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775章 自作聪明

可那些工人们,一瞬间都露出了十分迷惘的眼神,互相看了看,竟然没人吭声。

大潘一下急了眼:“你们不怕死,还瞒着?”

看来,那个喊号的,早就做好准备了。

我对大潘摇摇头:“不是他们不说,刚才慌慌张张的,光顾着逃命了,听不出来也正常。”

那些工人连忙点头:“就是就是的,那个事儿……把人吓的魂都散了,听见一声喊,真没辨别出来。”

赵二虾快哭出来了:“老同学你帮帮忙,我再不回去,我老丈人那……”

小宋就更别提了,对着江道长就大声说道:“现在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出了人命,怎么办啊?”

江道长瞪了他一眼,抱着胳膊,就打量起了面前这些人,眼里显然有了戒备,大声说道:“你们这些人,最近谁受过伤?”

她考虑的,一定是痔疮庆的事儿。

痔疮庆中了尸毒,才无极尸操控。

大潘也想起来了:“无极尸的尸毒,是通过伤口来传播的!”

只有有伤口的,就表示,有可能已经中了尸毒。

也就是——随时可能跟痔疮庆一样,跳起来咬人!

那些工人一听,顿时全紧张了起来,打量着身边的人:“你是不是挠破过后背?”

“你是不是抠过青春痘?”

“啰嗦什么!”

江道长吼了一声,一只脚就踩在了小宋的领导桌上,厉声说道:“都给我查——把受过伤的,给我排出来!”

这一下,身上有过伤的,脸全白了——受过伤,就会变成痔疮庆那样?

没受伤的也是人人自危——自己没受伤,一会儿是不是就跟二虎一样,成为随时会跳出来的行尸的粮食?

他们更激动了,直想往外撞,但是哗啦啦一片,全被江道长给弄回来了。

别说,布防这一块,还真多亏了她了,简直是雷霆手段,比灭绝师太还在以上。

就这样,连承认带举报,十来个受过伤的工人就站了出来,我和大潘刚要过去查看,忽然一个岁数大的工人啪的一下就跪在了我面前:“大眼先生,俺瞅着你像是个好人,俺求求你,俺儿子没得受伤,你把他放了吧,你放他一个就行的!”

说着,把一个少年摁在了我前面:“俺娃今年才十七,就想攒钱买个楼房娶媳妇,俺谎报了年龄,早早把他带出来打工了,谁知道,把他给坑了——俺求求你,俺娃是家里的独苗,死不得,不然,俺下了九泉,对不起祖宗!”

那个少年一脸稚气,果然是个没成年的样子——这里的工作又苦又累,原来小宋为了廉价劳动力,招工的时候偷偷开了后门,不看身份证,这样的黑工给钱少,省开支。

也就是说,是个人,就能上这里干活赚钱。

其余几个工厂应该也是这样,明面装的光明磊落,背后暗度陈仓,这才被无极尸混进来,酿成大祸。

小宋一听自己省小钱来大灾,显然肠子都悔青了。

我看着那个懵懵懂懂的少年,心里也是一阵恻然,是啊,这孩子的人生才刚开始,叫谁不心疼。

当然了,小年轻不止他一个,其余不少人一看他开了先河,都跟着过来求我放人。

大潘把我拽出来:“看见没有,他们都看出来你没原则了,这会儿又没有能破无极尸毒的东西,别搭理他们。”

被大潘一拽,我忽然觉出来,兜里像是有什么东西,沉甸甸的。

一摸,是一包药。

包药的绸子口袋上,有个“白”字。

是白藿香给我的——不过,她什么时候给的?

打开一看,我顿时高兴了起来——这是一包白玉辉夜丸!

这东西专辟秽气,吃嘴里,肯定能防尸毒!

可是,这东西不多,不够分啊!

而白玉辉夜丸的味道往外一扩散,在场的人全闻到了这个味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是不是什么辟邪灵药?”

“给我,给我一个!”

赵二虾离着我最近,一下就扑过来了要抢:“你怎么也得照顾老同学吧……”

我怎么可能给他,一张手就要把袋子拿回来,可手里一空——被那个江道长给抓过去了。

她闻着这个味道,脸色微微一变,死死的盯着我:“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?”

我也来了气,你是什么来历都不跟我说,我凭什么告诉你?

于是我抬手就要把东西给拿回来。

可她速度比我快,转手就攥住了:“不说就不说,这东西不多啊,我劝你省着点用——算了,我看你拿着也不靠谱,不如我帮你保管吧。”

说着,就要把白玉辉夜丸装自己兜里。

卧槽,江采萍温顺可爱,你跟她长得一样,怎么做派跟个土匪一样?

我脾气还行,可也不代表你能随便抢我东西。

于是我二话没说,翻身过去就要把东西给抢回来:“不用费心了。”

江道长看着我的眼神,跟看小猫小狗似得,故意把药袋子提的很高:“你有本事,就自己来拿……”

这一瞬间,我就觉出来了,她的身法很妙,东西看上去是在坤位,但这是视觉误差,是只要我凑近,她一定会把东西转手扔到艮位上去。

就跟球场上的假动作一样。

说来简单做来难,竟然很有点奇门遁甲的感觉。

巧得很——公孙统教给我的无名走步法,正好能逆着这个东西来!

于是我右手奔着坤位一抓,其实把气蓄在了左手上,果然,一下就把那个袋子抓了回来。

江道长眼瞅着东西被我抢回去,表情顿时就给变了,对着我一冲,就要奔着我领子揪过来:“你到底是哪个门下的?”

还是那句话,你不说,我也不说。

而她过来的步法,也被我看穿,身子一转就避过去了,她再次抓了一个空。

靠着公孙统教的东西,我已经,慢慢熟悉她的套路了。

大潘一看,又惊又喜:“你小子深藏不露,闹半天有这种本事!”

江道长看着我的眼神,更变幻莫测了——她看我现在对付她,这么轻松,还以为我扮猪吃虎,以前打不过她是装出来的。

这可真就高估我了——要不是占了无名步法的便宜,我绝对避不开。

不过这样也好,江道长盯着我的眼神开始忌惮——她像是闹不清楚,我其貌不扬的,到底哪儿来这样的本事,所以,打算静观其变。

她不捣乱,那就太好了。

我就看向了那几个受过伤的,跟大潘一歪头,过去检查一下——要是其中有人的伤真是无极尸咬的,那弄清楚他们的伤是怎么来的,八成,就能找到无极尸的线索。

那几个人伤的各有千秋——有的是干活的时候,划伤了手指头,有的是换拖鞋的时候,伸脚被床架子蹭破了,都不像是被咬出来的伤。

为了避免他们犯尸毒,我就把白玉辉夜丸研磨碎了,给那几个受过伤的吃下去——通过电话问了白藿香,药效会降低,但抵抗尸毒,应该还是够的。

这下,这几个人就不会发病了。

江道长抱着个胳膊,冷冷说道:“糟践。”

能发挥效果,就不是糟践,哪个人都是人生父母养,谁都不该死。

那十来个受伤的简直感恩戴德,要给我跪下,小宋他们看我的眼神也变了,尤其赵二虾,还想凑上来蹭一个当预防针,直接被我回绝。

剩下那些人眼巴巴盯着,离着那些受伤的人老远,生怕他们犯了病。

下一步,把藏在里面的无极尸给找到就好了。

可无极尸,到底是谁呢?

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个没受伤的工人有点不对,脑袋一抽一抽,跟赵四似得。

我一瞅,顿时就看出来了——那个人的命灯,一下也变成了翠色!

而大潘也看见了,立马大声说道:“快离那个人远点!”

说着,奔着那个人就扑过去了。

尸毒?

不对啊——他不是没受伤吗?

难不成,没有伤口,也能中尸毒?

大潘离着那个人不近,这个时候,那个人已经扑到了前面,把刚才求我送出孩子的父亲扑倒了。

周围的人哪儿有敢拦着的,哗啦一声哀嚎着就跑到了一边,等大潘赶过去,那个孩子父亲,已经不动弹了。

周围几个胆子大的也看出来了,不制服了他,大家都得倒霉,上去就要拦那个人,结果被全体掀翻。

只有大潘过去,才把他给压住——而江道长在一边冷眼旁观,甚至过去都没过去。

她的心,好像根本就是冷的。

而大潘把那个人摁住,周围的工人惊魂未定,大声说道:“不是说没伤就不会伤人吗?”

“你们到底懂不懂啊?”

“就打你们来了,你们看看事情发展成什么程度了,你们就是三脚猫,半桶水,害人精!”

有人激动,抄起了废料就要往我们头上扔。

而大潘伸手把废料拍开,吼道:“这个人不吭声,怪谁?”

原来,那个人腰上,赫然有个牙印子。

但是他没吭声——他怕吭声之后,被我们给怎么着了。

甚至,怕白玉辉夜丸,是毒药。

自作聪明!

大潘对着他就吼道:“你这伤到底他妈哪儿来的?”

那个人已经没了神志,哪儿还能说话啊!

倒是有一个声音怯怯的响了起来:“我,我好像,听他提起过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