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79章 白色云母

正在这个时候,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“滋”的一声响了起来。

大家的神经本来就绷的跟弦一样,这一下,齐刷刷全打了个激灵。

这个时候,能是谁打来电话?

陈婷回过神,犹豫了一下,就过去把电话给接起来了。

结果一听电话,她就皱起了眉头: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

接着,她扔下电话往外一看,就愣住了:“还真是……”

原来,有一个叫张大福的工人请假了,本来昨天就回来了,但是一寻思,还有一天假没用完,就偷偷躲在宿舍休息了一天没出来。

他宿舍里其他工人正好都“消失”了,成了个单间,也没人知道这事儿。

直到刚才清点人数,也没人知道张大福其实已经回来了,根本没算上他。

他连封门的事儿都不知道,一直都在蒙头大睡。

直到刚才听见外面的动静不对,出来一看,才知道场子封锁住了,而A厂房附近,出现了数不清的枯骨。

这可把张大福吓的够呛,哆嗦了半天,才给A厂房打电话,让这边的人想法接他一下。

那个人,是张大福?

少年当时就傻了:“不是吧,这个张大福……”

说着,众人都透过小孔往外看。

这个时候,比较靠后的枯骨,还真跟发现了什么似得,开始频频回头,奔着后头看。

还有一些枯骨“开小差”,从队伍里脱开,奔着后头就跑过去了。

像是……想找什么好吃的一样。

卧槽,张大福真的在外面,马上也得被枯骨给啃了。

陈婷很无助的瞅着我:“先生,这,怎么办啊?”

其他工人有的幸灾乐祸:“活该!”

还有的十分担心:“这张大福懒是懒点,可人不坏——想不到,会这么个死法。”

还能怎么办,再怎么说,也是一个人命,也不能见死不救。

我一寻思,就看向了大潘和江道长:“这里交给你们了。”

结果刚一转身,大潘一只手抓在了我后脖颈上,骂道:“你吃撑了,忘了咱们是为什么来的了?你这条命不是你自己的,我还没弄死你,你不许先找死!”

我连忙说道:“你放心吧,我死不了。”

这些枯骨,是铆足劲头,要把西墙给撞穿,但是南北东三面后,都没有枯骨。

只要我速度够快,他们就发现不了我。

江道长则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:“就为了那么一个非亲非故,甚至见都没见过的人,值?”

哪一个人,都不能白死。

黄小猫盯着我,神色也有些异样。

少年则一下来了劲儿,热血澎湃的说道:“叔,我跟你去——张大福还欠我爹四百块钱呢,他死了,就没人还了。”

我摆了摆手——非专业人士,掺和不了这种事儿。我保证,把他带回来还账。

大潘看我胸有成竹的,手也松开了,看着我,眼神很复杂:“你这个人,跟其他人不大一样……”

江道长冷笑了一声:“看你词汇量匮乏的,不就是怪胎吗?”

怪你大爷。

不过我打不过她,算了,好男不跟女斗。

于是我折过身子,就把另一侧的窗口辎重推开,想从里面挤出去。

几个刚一动身,大潘的手再次搁在了我肩膀上。

我还以为他改变主意,又要拦着我,谁知道,他伸出了一只大手,里面有两个白色的,亮闪闪的小球,跟小时候玩儿的玻璃弹珠差不多。

“这是我们西川的白云母,”大潘不情不愿的说道:“把这东西含在嘴里,只要离得远一点,那东西就闻不到活人的味道。”

卧槽,还有这么好的东西,你咋不早拿出来。

我刚要拿,大潘把手指头一拢,闷声说道:“我就赌这一次——你记住了,你的命是我的,不许死。”

这话听着怪熟悉的——对了,跟手机广告里的霸道总裁差不多。

我接过那俩小球点头:“放心。”

赵二虾一听有这么好的东西,又来当伸手党,大潘不惯着他,瞅都没瞅他。

外面泥土和腐朽的气息更重了,熏的人想吐。

我含了一个在嘴里,忽然就觉得耳清目明,把那些尸臭气息都给挡住了。

接着,翻身从一边绕了过去。

果然,那东西还挺管用,我就从一边过去,那些枯尸离着我不近,果然没发觉。

我心里大喜,可那个大块头的枯骨就跟感应出来了一样,歪头冲着我藏身的方向,就看过来了。

我一皱眉头,立马屏气凝神的躲在了一棵大树后头。

那个大块头似乎也无法确定,转过了脸,继续专心致志的推门。

而我惦记着那个张大福,奔着刚才看见人影的方向就跑过去了。

可到了那地方一瞅,刚才的位置上,已经没有人了。

奇怪,张大福呢?

我心里陡然一动——该不会,是我已经来晚了,他已经让几个枯骨给吃了吧?

也不对,这里没有血腥气。

而这个时候,又一个开小差的枯骨,摇摇摆摆对着这里就走过来了。

对了,这东西都是闻着人味儿来的——它闻不到我,但是能闻到张大福。

于是我就藏在后面,跟上了那个枯骨。

只见那个枯骨奔着一个位置就过去了,到了那一瞅,我脑瓜皮顿时就麻了。

只见十五六个枯骨,聚在了一起,正在挠一棵大树。

还有几个,试图想爬到那棵树上去。

一抬头,找到人了——一个矮个子蹲在了树上,哆哆嗦嗦的。

那个人穿的是工服,脖子上还挂着工牌,手里拿着个手机,还讲电话呢:“陈婷,你倒是让人快点来啊,我,我他妈的坚持不住了……”

毫无疑问,就是李大福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新来的一个枯骨忽然找到了一根树上垂下来来的藤条,抓着那个藤条,攀爬着就上去了。

这下李大福嗷一嗓子就喊出来了:“上来了,上来……”

万籁俱寂,听得出来,话筒那头,陈婷的声音也慌了:“对,对了,不是说童子尿辟邪吗?你,你拿尿滋它!”

李大福快哭出来了:“我这不是胆子小,已经尿裤了,没尿了……”

我一步抄上去,手起玄素尺落,直接把那十来个枯骨砍断。

李大福低头瞅着我,一下傻了:“卧槽……你,你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?”

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吓糊涂了?

我就跟他摆手,让他赶紧下来。

李大福赶紧从树上溜下来,痛哭流涕:“谢谢,谢谢哥……”

你个秃顶别跟我叫哥了。

我瞅了瞅那个树:“你脑子挺好使啊——要是还站在你刚才站的那个位置,现在骨头渣子都没了。”

李大福一听我这话,却愣住了:“刚才?我刚才没上别处去啊,一下楼,我就上树了。”

啥玩意儿?

我顿时皱起了眉头——那我之前看到的人影,不是他?

而且——对了,那个人影挺高的,这李大福也就一米六。

还能是谁,不能还有其他落在外面的人吧?

可李大福莫名其妙的说道:“要是有就好了,我一个楼都找遍了——落单的就我自己啊!”

这就更奇怪了。

李大福还自顾自的说道:“妈耶,以前猴子——嗨,就是陈婷,说曹大磊被什么怪物给抓了,我们都当她神经病,没想到,世界上还真有这种东西,要不是掐了自己一把,我都当自己做梦呢!”

一听这话,我顿时就愣了一下。

李大福却拉了我一把,指向了前面。

我一瞅,又有十来个枯骨,循着人味儿来了。

我回过神来,立马把白云母递给了李大福:“放嘴里,哎,别咽下去。”

李大福赶紧接过来了:“这驱虫糖?我没蛔虫啊!”

我就没回话,一玄素尺下去,把那十来个枯骨直接掀翻,带着他,就往A厂房跑了过去。

但愿那个厂房能坚持住。

李大福迷迷瞪瞪跟着我就跑,但跑到了前面,他看见了那一大堆在外面围攻A厂房的枯骨,整个人就僵住了,用眼神一甩,意思是A厂房还能进吗?

没错……A厂房,确实已经风雨飘摇了。

我瞪了他一眼,他一寻思,自己也无处可去,只好一脸悲壮的跟着我往前跑。

这一跑不要紧,眼瞅着就能进到缝隙里,可谁知道,这个时候,前面的敲击声忽然一下就停了。

我一边动手敲门,让少年他们给我搬开辎重,一边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。

一抬头,卧槽,那个大块头不敲门,似乎是感知到了我的存在,对着我这边就摸过来了。

李大福浑身都颤了起来。

里面传来了辎重被挪的声音——少年他们来给我开门了。

快点……快点……

那个大块头跟我有断掌之仇,我一低头,忽然就明白他为什么能感知到我了——妈的我夹断他断掌的时候,溅了一身骨头渣子。

我身上,有他自己的气息!

我立马就把衣服脱了下来,甩到了另一边。

缝隙缓缓一动,能进去了!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而大块头,也已经摸到了我们前面。

妈的,正挡在了门口。

我只好拽着李大福往后退——白云母只能除去活人味道,也不能让实体消失。

只能等这货离开了。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李大福“咯”的一声,打了个嗝。

他赶紧捂住嘴,一脸抱歉的瞅着我。

可来不及了。

那个大块头,倏然就停在了我面前,对着我们,弯下了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