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83章 碰我相公
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陈婷忽然扑在了大磊前面,挡住了大磊,喃喃的说道:“你们——你们不要杀他!”

江道长看向了陈婷,冷冷的说道:“蠢货——都知道他的身份了,还护着他?你问问,被他吃了的那些人的家属,同意不同意!”

而一听陈婷这话,大磊的一双眼睛,顿时就有了神:“婷婷,你……你担心我?”

陈婷没回头,咬紧了牙,吼道:“我,我实在是……你说实话,之前,你为什么失踪?”

大磊吸了一口气,喃喃的说道:“我……”

大潘暴躁的说道:“有屁好问的!他吃人吃的差不多了,该休眠了!怎么也得失踪,所以,提前跟你找个借口,也就你相信,还找他呢……”

大磊是觉得,自己“失踪”“出事儿”,对陈婷的打击,比知道他是无极尸,怎么也好一些。

他就是想让陈婷死心。

江道长冷冷的说道:“撩完就跑,刺激吧?”

大磊的眼睛,再一次的没了神:“我没想到,我还有这种心,我以为……”

这种,活人一样的心?

大潘接着说道:“讲这些没用,把他弄顾瘸子那儿去,事儿搞定了。”

说着就要把大磊给背起来。

我却觉得——大磊好像另有隐情。

他能力确实很强,要不是赤玲找过来,我们不是他的对手。

但是,我总觉得,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。

才刚想到了这里,江道长挡在前面,一只手抓住了我手腕,厉声说道:“我再问你一次,你是厌胜门的?”

我实在是忍不住了:“你又是谁,要无极尸干什么用?”

大潘冷冷的说道:“还能为什么,她肯定也想练兵器,这是要打劫啊。”

江道长冷笑了一声:“跟你们说不着。而且……”

她盯着我的眼睛,沉了下来:“你们是厌胜门的,今天,就走不了了。”

赤玲不声不响的挡在了我前面,沉下脸。

不行……我心里一沉,我和大潘体力损耗的都很厉害,赤玲为了救我,也元气大伤,这会儿跟江道长刚,我们三个,绝对不是她的对手!

“不说是吧?”江道长嘴角勾出了个很邪气的笑容:“算了,反正厌胜门的狗东西,人人得而诛之,那你们,就把遗言,留给孟婆说吧!”

说着,抬起素手,对着我们就劈了下来。

大潘急了眼,甩起了吊肉钩子,对着她就冲了出去。

可这一瞬,那一大串吊肉钩子,直接粉碎。

大潘本来就没多少力气了,被那个劲头儿冲翻,摔出去了老远,砸在了一串辎重上。

“你要急着送死。”江道长对着自己镶嵌着碎钻和珍珠的美甲吹了口气:“我送你先走。”

说着,扬手对着大潘就过去了。

我翻身过去,一下挡在了大潘前面。

那个力道,饶是大潘那个体格,也已经站不起来了,费尽力气一瞅,一下就傻了:“卧槽——我他娘不用你再救我!”

再救一次,就又欠我一个人情了。

江道长盯着我,眼神又几分怀疑:“没见过狗厌胜门的也会舍己为人……”

“你见识短。”

我冷冷的把玄素尺抽出来,把赤玲拉到了身后:“大潘,要死一起作伴。”

江道长是个狞笑:“可以!”

我一只手就积蓄了神气,刚要翻过来,没想到——江道长竟然比我快那么多!

还没回过神,身子重重的撞到了一面墙上,嘴里的腥甜刚消退一点,这下,更重了!

疼……五脏六腑,都跟碎了一样!

脖子一紧——被江道长单手拎起来了:“你在我面前逞英雄?”

眼前顿时又是黑又是红,要窒息了。

行气……也跟被封住了一样,使不出来了!

“到了孟婆那,替我跟厌胜门的那些死人问好——尤其,”她甜甜一笑:“一个跟我长得有点像的死妖女。”

那可不是有点像。

可我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在陈婷的尖叫声之中,我逐渐失去意识。

可最后一瞬间,我忽然听到了“啪”的一个脆响,忽然脖子上松了下来。

空气猛地灌入肺里,血沫子上涌,我剧烈的咳嗽出来,流了一脸的眼泪。

在斑驳泪光里,我看到一个俏丽的,穿着汉服的背影,挡在了我前面。

而面对着她的江道长,瞪大了眼睛,满脸难以置信。

她脸上,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——她甚至没来得及遮住。

刚才那个脆响——是这么来的?

大潘爬起来,盯着她,喃喃的说道:“李北斗,你还会,把一个人,变成两个?”

我又不是刘谦。

“相公,妾来晚了。”一个娇娇的声音,带着心疼响了起来:“教相公受了好大的罪!”

江道长胸口剧烈起伏,半晌都没能接受眼前的一切:“死妖女?你……你不是死了吗?”

江采萍冷冷一笑:“是死了——不过,为着你这个死妖女,我得回来。”

江道长终于缓过神来,才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冷冷的说道:“你回来的好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对着江采萍就扑过去了:“我就让你,再死一次!”

江采萍长袖舞动,十分轻盈的闪避了过去,娇娇的说道:“相公,妾现在,就给你出气!”

说着,转过江道长身边,抬手又是一个巴掌。

“啪!”

那动作,不仅行云流水,好像舞蹈一样,仙气飘飘,而且——又快,又狠厉。

哪怕强悍的江道长,都根本没有闪避的余地,结结实实,另一侧脸,又挨了一巴掌!

江道长气的快把牙给咬碎了:“你……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

“你说呢?”江采萍的声音还是不疾不徐的:“你打我可以,可你碰我相公,就是不行!”

江道长一听这几个字,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他?”

大潘爬过来,叹为观止:“李北斗,你能不能跟我讲讲——为什么女人,都会给你卖命?”

你当这是很光荣的事儿还是怎么着?

我拿错男女主角的剧本了,行不行?

而江采萍盯着江道长,接着说道:“说起来,你这个死妖女,为什么要跟我相公抢无极尸?”

江道长冷笑了一声,眼睛里有了杀气:“也好,反正你们也要去见孟婆了,我让你们当当明白鬼——那个无极尸,是从真龙穴里出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