众人一下全傻了:“卧槽……又闹鬼了!”

不对,那个气息……同行?

果然,一个俏丽的身影,从大门楼子外面进来,精致的巴掌脸上戴着个遮住半脸的黑超墨镜,头上是棒球棒,只露出一点朱唇,别提多潮了。

这姑娘一出现,在场的人顿时全傻了眼——那姑娘不光很潮,一双踩着aj的长腿,堪比超模,这种姑娘,在画报之外的世界,可是很少见的。

她从嘴里拿出了一根棒棒糖,四下扫视了一番:“管事儿的是谁?”

这个声音虽然带着点目中无人,可娇娇的,非常好听。

大潘有点不满:“现在行里的小姑娘,都这么拿自己当盘菜了?”

而小宋一听这个,这才回过神来,立马赶了过去:“我,我就是,你是……”

那姑娘歪头端详了一下小宋,把墨镜摘了下来,答道:“刚才给我打电话,让我来救场的,就是你?”

小宋顿时愣住了,低头看着手机,一开始很疑惑,但很快反应了过来,难以置信的又看了一眼手机:“你,你就是那个女道长?”

女道长?

还真是同行。

可我瞅着这个女的,却觉得有点眼熟——好像,她是我认识的某个人。

大潘更加不满了,瞪了我一眼:“看你那点出息,没见过女的?”

这一瞬间,三川红莲,也猛地颤了一下。

我立马回过神来,连忙在心里安抚潇湘——我真不是看直眼了。

这一声,其他工人也哗然议论了起来:“女道长?这道长也有女的?”

“而且,就这个打扮,也不像是吃阴阳饭的啊?”

“刚才那个大眼的小子就不像,满脸不靠谱样,这个看上去,比他还不靠谱。”

我谢谢您咧。

而那个戴墨镜的姑娘踩着aj走过来,重新把棒棒糖塞在嘴里,对着工厂打量了一番,嘴角顿时就满意的勾起来了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那东西还真藏在这。”

卧槽,她也知道无极尸?

那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。

我立马去看她的功德光——不出意外,看不出来。

视线再落到了她三盏命灯上,我顿时就傻了。

我从来没见过,这么亮的命灯!

那个强悍劲儿——就好像普通人的命灯是蜡烛,她的命灯是燃烧弹一样!

这到底,是个什么人?

而大潘皱起了眉头,也看出了几分端倪:“这小丫头子——恐怕不是人。”

可也不像是邪祟啊!

奇怪,她什么来头?

而小宋瞅着她,又瞅着我,表情十分复杂,但还是靠过去了,低声说道:“小姑娘,这东西已经闹出人命来了,你行不行啊?”

那姑娘把棒棒糖扯出来,一脸无所谓的表情:“你爱信不信,现在,你去给我找糯米来,越多越好,还有……”

她环顾四周,接着说道:“桃胶,枸杞,明矾,老墨——去古董店找,年头越久的越好。”

大潘一听这话,嗓子顿时一紧:“这是个高手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