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772章 老吊肉钩

卧槽……”赵二虾第一个叫唤了出来:“宋老板,你看见没有,看见没?妈的,真是人心隔肚皮啊——闹半天是他!”

小宋也直了眼,喃喃的说道:“知人知面不知心……”

“别说你了,”赵二虾嚷道:“我跟他同窗这么多年,都没想到啊!天网恢恢疏什么不漏,赶紧把他给弄起来!”

“对对对!”一大帮工人跟着义愤填膺:“感情之前那么多人,都是这个大眼贼吃的,今儿终于是现了原形了!”

去你大爷的大眼贼。

不是,我什么时候长出这玩意儿来了?

大潘死死盯着我胸前的“七星”,也傻了。

而这个时候,那个“江道长”已经把棒棒糖塞回了嘴里,眼神也阴了下来,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腕,二话没说,冷不丁跟个鹞子一样,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她五根纤纤细指一曲,是个“九阴白骨爪”的手势,对着我面门就抓过来了。

卧槽,好快……

我条件反射就要拿出玄素尺挡住,但脑子里瞬间想起来了江采萍的话——千万不要让她看出,我跟厌胜门的关系。

可我的胆子向来都大——不管了,如果怎么都是死,那比起束手就擒等死,还不如拼一拼!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健硕的身影直接挡在了我面前,抬手一串东西“呼”的一下,对着“江道长”就扫过去了。

大潘?

那东西丁零当啷的,好似一串特大号钥匙,我仔细一瞅愣住了,那是一串钩子,闪着森然寒光。

上面,全是煞气。

那是——对了,屠宰铺里的挂了不知道多少年牲畜尸体的老吊肉钩!

这种东西勾邪祟,那是一勾一个准,不过煞气这么大的,也绝不好找。

不愧是九铃赶尸匠,手里有点存货嘛。

这一下出手,可以说是凌厉至极,而那“江道长”触碰到了那一串钩子,轻而易举就闪避过去了,可秀眉一蹙,绝美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厌恶:“好恶心的味道……”

她轻盈的转身,落在了离着我们七八步的位置,抬手捂住了鼻子:“你不是赶尸的吗?怎么护着无极尸?对得起你们祖师爷吗?”

大潘厉声说道:“你他妈的瞎啊!他怎么可能是无极尸!”

“江道长”顿时就露出了非常不屑的表情:“无极尸是什么东西?跟人几乎没有区别,你不认识七星痣?”

我心里一阵感动:“谢谢你这么信得过我……”

大潘回头瞅着我,匪夷所思之后恼羞成怒:“你是不是看不起我,当我傻?”

而江道长却抓住了这个机会,翻身过来,一脚踹在了大潘的手腕上。

这一下力气不小,哪怕大潘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而江道长矫健借力越过大潘肩膀,奔着我扑下来,直接把我扑在了地上,一只手扬起,冲着我脑门就下来了,嘴角是个邪魅极了的笑容:“碰见我,算你运气好,可以少受点罪。”

话音未落,手划出锋锐的破风声,就要掀开了我的头盖骨!

卧槽,你下手能别这么狠吗?

这么等死也不是我的作风,我早就把神气积蓄了起来,攒在了手里——这个时候不用,什么时候用!

她的手一下被我架住,眉头顿时一皱:“神气……”

而这个时候,大潘那早反应过来了,只听“嗨呀”一声,那串钩子对着江道长就划过来了:“他的命我还没来得及取呢,你要,奈何桥边排队去!”

江道长以十分轻松的姿势,歪头闪过,可那一大串钩子来势汹汹,擦着她的棒球帽过去,直接把棒球帽掀翻了。

而大潘一击不中,以最快的速度蓄力,第二下又过来了。

而这一次,江道长轻盈起身,抬脚就把那串钩子挡住了,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没错,他不是无极尸。”

这话一出口,小宋他们全愣住了:“不是?这……他身上不是有那玩意儿的标志吗?怎么不是了?”

江道长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没看见,他身上的神气?无极尸再厉害,也不会沾染上神气。啊,对了。”

江道长翻了个白眼:“跟你们这些肉眼凡胎的,说不着。”

“那他身上……”赵二虾一看我没倒霉,不死心:“这苍蝇不叮无缝蛋啊!他为啥有那个!”

江道长盯着在场那些工人,微微一笑:“这还用说?因为真正的无极尸,看他是个威胁,故意把这个种在他身上,想让他当替死鬼。”

这个江道长,比我想的反应快。

那些工人一听这个,脸色都白了:“种?”

江道长出了口气,眼神阴了下来:“仙道贵生无量度人,那东西够狡猾,够狠毒,够有意思——不过,在我这,没用,够胆子敢耍我的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,那个东西,就等着我掀开头盖骨吧。”

陈婷和黄小猫赶紧就跑过来把我给搀了起来,陈婷看江道长看不惯,给我鸣不平:“自己被人骗了,差点冤枉了好人,就不知道道个歉?”

江道长根本没搭理她,我说算了——我见过的怪胎不少,就没有一个肯道歉的。

大潘瞅了我一眼,意思是问我没事吧?

我摇摇头——真要是那么脆弱,我也别吃这碗饭了。

也多亏了水天王给的那点神气了。

接着,我就看向了这些工人。

无极尸就在这里面,会是谁呢?

他的七星痣,又为什么会消失,转嫁到我身上?

这东西,哪怕在无极尸里,估摸着,也是个极品。

大潘在一边搓了搓手,却是十分兴奋的表情,一瞅这模样就知道,这种人玩儿游戏估摸都喜欢选hard模式。

小宋立马就问江道长:“那,既然不是那小子,到底是谁?”

七星痣这个线索找不到,只能一个个排查了。

唯一排查的法子——我心里一沉,其实就是目睹他吃人。

无极尸每一天,都不能停止吃人。

但这样的话,这些被隔离的工人之中,肯定就会出现新的牺牲品。

江道长显然也是这么想的,瞪了小宋一眼:“是我抓东西,还是你抓?在一边等消息就行了。”

小宋见识了江道长的手段,也怂了——二虎是摆在眼前的活例子,秀才遇上兵,你没法争。

剩下那些工人意见也很大,好几个胆子小的已经啜泣起来了。

江道长倒是不耐烦:“太乙救苦天尊,这几位居士哭的这么着急,这么确定下个死的是你?”

黄小猫擦了擦眼泪,怯怯的说道:“可也不确定不是啊……”

江道长倒是笑了起来:“福生无量天尊,不确定,不是才有意思吗?”

我看你是有点变态,谁稀罕这种有意思?

不行,我们得在那东西再次吃人之前,把它给抓住。

我就问大潘,那东西多长时间吃一次人?

大潘低声说道:“要看那东西是个什么修为了。”

修为越高的,倒是可以忍耐到一天以上,但是修为低的,几个小时就得再吃一个人。

所以,会是“大量”男丁消失。

而且,无极尸还有一个特性——它吃够了九百九十九个人之后,会潜伏在底下,跟蝉一样进行休眠,直到下一个吃人的周期到来。

也幸亏它有这么一个周期,要不多少人都不够它吃的。

不过,这对我们眼下的情况倒是不利——它一旦休眠,我们就更找不到它了。

我立马就问陈婷:“你们这里,丢失的人有多少个了?”

陈婷为了大磊的事情,没少查资料,立马说道:“我们厂子不正常离职了一百多个了。”

我暗暗松了一口气,那倒是还好,差的还远。

可没想到,小宋颤颤巍巍来了一句:“这只是我们厂子——一整个园区,这种不正常离职就多了,我跟其他十来个厂子的老板聊过这件事儿,他们那,也都非正常离职了几十上百个了……”

我的心陡然就提起来了——那他妈的,不就马上满人数了?

大潘也急了,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些工人,恨不得现在就把伪装成活人的无极尸剥了。

工人们更是人人自危,都生怕身边的人就是无极尸,各自给各自隔出了挺大一块距离。

江道长跟我们分道扬镳,自己用自己的方法排查,我则跟着大潘严防死守,仔细盯着那些工人。

可工人们看见我胸口的痣,虽然不明白具体什么意思,但都怀疑我,看见我躲的远远的,生怕一个不小心我哐当给他们来一口。

没成想,查了一天,眼瞅着天再次黑了下来,也没查出什么头尾,江道长脾气暴躁,现如今也有点撑不住,索性跑到一边插上耳机休息去了。

大潘看着江道长就不顺眼,低声说道:“这丫头子一看就不怎么靠谱,要不人家说,嘴上无毛办事不牢。”

我心说这你就有点不懂了——她要是江采萍的同龄人,那岁数,有可能比你祖奶奶还大。

再说她是女的,一辈子嘴上也长不出毛来。

正这个时候,我忽然看见院子里闪过一个人影,鬼鬼祟祟的。

我来了精神,立马就带着大潘跟过去了。

那是一丛灌木,一个人正蹲在底下,嘴里咔吧咔吧的,像是在吃什么。

而且——这地方,一股子生腥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