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91章 黑山老妖

啥?

我回过头来,顿时吓了一跳。

我身后是一个耄耋老妇。

而这个老太太满脸褶子,一双眼睛白多黑少,更别说搭在了我肩膀上的一只手。

干枯瘦小,可指甲又长又尖,活脱脱跟《倩女幽魂》里伸出来的一样。

树精姥姥?

而哑巴兰一把抓住我:“哥,光天化日之下,这还有个黑山老妖!”

没等我回话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一个大拐杖就指到了哑巴兰鼻子尖儿上:“小王八蛋,你说谁黑山老妖?”

刚才被人吓了一跳,但是再一细看,更觉得这个老太太诡异——都看不出是什么岁数了,可穿着打扮的,别提多华丽了。

一身黑丝绒底,绣大红山茶的古风长裙,脖子上一条飘飘摇摇,广场舞王者身份象征的丝巾,耳朵上,手指头,手腕一水儿的金镶翡翠。

对了,嘴上,指甲上,血红血红的,好似刚捧着一把人血喝完。

这种搭配,怎么瞅怎么不正常。

噫,简直是黑山老妖本妖。

而黑山老妖那个拐杖也挺不正常,上面挂着七个铃,正在哗啦哗啦响。

卧槽,刚跟大潘分开,这这老太太难道是大潘他姥姥?

这句话没问出来,黑山老妖的拐杖在她干枯的手腕上一转——那个灵巧劲儿,就跟中学生转笔一样——对着我天灵盖就砸下来了:“妖怪,还不速速现出原形!”

这是人头,不是核桃!

我一偏头躲开了。

本来照着我的本事,躲开这个也不是什么难事儿,可没想到,我才刚偏过头,那个拐杖擦着我耳朵,就重重的砸在了我右肩膀上!

卧槽,这一下把我给打的,差点没坐地上去。

哑巴兰和苏寻一开始都没当回事儿——都觉得我还躲不过一个老太太?

结果我被砸成这样,他们俩都愣了,哑巴兰立刻扶我,苏寻一张元神弓就掏出来了,一言不发对着黑山老妖就射。

苏寻的元神弓,哪怕兰老爷子都要躲的,可黑山老妖抬手,十分轻松就把元身箭给拨开了,虎视眈眈的只盯着我,等我“现原形”。

结果一瞅我除了被打的呲牙咧嘴,身后倒是没露出尾巴什么的,不由“噫”了一声:“怎么不现原形?”

我现个屁。

白藿香早过来拨开我衣服看肩膀,回过头冷冷的盯着老太太,一把金针就从指缝之中给弹出来了。

“哎,你们别跟她计较!”

正这个时候,人群之中冲出来了一个人:“这老太太这里不正常。”

说着,就往太阳穴上指了指:“恐怕脑子受过么子刺激。”

来的是个小青年,操着本地口音:“跟她计较,招人笑话莫。”

这个小青年一副小眼睛厚嘴唇,皮肤黧黑,穿着白底刺绣的立领褂子,妥妥是本地的少数民族。

说话间,他一瞅我背上的七星龙泉,眼睛顿时就亮了:“几位是外地来的风水先生?那可真是太好了,我们家开死人店的——不怕告诉你们,这一阵子北临城客满,正好今儿店里有人退房,过了这村没这店。”

我一回头,还真看见了,他们家招牌底下挂着一串招魂铃,确实是死人店。

这地方住着方便,我们也就进去了——更别说,既然专门招待同行,那打探点消息也方便。

进了店,刚要登记入住,白藿香一皱眉头,就戳了我腰眼一下。

我顺着她视线一看,顿时也皱起了眉头——江景?

江景没看到我们,颀长的背影一转上了楼。

他怎么也在这里?

我瞬间就想起了之前杜大先生寿宴上发生的事儿。

上次就是江辰捣鬼,才派江景过去的,这次的事儿,江家也跟着掺和上了?

对了,十二天阶同气连枝,会出现在这里也很正常。

只是,是来帮玄家的,还是另有小九九,就不知道了。

开店的青年一瞅我在看江景,连忙打了个手势:“认识505的客人?我去喊回来!”

我摇头,说不熟,而且还有点梁子,少见一面,你们家没准能少砸坏点东西。

开店青年顿时就把脖子缩回来了,立马露出个“了然”的表情。

把入住打点好了,我就打开大门想通风,结果一开大门吓了一跳——黑山老妖就盘着腿坐在了我们门口。

这是盯上我了还是怎么着?

开店青年也很尴尬,说老太太好像很喜欢我,坐在这就不走了。

黑山老妖则絮絮叨叨的说道:“我等你现原形。”

哑巴兰一瞅,也皱起眉头:“这老太太脑子还真像是受过刺激,不行报警算了。”

我其实心里明白,这老太太,绝对不是脑子受刺激这么简单。

脑子受刺激的,不会一拐子打我打得中。

她是不是跟老头儿一样,是为了某种目的,装出来的?

什么目的?

算了,我们是为了小黑无常的事儿来的,其他的没工夫细想。

于是我就领着他们,往“老祖祠堂”找了过去。

也就是,那个九世老祖,丢尸体的地方。

过去一瞅,密密麻麻都是同行,全在窃窃私语:“都找到了现在,还找不到一具尸体,我看玄家这次是吧人丢大发了。”

“玄家按理说其实也不至于这么落魄——谁让他们当年非要上小葫芦岛去找那个什么龙,现在好了吧?命里无时莫强求,强求落个眼泪流。”

“事儿这么大,玄一德也不出来,还是小黑无常主事儿——哎,你说玄家这么倒霉,是不是就是坟地出问题了?”

我一寻思,就上旁边一个高台子,往下看了看。

别说,这个北临城,还真是个好地方——三面湖光抱城廓,四面山势锁烟霞,这叫“三头八臂”,能把周围的灵气全聚拢过来。

是个风水宝地,大灵穴。

这就对了,灵穴带着灵气,不光人喜欢,有灵之物也喜欢,难怪出了那种给人后脑勺钻洞的玩意儿。

我一转身,结果又看见黑山老妖守在我后头,跟日剧里的跟踪狂一样,眼睛死死盯着我,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说点啥——估摸又是等我现原形之类的。

阴魂不散啊!

我从树上溜下来,就去找小黑无常,结果被一个小姑娘给拦住了:“你干嘛的?”

那个口气,跟问贼的一样,让人十分不舒服。

而小姑娘腰上挂着一个风水铃,正有个“玄”字,跟黑白无常腰上挂的一样。

我就把来意说了,可还没说完,那小姑娘一只手就跟外面指:“你哪儿来的上哪儿去,我没听说过我堂叔有你这种朋友。”

啥?

这个时候,小姑娘越过我,眼睛倒是一亮:“这不是齐家小哥哥吗?”

我一回头,就看见了一个跟我们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——就是特别胖。

虽然赶不上胖先生,可这个块头,也算是难逢敌手,上戏台扮个猪八戒基本没啥问题。

齐家……我顿时一愣,业内的齐家,应该只有一个——程星河舅舅那个齐家,天阶排名第三。

那个姓齐的胖子——估摸着是齐鹏举的孩子,十分吃力的挤了过来,有些不满:“你们家这路怎么这么挤,早听说你们家穷,修路的钱都拿不出来了?”

估计真是程星河舅舅亲生的——那个讨人厌的劲儿,一点不来差的。

玄家的小姑娘顿时有些尴尬,连忙说道:“这,以后准修,委屈小哥哥了,快里面请。”

这么说,这个胖子是程星河的表兄弟。

我连忙就拉住了那个胖子:“劳驾跟你打听点事儿!”

那个胖子一瞅我的手,啪的一下就把我甩开了,一脸厌烦:“这哪儿来一个穷狗,不认识我T恤是限量版的?抓脏了,八个你也赔不起!”

我只好把手抬了起来:“我就想打听一下,程星河……”

我就想问问,程星河是不是上他们家去了?

谁知道,一听这三个字,那大胖子脸色顿时就变了:“你是那个讨债鬼什么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