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84章 手掌之下

真龙穴?

卧槽,大磊竟然也跟真龙穴有关系?

江采萍脸色一变,立刻看向了大磊。

大磊一听到“真龙穴”三个字,身体颤了一下。

他的眼神——是恐惧。

江道长侧头望着大磊,微微一笑:“你们也想找真龙穴,是不是?那怪可惜的,你们是叫花子丢了猢狲——没戏唱了。”

话音未落,轻捷的往这边一扑,就要把大磊给抓了去。

江采萍转身就要截他,可没想到,江道长一下把棒球帽甩开,里面“蓬”的一下,炸出了一蓬粉末。

那个粉末往江采萍身上一扑,江采萍顿时就皱起了眉头——她的宽袍大袖,着起来了!

我一下傻了——她是个鬼仙,怎么可能会起火?

那不是一般的火……绿色的,中间夹杂着,琉璃色,而且,隐隐带着神气!

而大潘看出来了,倒抽一口冷气:“难怪那丫头那么狂,这不是莲花琉璃火吗?”

莲花琉璃火——对了,我后心一凉,那是大庙里,供神佛的火!

这东西专辟一切邪祟,哪怕是江采萍的本事,也会让她灰飞烟灭!

这个江道长,竟然连这种东西都有,她到底什么来历?

我立马就扑了过去——引了水天王的神气,就要帮她灭火。

江采萍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相公,莫要管我,无极尸……”

“无极尸哪怕丢了,还能再找。”我努力把自己所有行气全积蓄了起来:“你要是出事儿……”

她要是灰飞烟灭,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江采萍的眼睛瞬间瞪大了,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我,眼神闪烁:“相公,妾是跟对了……”

能跟神气相抵充的,也只有神气,可我那点神气,根本就不够……

不能让她有事儿,不能让她有事儿——要是有更多的神气就好了,尤其是水天王的神气……

可刚想到了这里,隐隐约约,就好像有人在后面推了我一下一样,手底下的神气,猛地就充盈了起来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根本来不及想,那股子充盈的神气,瞬间把江采萍身上的琉璃火灭了。

确实是水天王的神气。

难道,水天王赶过来帮我了?

我立刻回头,但是身后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“李北斗!”

大潘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这疯丫头子要从咱们嘴里掏东西,你管不管了!”

一回头,大潘健硕的身躯已经被直接掀翻,陈婷也倒在不远的地方,而江道长冷笑了一声,手已经抓在了大磊的手腕上。

坏了……

而江道长另一只手,跟我比了个心:“找无极尸的过程,谢谢你了。”

说着,往地下一拍。

这一拍,脚底下顿时跟地震一样,猛地颤了起来,头顶上的彩钢,也开始吱吱作响。

这个地方,要塌了!

而江道长拎无极尸,跟拎布娃娃一样,纵身就要从窗户口给跳出去。

卧槽,这下真是不好了,为了救江采萍,我已经没有行气再把他们往外救了。

江采萍死死抱住了我,而大潘脖子都直不起来了,还在大骂:“下次碰上那个毛丫头……”

我倒想有下次——被砸成肉酱,上奈何桥下次去?

大块大块的彩钢开始轰然下坠,大潘脸也白了——他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,也挣扎不起来了:“李北斗,你救那么多人,有屁用?都几把大难临头各自飞,什么好报,落在你头上了?”

这是两码事儿……

可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叔,你挺住!”

我一愣——是那个少年!

不光那个少年,一大帮工人,冒着生命危险,重新冲进了A厂房!

他们脸上,身上,都跟枯骨争斗的时候流下的血。

可他们没人顾得上把血擦下去,奔着我们就冲了过来。

甚至——有的人直接被彩钢板砸倒了。

可没人害怕。

好几双手,一起把我拖了起来,背在了一个不宽阔,却很结实的后背上:“叔,咱们走!”

大潘也被人拉起来了。

我忽然觉得眼眶子发热。

是啊,我没想过要他们回报。

但是,他们还是来了——没有人想死,他们也有家人等着他们回家,可他们,还是冒着生命危险,冲进这个摇摇欲坠的厂房。

我的嗓子梗住了:“谢谢……”

“这是啥话!我们是没什么文化。”一个操着锦江府口音的嗓子说道:“可我们知道好歹。”

李大福也来了。

在大家刚冲出厂房门口的一瞬间,A厂房轰然倒塌。

工人们把我们放下,这才吐了口气:“福大命大,没事儿啦!”

大潘的脑袋重的跟大头娃娃一样,但还是不肯摘下口罩,长长吐了一口气:“妈的,到最后,竹篮打水,一场空!”

能活命就不错了,要啥自行车。

赤玲也被抢救了出来,我也放心了。

这次要是没她,我就真玩儿完了——总而言之,这一次,要感谢的人,实在太多了。

而大潘缓过神来,一只手就卡在了我脖子上:“没有赶尸鞭,我现在就弄死你……免得你跟个驸马爷一样,人人都惦记!”

“不不不你等会儿!”

而大潘的手,一下被江采萍给卡住:“这位伯哥,有话好好说,莫要下这样重手……”

江采萍的声音还是柔柔弱弱的,可大潘脑门上的青筋顿时就炸了起来:“你下的,也不轻……”

我赶紧打圆场:“行了行了……”

说到了这,我还想起来了,看向了江采萍:“对了,那个江道长,到底什么来历?”

江采萍一听这话,隐隐咬了咬牙:“那个死妖女——总有一天,要把她剥皮抽筋!”

这个时候,有个人正在困尸墙附近嚷:“谁来救救我……”

这个声音……黄小猫?

他的腿受伤了,正求困尸墙外面的几个工人拉他一把。

那个少年听见了这话,赶紧就奔着那边跑过去,回身要把黄小猫给抱出去。

可这一瞬,我猛地就反应过来了,大声说道:“千万别把他弄出去!”

少年已经把黄小猫背身上,一只脚,要埋出困尸墙了,听见我这话,顿时就僵在了困尸墙边:“叔,咋了……”

而黄小猫抱住了少年的脖子,哀嚎了起来:“不行,我的腿,我的腿受不了了——快,送我上医院……”

少年犹豫了一下,困惑的看着我:“叔,救人如救火……”

我厉声说道:“他要不是人呢!”

黄小猫的身子,猛地颤抖了一下。

很明显,黄小猫腿上是有伤,但他手没事儿。

这种情况下,哪怕是爬,肯定也是要自己爬出去的,他却待在原地,扯着嗓子喊救兵。

只可能——是他爬不过去,用了苦肉计。

人不会爬不过困尸墙。

这个黄小猫,不是普通人。

少年顿时一愣:“叔……”

我盯着黄小猫:“你跟大磊,是一伙的吧?”

我早该想到了。

黄小猫,其实一直在掩护大磊。

算起来,从第一次进了澡堂,我就看到了命灯不正常的人——大概率,就是大磊。

可黄小猫忽然出现,撞倒了二虎挨揍,我被牵绊住,才跟丢了人。

后来,黄小猫在院子里给大种马上供。

我和大潘,分明是闻到了腥气,但是一瞅在场是个猪头,也就没多想。

现在想来——如果那个猪头,是为了掩盖其他有生腥气的东西呢?

比如,被咬的痔疮庆。

那个灌木很密,后面藏人,没有问题。

所以,四处都找不到痔疮庆。

更别说,我觉得,大磊能力固然强,但是并不奸狡——真正奸狡的人,不会爱其他人超过爱自己。

那些嫁祸之类的主意,也不像是他的脑子能想出来的。

黄小猫的表情顿时有些扭曲:“哥,你这话什么意思,我听不太……”

我答道:“把黄小猫的手掌翻过来。”

黄小猫要缩,可少年劲儿大,掰过他手掌一看,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这是……”

那是北斗七星红痣的痕迹!

他用了某种染料在手上点了这些东西——拍一下,就能把这东西,印在其他人身上。

黄小猫一下不动了,眼神顿时也不稳了。

我就知道。

我胸口的北斗七星,是怎么出来的?

大磊一直没跟我打过照面,怎么在我胸口摁下了北斗七星的红痣,嫁祸给我?

那段时间,我没跟别人太靠近过——只有在救了黄小猫之后,他挨了打,我搀扶过他一段。

那个时候,他的手,有意无意,正是垂在我胸前的。

所有人全愣住了,少年不由自主,就把他从肩膀上甩下来了:“他……就他这个怂儿样,竟然也……”

咬人的狗不叫,吃人的鬼不闹。

大潘也傻了,盯着黄小猫油盯着我。

我盯着他:“大磊在陈婷面前玩儿消失的原因——就跟你有关系吧?”

我那会儿就看出来,大磊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黄小猫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,脸一抽一抽的。

“把大磊和真龙穴的事情说清楚了,不然,你这辈子,出不了这个困尸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