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82章 你是怪物

这一下,可以说是冤家路窄,大块头一眼就看到了我,张开了大嘴,估摸是发出了一个无声的嘶吼,嘴边炸了一大圈土。

问好?我谢谢你了。

跟着这个大块头一起进来的,自然是剩下那些枯骨了。

那些枯骨奔着这里的工人就扑过来了。

陈婷盯着那些枯骨,吓的一下扎到了我怀里,尖叫了起来。

而其他的工人也都跟着叫唤了起来。

这样不行……我的心提了起来,这个百十来条人命……

可根本来不及多想,那个大块头奔着我,用仅存的左手,对着我砸过来了。

我抬手挡住,看到几个枯骨看见了少年他爹,还有二虎大林几个倒霉蛋躺在地上,奔着他们就扑过去了。

糟了……

可没想到,那个少年不知道从哪儿,又找到了一个钢筋,跟之前一样,第一个冲着那些枯骨冲过去了。

“咣”的一声,那几个枯骨应声而断。

少年大吼道:“来啊!来啊!哪个敢动我老子,我拿他骨灰拌饭!”

枯骨哪儿听得懂这个,前仆后继,就挤了进来。

少年一带头,刚才那些胆子大的工人,也呼啦一下全站起来了:“是啊,活人犯不上怕些个骨头架子,它们不就比咱们少点肉嘛!”

“就是,哪怕真的死了,最多大家都一样,上!”

一鼓作气,工人们抄起家伙,对着那些枯骨就扫了过去。

赵二虾一瞅这个阵势,躲都没地方躲,有个人塞给他一截子钢筋,他瞅着钢筋,一开始打算把自己打晕了逃避,但一个枯骨扑过来,他还是条件反射奔着那个枯骨砸了过去。

可一个声音冷森森的在我耳后响了起来:“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管别人?”

卧槽?

身后一阵破风声冲过来,我立刻摁着陈婷的脑袋一起躲过,这一下倒是正好撞在了那个大块头身上。

真是城隍庙里内讧,鬼打鬼。

不过,那个大块头是出人意料的强壮,竟然只是退后了一步,连倒都没倒。

我趁机反手抽出玄素尺,对着那个大块头就削了过去,一边对跟江道长撕扯的大潘喊道:“你们俩差不多得了,回防回防!”

他们俩一回头看见这个阵仗,各自骂了一句,只好暂时冰释前嫌,一起抵挡那些东西。

而大磊这一下没打中我,拳头一紧,还要再来一下,我趁机把陈婷的头托起来:“你看见没有——这就是你们家大磊——人家结婚要房,你们俩结婚要命!”

陈婷根本就不敢看大磊了,这一下被我强迫着看了一眼,眼泪就流出来了。

这一眼,大磊的拳头,顿时就僵住了。

他在心疼。

那就太好了——哪怕是刀枪不入的无极尸,只要有弱点,就好办。

我趁机继续喊道:“无极尸也找到了,能跑的,上外面跑!”

能逃到困尸墙外面,就能活下去了。

这些东西,出不去。

大潘给他们帮忙,回头瞅着我,怒吼道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“你放心,命给你留着,死不了!”

说着,我拖住了陈婷,跟电影里面挟持肉票的绑匪一样,一步一步往后退。

大潘没办法,只好帮那些工人用肉钩子打枯骨:“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……”

工人哗啦啦在大潘的帮助下涌了出去,而我身边来了一个娇俏的身影。

江道长。

“你也走吧。”江道长摆明是要掐这个机会,把无极尸给独吞了:“这里放着我来。”

那不行……我答应了大潘要找无极尸做赶尸鞭,说话就得算数!

大磊盯着我们的眼神,越来越阴沉了。

江道长奔着他一扑,他像是下定了决心,蹲下,大吼一声,重重的拍了地面一下。

江道长似乎预料到他要干什么了,轻捷的往旁边一闪,借力蹲在了辎重上,皱起鼻子,大眼睛厌恶的望着地面。

“咔嚓”。

这一下,地面出现了很大的裂缝,数不清的白骨头,争先恐后从底下钻了上来。

日了狗了——那个消失的队伍,到底他妈的多少个人?

不对……里面的枯骨,不光是穿着土色布料。

我头皮慢慢炸起来——是这些年来,死在了这个“狮子大开口”里的死人。

数不清有多少个。

那些东西,瞬间把我们给包围住了——出不去了。

陈婷看到这一切,死死抓住了我的衣服,可能快昏过去了。

我攥住玄素尺——不愧是尸王啊!

它是想着,用这些东西困死我们,再抢回陈婷。

而这个时候,院子里轰然一声响,接着就是跳脚骂娘的声音。

应该是大潘把那些工人们放了出去,可也回不来了——不光厂房里面,院子里,应该也全是无极尸叫出来的帮凶。

我直接把陈婷背在了身上,只能先开干了。

大磊盯着我跟陈婷接触的这么亲密,一张脸都青了。

江道长见状,冷笑了一声:“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……”

可她话没说完,数不清的白骨拔地而起,对着她就冲过去了。

我这边也没好到什么程度,那些枯骨对着我就抓了过来。

我抬手就削翻了一层,白骨碎屑炸的到处都是。

这东西为了陈婷,要先灭了我。

不把他干翻,这事儿就没完。

而这个时候,江道长那边也是一声巨响,奔着她扑的白骨比我这边的还惨——天灵盖跟鸡毛一样飞上了天。

可白骨源源不断,连靠近他都不容易。

江道长大声说道:“你小子不是挺聪明的吗?这会儿背着软肋,怎么脑子倒是回不过弯儿来?”

她的意思,是用陈婷的命,逼无极尸就犯。

可大磊的声音更阴沉了:“你们谁也别想伤到婷婷……”

那些枯骨应该是得到了新的命令,数不清的白手伸过来,要抢陈婷。

陈婷看着那些手骨,尖叫出声,而我一抬手,把白手全部斩断。

这个时候,那个大块头也挤了进来,一只手奔着陈婷的脖子就抓了过去。

我立马护住了陈婷,自己的手倒是一阵剧痛——被那东西的爪子,抓了一个血肉模糊。

血溅到陈婷脸上,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你,为什么,为了我……”

我低声说道:“之前,对不住了——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有事儿的。”

白骨森森之后,大磊的脸色更难看了,嘴里念诵的东西,似乎更快了。

而我说着,用了全力,对着那个大块头掀了过去。

大块头终于奔着那些枯骨倒了下去。

而它所在的地方,煞气浓重,其他的枯骨,都不敢靠近。

我离着大磊,七步半!

我一瞬间就有了主意,一脚踩在了大块头的背上,对着大磊就冲了过去。

白骨逃散,第七步,我攒足神气跳起来,扬起了玄素尺,越过了那些白骨,对着大磊就劈了过去。

大磊根本没想到,我能想出这种主意,猝不及防,脑袋就被玄素尺重重劈上了。

我顿时高兴了起来,可紧随而来的,就是一阵剧痛。

虎口——这个东西,连玄素尺都砍不透?

卧槽,那还怎么玩儿?

而大磊则抓住了这个机会,一只手反扼住了我的手腕,直接把我掀翻在地。

天地在眼前翻转,回过神来,我已经躺在了地上。

而大磊一只脚,正踩在了我后背上。

我后脖颈子一凉——只一瞬间,它就把把我掀翻,岸边陈婷给抢回去了!

好快……

而还被源源不断的枯骨牵制住的江道长则大声说道:“你怎么这么没用!”

大磊脚一重,我只觉得肋骨要被踩碎了,嘴里一阵腥甜。

“你敢动我女人的主意。”

大磊的声音冷冷的响在了我头顶:“我要你赔命。”

说着,脚的力道更大了。

卧槽——哪怕运足了气劲儿,也根本就爬不起来。

这东西,幸亏是少,要是多,还不把整个行当掀翻了!

这次,难不成……

大磊的声音开始越来越远:“婷婷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可没想到,陈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:“你放开他。”

大磊的声音顿时梗住了:“你说……什么?”

陈婷厉声说道:“他是好人,你给我放开他!不然,不然……”

陈婷可能是抓了什么东西,声音竟然满是威胁:“不然我就死给你看,你这个吃人怪物!”

陈婷——已经开始害怕他了。

他是个异类。

“怪物”这两个字,大概是大磊最不想听到的,他的身体,猛地就打了个颤。

而这一瞬,我立马就抓住了机会,翻身而起,一只手运足了神气。

九层的诛邪手,这个时候不用,什么时候用!

大磊猝不及防,脖颈就被我给卡住了。

死吧……不,你早就死了。

大磊盯着我,眼神很空洞,满是绝望——不对,他看的不是我,是陈婷。

我手上来了劲儿——不能再让这个东西吃人了。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很大的东西,直接砸在了我面前。

这一下,我的手腕被猝不及防的打歪,抓了一个空。

是那个大块头。

妈的,这玩意儿怎么没完呢?

可诛邪手这一空——我脑瓜皮一炸,暂时我就用不了行气了!

那个大块头一只手,冲着我就砸了下来。

完了……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大块头的手,猛地被砍断了。

是大潘气喘吁吁的声音:“我早说过,你的命是我的,谁也不许给!”

而大磊反应过来,忽然趁机一把抱住了陈婷,对着外面就跑。

我们俩一愣,就要追上去,可数不清的行尸堆积起来,拦住了我们的去路。

大潘气的一边砍枯骨一边骂娘。

我则咬紧了牙,能控制住住那些行尸就好了……谁能乐意,到嘴的鸭子飞了!

大磊一边跑,一边回头看我,表情冷冷的,像是让我们等死。

你大爷……

江道长气的尖叫:“别让他跑了!”

可我现在,站着都费劲!

数不清的枯骨对着我压了下来,大潘的声音很急切,可数目太多,他挤不过来。

腐臭味,全是腐臭味……除了自己心跳,好像什么也听不到,看不到了……

可没想到,就在要窒息的这一瞬,头上忽然轻松了。

抬起头,所有的枯骨,全跟摁了暂停一样,不动了。

啥情况?我顿时蒙了,枯骨没电了?

而一个声音轻轻的响了起来:“爹……”

我回过头,就看见一个娇怯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堆行尸之中。

赤玲!

“爹有危险。”赤玲说道:“我来帮爹。”

接着,她看向了大磊,眼神沉了下来:“你敢伤我爹。”

大磊停下脚步,难以置信的看着赤玲,也愣住了。

而赤玲望着大磊,嘴里喃喃的说了什么。

那些枯骨,发出了颤抖的声音——是赤玲和大磊,在争夺枯骨的控制权!

赶尸匠盯着赤玲,也傻了:“原来,她是你女儿?你倒是不显老。”

大磊脸色也变了,而数不清的枯骨,抵抗不住两个能命令行尸的人,不少开始轰然碎裂。

大磊自己,也往后重重退了一步。

而这个时候,赤玲嘴边,也冒出了一股子血。

我心里一提,这什么情况?

大潘立刻说道:“你女儿一个人控制不住这么多枯骨,撑不住了!”

不行,非得把大磊给搞定不可。

我强撑着站起来,对着大磊就扑过去了,大磊想抵抗,抬手要格住我,可我满脑子想的都是,不能再死人了。

大磊满脸狰狞,一只手对着我心口就掏了过来——他这动作,是想逼着我后退,给自己找逃走的机会。

可我没躲。

而是迎了上去。

胸口一阵剧痛,他的手插在了我身上。

而玄素尺从手里脱出,直接把他钉在了地上。

江道长赶过来,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我:“你不要命了……”

大潘也抓住了机会,抡起了吊肉钩子,把大磊手脚也给绑住了。

那些枯骨,终于轰然倒地。

陈婷张皇失措的看着我们:“你,你们……”

她犹疑了半天,才说道:“要把他,怎么样?”

大磊没抬头,把脑门上的血擦了下去:“抽筋,放血!”

“那不行。”没想到,江道长挡在了无极尸前面:“这东西,是我先盯上的。”

你还说不说理了?

大潘也急了:“他身上,写你名字了?”

江道长没搭理大潘,反而看向了我,冷冷的说道:“你是厌胜门的?”

对了……她刚才,看到玄素尺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