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86章 黄符纸鹤

黄小猫说你要想自由可以,我就得有新的行尸,陈婷不错。

无极尸一下就愣住了——他没想到,黄小猫翻脸不认人,要拿陈婷威胁他。

而无极尸,宁愿自己灰飞烟灭,都不想伤害到陈婷。

他知道,黄小猫心狠手辣,说到做到。

黄小猫一看无极尸的反应,十分满意,说剩下的事情,你看着办,办不好,我就告诉陈婷,你到底是什么来历。

无极尸最在意的就是陈婷,为了保护陈婷,他只好继续吃人。

再继续吃下去,他就又要休眠了。

可他跟陈婷,已经离不开彼此了。

为了让陈婷的幸福,他决定,长痛不如短痛——离开陈婷。

他躲在暗处,看见陈婷跟疯了一样的找他,心里别提多难受了。

所以,他偷偷的潜伏到了陈婷的房间里,跟她告别——让陈婷只当自己死了。

黄小猫十分满意,就跟无极尸圆谎——告诉陈婷,说自己也看见大磊的鬼魂了,他真回不来了。

谁知道,陈婷就是不放手,机缘巧合,还目击了栗子被吃,找大磊的执念更重了。

大磊心疼,日日夜夜的跟着陈婷,护着陈婷。

黄小猫把烟圈吐尽:“女人误事,这是劫——我要是没有心软,事情也许就好办了。”

是啊,要是一早就把陈婷杀掉,也许,我就抓不住大磊的马脚。

“你说的,是真的?”

一个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原来,陈婷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醒过来了。

她死死的盯着黄小猫,忽然扑了上去就抓黄小猫:“都是因为你,都是因为你,要不是你……”

大潘低声说道:“宁拆一座庙,不毁一桩婚,这个老前辈,纯属报应。”

是啊,这个事儿,让人心酸。

少年也很羡慕:“我要是能找到婷婷姐这么重情义的老婆就好了……”

而江采萍感性,跟看完一场梁祝一样,几乎要跟着流泪。

而黄小猫看着我,接着说道: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我把话都说清楚了——可以让我走了吧?”

我心里一动,倒是点了点头:“可以。”

我一吐出这俩字,大潘先急了,一把抓住我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放什么驴屁呢?他虽然没吃人,可那些人,全是因为他的贪欲起来的,咱们也差点把命玩儿进去,就这么让他走了?”

我拽了大潘一把,故意把声音放大:“我李北斗说话算数,刚才答应了,他说出一切,就放他走,不能说话不算数啊!”

少年一听,也愣了愣,露出了很不甘心的表情——他还没报仇呢!

其他工人也是,可这一晚上死里逃生,也全是因为我,所以虽然不满,也都敢怒不敢言。

陈婷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上去要抓黄小猫,可一下就被江采萍拉回来了。

大潘也一样。

江采萍缓缓说道:“伯哥莫要激动,我家相公,做什么都是对的。”

大潘气的跳脚:“李北斗,你个蠢货,你圣母病,你白莲花……”

唷,知道的新词还不少。

而我亲自过去,扛着工人们千夫所指的眼神,把黄小猫被背在了肩膀上,亲自送他出了困尸墙。

没有活人背着,他绝对过不去。

而黄小猫自己也给愣住了。

他也没想到,那么多人死了,他平安无事就被放出来了,看着我的眼神,不禁多了几分怀疑。

而我直接撂下他,点了点头:“去吧。”

黄小猫吸了口气,跟怕我后悔一样,一头就跑了出去。

这把大潘给气的,指着我鼻子就破口大骂,我把他的手指头拉下来,盯着黄小猫一步三回头跑远了的背影:“你还想要无极尸吗?”

大潘一下被我这话给堵住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我的意思是——无极尸被江道长带走了,我们不知道怎么追。

可是,黄小猫身上有无极尸的尸丹。

不管无极尸走到了哪里,他都能找到。

黄小猫那个求生欲,肯定不甘心就这么丢失无极尸,牵连的自己送命。

他肯定是去找无极尸了,只要跟着他,我们也就能找到无极尸和江道长了。

大潘一拍大腿,激动的想说话,可又怕我骄傲,还是给咽下去了。

江采萍微微一笑:“就告诉你,相公做什么都是对的。”

大潘回过神来,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肩膀:“那还等什么,现在就去追他!”

我说你是不是傻?

那个黄小猫活了这么大岁数了,妥妥是个人精,现在跟上去,他正防着你呢!

稍安勿躁,等他放松警惕,再去追不迟。

大潘急了眼:“那他跑远了,还上哪儿追?”

我张开手:“有法子。”

刚才背黄小猫出去的时候,我趁机从他身上拿了几根碎头发。

师父给的册子里,追踪的法子不要太多——只要你带着你想追的人,身上的东西。

这可把大潘给高兴坏了。

我接着就看向了江采萍:“那个江道长,是摆渡门的?”

江采萍一下愣住了:“相公……已经知道了?”

自从她能把行气化无形于有形,我就看出来了。

跟公孙统,根本就是一个路数。

而她既然跟江采萍认识,那就更没错了——她那个命灯之所以跟燃烧弹一样,是因为她的命,已经不是凡人的命了。

她不知道活了多长时间了。

既然如此,只可能是修仙的摆渡门的人了。

不过,既然两个人是一对孪生姐妹,为什么反目成仇到了这个地步,互相骂对方是死妖女?

江采萍咬了咬牙:“之前不想跟相关说身世——就是因为她。”

我连忙说道:“今日这样,你不说也没关系。”

我答应了,不能强人所难。

江采萍这才松了一口气,但接着就说道:“那个死妖女,死有余辜,刚才还……咱们追上去,妾绝对不会放过她!”

我点了点头,却寻思了起来。

真龙穴里,为什么会有无极尸?

那个大磊,又是怎么“逃”出来的?

很明显,他现在对“真龙穴”,还是心有余悸。

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,我就把黄小猫的头发用黄符叠成了纸鹤,一口吹了出去。

纸鹤飘飘忽忽,对着东边就飞过去了。

果然,我们抄了一个近路,就越过刚泛青的柳枝,看见了黄小猫。

大潘要追,我却摁住了他。

黄小猫正在几个小巷子里,来回穿梭。

大潘着急了:“怎么,他也找不到无极尸了?”

我摇摇头:“他在绕路。”

就是怕我们跟踪他。

终于,他绕的差不多了,往后面看了看,这才放了心,笔直的对着一个位置就过去了。

福寿桥。

福寿桥是个旧时代的古桥,青石板铺出来的,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,古色古香的。

两侧有圆圆的桥洞子,我小时候也时常上那乱钻。

眼瞅着黄小猫,悄无声息的对着桥洞子就下去了。

我对地熟,带着他们就绕到了另一侧,果然,刚在荒草之中蹲下,就听见了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。

“不行,绝对不行……”是大磊的声音:“我绝对不可能再回到那个地方去……”

这个声音,满是恐惧。

“这可由不得你。”江道长的声音也慢悠悠的响了起来:“真龙穴,我非去不可——你就放心吧,我的本事你也看见了,有我罩着你,你不会出事儿的。”

“不,你不知道……”大磊的声音里,恐惧却更浓了几分:“真龙穴里的东西,不是地上的人能对付的!”

不是地上人能对付的?

那是什么路数?

我忽然想起来了一直跟着江辰的那两个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