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89章 地阶二品

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:“那是……”

真龙穴果然有问题!

大磊浑身颤了起来,用剩下的一只手,拉下的自己的衣服。

他那跟活人毫无二致的皮肤上,除了有北斗七星的红痣,还有很多残损的缺口。

密密麻麻,几乎跟鱼鳞一样,触目惊心!

哪怕大潘,也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胳膊肘——上面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。

那像是……人咬下去的!

大磊被里面的东西啮咬了之后,哪怕平时神勇,可那个时候,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

那个东西出来了之后,他听到了一阵一阵的惨叫。

在惨叫声之中,他没了意识。

只记得在最后一瞬间,他像是听到了叹息的声音。

再等他醒过来,是被太阳照醒的。

他身上很沉重,像是被压了很多的东西。

仔细一看,他的呼吸就凝滞住了——压在他身上的,是一具一具,同袍的尸体。

不久之前,还在谈笑风生的同袍。

而那些同袍浑身血迹斑斑,全是撕裂的伤。

他完全不知道,自己是怎么出来的。

直到看见,尸骨堆之前的一个颀长背影。

江仲离。

江仲离烧起了半人多高的一堆柴,那堆柴散发出了一种焦糊的,让人窒息的味道。

他这就看出了了,江仲离,在烧的不光是柴,还有同袍的尸体!

身边的尸体不断被抽走焚烧,他听到江仲离念念有词,像是在祝祷什么。

这样下去,很快就烧到了自己了!

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,也明白,自己是闯了大祸了。

于是,他费劲全身力气,悄无声息的从尸骨之中挣扎了出来,对着外面就跑。

这一瞬,他再次听见了那个叹息声。

紧接着,一股子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
像是有东西在追他!

他根本就不敢回头,只敢死命的往前面跑!

但是,他跑到最后,前面没路了。

那是万丈深渊。

随着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,他根本不敢想,被抓住是个什么结果。

被那种东西追上,不如摔死的好。

他掉下了山涧。

他全部的骨头都碎了。

按理说是要死的,可出人意料,他就是没死。

普通人绝对想象不出那种感觉——那种整个身体全毁掉,却偏偏死不了。

他开始后悔——早知如此,是不是当初应该回头?

就在这个时候,他感觉出来,有东西能救他。

他说不好这是什么感觉。

而那个东西,也真的坠落到了他面前。

是一个黑僵。

他扑了上去啮咬——他悲哀的感觉,这竟然是他的本能。

他好像,不是人了。

接着,黄小猫出现了。

而后面的事情,我们就知道了。

黄小猫对他来说,亦师亦友,相依为命,是这么多年的同伴。

他不吭声了。

原来他是因为真龙穴里的东西,才变成了无极尸?

我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。

难怪这么多人想找真龙穴。

只因为那个东西啮咬过,大磊就成了稀罕的无极尸,那龙棺之中那个东西,能力得到达什么程度?

那又到底是个啥?

那个东西进了龙棺——那真正的景朝国君又到哪里去了?

我立马就问大磊:“那地方怎么走?”

大磊摇摇头:“这么多年没有去过,我早就不记得了。”

是啊,这么多年过去了,哪怕是记得原路,沧海桑田,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变化了。

江采萍连忙说道:“你说说,那地方有什么特征也行!”

大磊看向了我,皱起了眉头:“我看得出来,你是个好人——还是别去送死了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大磊犹豫了半天,这才勉强说道:“我只记得,在一个很大的山谷里面,周围都是山包,把山谷完全包围了起来……”

“那个山谷,是不是特别圆,一点瑕疵也没有?”

大磊一愣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那就对了。

这种地势,应该是“众星拱日”。

是个至尊至贵的地脉。

大龙脉。

这种地,肯定在人迹罕至的地方——要是被人发现了,一定会引来祸端的。

因为那不是一般人能进的地方。

而雪观音那件事儿上的脱皮人,也能长生,是不是,也跟真龙穴里那个“怪物”有关?

而这个时候,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。

春风一起,把她身上的馥郁药香送了过来。

白藿香。

来的好快!

我刚要说话,白藿香一把抓住了我,就把我身上的伤来来回回看了一遍,厉声说道:“就知道你一个人出来,准没有什么好事儿!给你放在口袋里的药,自己不会用?”

药哪儿分得过来啊,人多。

白藿香气的要给我来两下:“救命的东西也往外分,我看你也不必找我治伤,是你自己活够了!”

江采萍心疼,赶紧把白藿香劝住了,白藿香一边骂我,手里忍不住还是拿了药,恶狠狠的给我擦上,我请她看看大磊,她假装听不见。

大潘瞅着我,一个劲儿甩下巴,意思是这你也能忍?女人不打,上房揭瓦。

你懂个毛,不知道好男不跟女斗?

哑巴兰和苏寻也都过来了,盯着这个大磊很新奇:“这就是无极尸?”

白藿香给我治伤治完了,这才看向了大磊。

一摸大磊的身体,皱起了眉头:“是谁把他弄成这样的?伤口里有东西。”

原来,那个江道长在卸下他胳膊的时候,手上残余的莲花琉璃火入进了伤口。

那种东西,遇上邪气就会焚烧净化,江采萍都差点吃了大亏。

更别说大磊了。

白藿香跟我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这我没办法。他身上的尸气被净化,已经不再是无极尸了。”

也就是——他那长的看不见头的余生,要到尽头了。

可没想到,大磊一听这个,却松了口气。

这样的日子,他显然也过够了,唯一的遗憾,也就是陈婷了。

我立马问道:“你……还要不要去见陈婷一面?”

他摇摇头,喃喃的说道:“这样也好,婷婷恨我……我走了,她就没有那么难过。”

这话,叫谁听了,心里也不会好受。

而大磊知道白藿香是鬼医,就求白藿香,有没有能结束痛苦的药?

他已经很累了,想睡一觉。

白藿香知道他的意思,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他笑了笑:“那就好——紧走两步,说不定还能……不,还是算了吧。”

他想说的,是追上黄小猫?

可惜,他和黄小猫,都不会再有来世了。

大潘看着大磊闭上眼睛,像是睡过去了,这才松了口气,兴冲冲的把大磊背上,胳膊也没忘了拿:“走,上顾瘸子那去!”

我回过头,却没看见程星河:“程二傻子呢?”

哑巴兰一边去观察大磊,一边答道:“不知道,今天他一出门就撒愣,跟看见什么似得,脸色很难看,问他他也不吭声,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,跟有易拉罐急着捡一样。”

奇怪,这货上干啥去了?

算了,到了饭点儿肯定就回来了。

这个时候,有人在一边就叫唤了起来:“卧槽,今年真是够怪的啊,昨天才看见那个怪事儿,今天又有怪事儿——你看河里,哪儿来那么多人骨头啊!”

是刚才黄小猫引上来的。

今年怪事儿很多吗?

对了,四相局已经破了三个,很多地方风水不稳,有怪事也可想而知。

我也就把河里的那些枯骨给超度了一下——免得有工作人员清理的时候,招惹上麻烦。

等把这里的事儿和工业园的事儿处理好了,我们坐上车,就奔着顾瘸子那去了。

一上车,我习惯性的往外面一看,心里顿时就高兴了起来——观气的时候,能看到三种新的颜色了!

深茶色,竹叶青色,紫檀色。

升阶成地阶二品了!

这一阵子的功夫,还真没白费!

到了地方,顾瘸子看见大磊的尸身,眼睛都直了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你小子最近是撞了什么大运了——这东西都能弄的来?”

没法子,最近就是运气好。

白藿香瞅着我的伤,瞪了我一眼。

顾瘸子一边接收大磊,一边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问道:“最近你们行当那个大新闻,你听说了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