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76章 石榴树下

黄小猫。

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指着一个蹲在地上打颤的工人就说道:“大林是被罗圈王咬的!”

大林,就是被咬发狂的那个“赵四”。

那个打颤的工人身边的人一听,全退出去了好几步。

而被称为罗圈王的那个站起来——胯下确实罗圈,目测过几条狗没问题——顿时跟被雷劈了一样,指着大学生就骂道:“私孩子,你他妈的放什么驴屁!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咬的了!”

黄小猫平时胆子很小,但这下被刺激的来了精神,也豁出去了,指着被咬那人就说道:“上次你在食堂,要把大林碗里的鸡腿给夹出来,大林不给,你就揍大林,大林跟你拼了命,你脑袋被大林夹在了咯吱窝下面,是不是?也就你能咬到后腰,除了你,还能是谁?”

这下,附近的工人退的更远了。

罗圈王一下急了眼,搞得舌头都跟着打了结:“我……他,夹……”

可他话还没说完,被咬的父亲那个十七岁的儿子忽然跟个猎豹一样冲了过来,发出一声怒吼,直接骑在了罗圈王脑袋上,把他扑倒在地,就狂揍了起来。

对了——这个孩子刚才眼瞅着父亲被咬,整个人傻了,这会儿回过味来,要给父亲报仇。

刚才咬人的大林其实是奔着这个孩子来的,但是他父亲也不知道怎么反应过来的,硬是挡在了孩子身前,成了大林嘴下的牺牲品。

他把罗圈王当成了罪魁祸首。

我赶紧把那孩子给拉住了:“你先别激动……”

大潘就更别提了,一只手就把那孩子从罗圈王身上拽下来了:“那货要是无极尸,这么容易让你扑倒?”

这会儿罗圈王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,捂着脸大骂——他半边脸都被打肿了,鼻子口窜血。

那孩子听了,也愣了愣,忽然抓住我,就大声说道:“叔,那到底是谁,你告诉我,我不怕死,我他妈的日死他!”

不用这么客气,叫哥就足够了。

再说了,我要是知道就好了。

而且,这个地方,越来越人人自危,身边的人随时会跳起来把自己咬了,谁受得了。

恐惧会让人干出不理智的事情——现在局势还能压,一旦这些工人被吓的集体崩溃去撞门,我们三个联手,只怕也没那么好控制。

我一寻思,立马就看向了大潘手下的那个大林。

大林的脸整个青了下来,流了一嘴的口水,还试试探探的要咬人。

但是……他的命灯底下,还有一个小小的红光,也就是说——还能抢救一下!

我立马把白玉辉夜丸拿出来,给他送到了嘴里,还好,这东西有奇效,不长时间,他身上的尸气就降低了不少。

我就在一边掐人中,一边问他,牙印到底是谁咬出来的?

他半天没吭声,大潘一看着急了,一肩膀把我撞开,一只手就掐在了他人中上。

这一下,大林顿时爆发出了一声尖叫,吐出了一个“枣”字,就没动静了。

卧槽,这大林也是倒了血霉——不中尸毒毒死,也得被你掐死。

不过,大林的命,似乎是保住了。

大潘直眉竖眼瞪着我:“他说什么意思,枣泥,枣糕?要不咱们问问这里的大师傅?”

厨师一听这个,往后退了好几步,连忙摆手,说自己从来没做过这一类的东西。

我吐了口气,环顾四周就说道:“大林没事儿了,大家全在这里等着,什么时候大林醒了,把话说清楚了,抓住真凶就行了。”

众人一起松了口气,黄小猫也高兴了起来,蹲在旁边,就问我有啥能帮忙的没有?

接着就很憧憬的说这一行真帅气,他也想学。

我摆了摆手说这里危险,还有,谁是有伤没出来的,趁现在赶紧自首,这是大林运气好,不然大潘不高兴了,天灵盖给你掀了。

这一声令下,犹犹豫豫又出来了十来个“聪明人”。

不行,白玉辉夜丸不够。

江道长冷冷的看着我,一副不屑的表情,瞅着白玉辉夜丸又心疼。

可大林失血过头,虽然没尸气,但脸色越来越难看了,目测短时间也没有要醒的意思。

要是白藿香在身边就好了。

周围的工人有骂骂咧咧的,有哀求我们放一条生路的,闹的人心乱,我是越来越着急了——这样不行。

对了,眼瞅着活人没主意,不如把死人给招来。

于是我就从黄小猫刚才扔在灌木丛给大种马送行的纸扎拿了出来,放了点酸梅,就开始招魂。

虽然没有程星河和哑巴兰帮忙,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大潘也在一边守着,被我摆手赶走——你煞气这么大,死人想来也来不了。

大潘很生气——他对相貌很重视,显然觉得我这话是说他丑,鬼都能被吓住。

你要吓不住鬼,也赶不了尸嘛。

可是,招魂旗插了半天,也一动不动,没见有死人肯赏脸。

“别瞎子点灯了。”

江道长的声音悠悠的响了起来:“无极尸在附近,死人不敢过来。”

这个时候,赵二虾也跟过来了——他看不见我就害怕,生怕我丢下他们跑了,一瞅我在这边烧纸,这才放了心:“老同学,我看,实在不行,咱们出去,把这个地方封住了算了,让他们自生自灭——不是说,吃足了男丁,那东西就能潜伏了吗?那它再出来,就是咱们后代的功课,跟咱们没关系了。”

“放屁。”

我和江道长,倒是异口同声。

赵二虾被吓的缩了脑壳,谄媚的过来帮我烧纸:“是是是,老同学说我放屁不要紧,只要能搭救我这条命,说我喷粪也没事儿……”

我也没听进去,只是寻思了起来——现在无极尸已经被我们给逼到了绝路了。

它会怎么做?

会不会真跟赵二虾说的一样,把屋里的人吃足了,趁机潜伏休眠?

可大潘还在里面,它未必肯冒这个暴露的险——三个对一个,胜算五五开。

越肯用脑子的东西,也就越谨慎,应该不会选择风险这么大的方式脱困。

换位思考——如果我是他呢?

被困,潜伏——最好的法子,是找外援。

不过,无极尸也有哥们弟兄吗?

正这个时候,江道长忽然抬起头——我跟她同时反应过来了,这个院子里,有一个很怪的声音。

簌簌作响。

跟着她的视线,我看向了院子一棵石榴树。

那个石榴树,正在微微的颤抖。

这下子,就连赵二虾也看出来了:“奇怪,今儿没风啊——杨树没动静,梧桐树也没动静,妈的那个石榴树成精了,跳广场舞呢?哈哈哈……”

没人跟他笑,他只好讪讪闭嘴,跟着我们一起看石榴树。

这个时候,石榴树根部的泥土隆起,像是有什么东西,要从底下钻出来。

里面几个工人也过来了,本来是想着看看我们怎么招魂,现在也被石榴树吸引住了。

“西游记里说,石榴树是能成精,是个大姑娘,穿粉衣服。”

“你傻啊,那是杏花精,石榴花哪儿他妈的有粉的。没文化真可怕。”

“也许是大眼贼——啊,先生,我不是说你。”

本地话,大眼贼是打洞的田鼠。

我没吭声,心却悬了起来——一股子不祥的预感油然而起。

“啪”,一个裂缝出现,我看清里面的气,立马站起来,一边把工人往里推,一边大声喊道:“跑跑跑!把门窗全关严了!”

那个裂缝里,炸出了非常深的翠青色。

那些工人不明所以,直到看见一支只剩下白骨头的手,从泥土缝隙里面探了出来。

什么恐怖片里,都听不到这么鬼哭狼嚎的惨叫。

我也从来没见过那么重的尸气。

江道长的眼力不比我差,回头就先冲了进去:“关门关窗!”

那些工人拼了命往回跑,我殿后,大潘听到动静也跑过来了,一瞅石榴树那,也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卧槽……”

我反手把大潘也推了进去,大声说道:“把最重的东西搬过来,堵门口!”

好在这个A厂房里有很多辎重,工人们慌慌张张的,有一些已经吓的动不了了,大潘劲儿大,已经把辎重往大门推,一边推一边狂吼:“不动的,就提溜过来堵门口!”

这一下,才把工人吓起来,跟着把东西全堆在了门窗口上。

而在人仰马翻,你哭我叫,还有搬动东西的嘈杂声之中,我听见,院子里面也有了声音。

这个声音细微却整齐。

“笃……笃……”

像是数不清的人,在跺脚。

我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儿,跟他们一起拼命搬东西。

就在大门被彻底堵住之后,我们透过毛玻璃看到——外面影影绰绰,聚拢出了一大片黑影。

所有人的心全提了起来。

接着,那个黑影靠近,只听“咣”的一声,毛玻璃碎开了。

一个白色的东西穿破了毛玻璃伸了出来,对着里面就抓。

是一段手骨。

而手骨的胳膊,还能看到,磨损的土色粗布料——不是现代人会穿的布料。

众人一起尖叫了起来,看得出来,这东西不止一个。

尸气那么重,因为,这是个大队伍。

“啪!”

不光大门,窗户,墙缝,都伸进了这种手骨。

在拼命的抓。

那些东西,把A厂房整个包围住了。

周围用来堵住门窗的辎重,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。

那些东西——要把这个厂房,推倒。

吃人。

小宋盯着那些四面八方伸进来的手骨,整个人傻了——之前目睹吃人,已经是极限,现在,已经突破他认知了,他嘴角出现了一点白沫,人往后一躺,没动静了。

不过,没人顾得上关心他了。

赵二虾浑身都哆嗦,一把抓住了我:“不是,那东西是哪儿来的啊?”

“废话,”我盯着赵二虾:“你忘了,马陆说过什么了?”

旧时代——这个地方,消失过一整个队伍,谁也不知道,他们去了哪儿。

现在,他们终于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