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92章 灵物猎人

我一眼就看出来,他一提程星河,眼里露出的不是鄙夷,而是畏惧。

奇怪,他们家不是挺看不起程星河的吗?怕什么?

我说是朋友,可那个胖子上下打量我好几次,脸色越来越难看,生怕我追他似得,一股劲儿就往里面挤,差点没把铁门给挤开:“你们这没钱请安保?什么臭鱼烂虾都能上这里来?告诉你,要是让这种东西把我惊扰了,你们家吃不了兜着走!”

小姑娘一听这个,脸顿时就白了,立马往后推我:“滚滚滚!你这种吹牛不打草稿的我见多了,我警告你啊,再敢打我们玄家的主意,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说着,把其他玄家人也喊来了,一起赶我。

哑巴兰听了,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打人。

小黑无常家本来就出了这种事儿,这些又都是小黑无常家里人,要是把他们打了,不是添乱吗?

我就把哑巴兰给提溜回来了,周围一圈进门的看见了,偷笑了起来:“看见没有,脱毛凤凰不如鸡,什么人都敢来打玄家的主意了。”

“被人刨祖坟,这是大忌讳……我看玄家,马上就要步海家的后尘。”

“到时候,马哥你说不定就是候补了——您已经地阶一品了,快升天阶了吧?”

“哎,还早呢,别说这个,让人听了笑话。”

那个人是个黑瘦猴儿,四十来岁,确实是个地阶一品,嘴上谦虚,脸色却志得意满的,显然是已经把那个墓底逃出的邪祟当成自己囊中之物了。

我一合计,就退出人群,给小黑无常打电话。

可小黑无常也没接——我都疑心自己电话坏了,给谁打,谁不接。

哑巴兰就问我:“哥,你说到底谁那么缺德,把玄家坟地给刨了,酿出大祸?”

我答道:“那谁知道,先逮住了再查吧。”

来了这么多人,我看这里面,肯定有猫腻。

正说着话呢,我看见黑山老妖虽然还跟着我,眼睛却看向了另一个地方。

那是一个很瘦的同行,四肢跟麻杆儿一样,似乎让风一吹就断了。

而那个同行,正慢慢的往一个胡同里面走——他手里捧着的,是个罗盘。

我还真没见过那种罗盘——那个罗盘,是一整个龟壳做出来的。

而那个龟壳,颜色也很怪,是一种很璀璨的彩色。

啊,上面有一股子深茶色,是升阶之后,看到的新颜色。

这个颜色的意思是——我心里咯噔一下,比黑煞气更不吉利,断子绝孙!

那个人怕是要有危险。

而哑巴兰见到了那个龟壳,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那不是灵物猎人徐家人吗?”

“你认识?”

“我小时候,我爷爷带着我上青囊大会,见过这个人,”哑巴兰说道:“他的龟壳,不是看一般风水的,是专门看灵穴的,那个龟壳,据说是当家嫡子,生下来就开始接触的,叫玄武罗盘。”

而这种玄武罗盘,通过这么多年的接触与特殊训练,可以跟主人心灵相通,什么灵物,都躲不过他们家人的眼睛。

当然了,这罗盘有两个忌讳,一不能离手,而不能被其他第二个人摸。

而他们家的买卖,也类似于“灵物猎人”——也就是寻找到珍奇灵物,借此谋生。

“我祖爷爷当年猎捕到了麒麟,也多亏了是徐家人提供了线索。”哑巴兰说道:“不过,现在徐家可能因为猎捕的灵物太多,遭到了报应,子孙越来越少,日子也一天不如一天了,现在,可能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了。”

灵物猎人?

那个作祟的,难道是个厉害的灵物,而他已经通过玄武罗盘,找到那个灵物的下落了?

我跟哑巴兰一歪头,就跟着那个徐家人进了胡同。

哑巴兰犹豫了一下:“怎么,哥,你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?这是不是有点……”

不,是这个灵物猎人,恐怕要遇上大麻烦了,我们是为了给玄家帮忙来的,得搭把手。

哑巴兰一开始不太明白,白藿香给他脑袋上来了一下:“最近你也不哑巴了,话这么多。”

哑巴兰倒是被这一下给打开窍了:“也对,跟着我哥,准没错。”

灵物猎人进了那个巷子,我们紧随其后,就跟钓鱼人身边不能戏水一样,我们也没敢打草惊蛇,只见他站住了脚,拿出罗盘四处一转,忽然就高兴了起来,蹲下去,就开始敲一块青石板。

接着,应该是敲出了什么线索,他摸出了一个工具,就要把那个石板给撬开。

但就在这一瞬间,石板后面猛地就炸起了一股子煞气。

有东西!

我二话没说,立马冲到了前面,直接把麻杆扑开,就看见一道细长的东西,擦着我们俩后背就扫过来了。

那个东西像是一个铁链子,而尾端,挂着一个金色的尖刺。

尖刺上带着很深的青气,大邪!

那些人脑壳上的洞,就是这个东西扎出来的?

而麻杆反应过来,对着我破口大骂:“你是哪儿来的野小子,要坏老子的好事儿!”

我刚想解释,可已经来不及了,那个东西,再一次对着我们就扫了过来!

苏寻已经拉出了元神弓,“咻”的一声白光炸起,对着那个黑色的东西就射了过去,可没想到的是,元身箭虽然射中了,却发出“叮”的一个响声,直接被弹开了。

那个东西——这么硬?

我二话没说,已经把七星龙泉给拔出来了。

这一次,七星龙泉淬了无极尸的血,是该试一试锋芒了。

于是我对着那个东西,也横扫了过去。

结果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特别硬的东西,直接砸在了我手腕上。

卧槽,是麻杆的玄武罗盘。

这一下,我的手不由自主就歪了。

虽然只歪了一点,但是七星龙泉的轨迹出现了很大的变化,重心一偏,虽然也砍到了那个东西上,但剑锋是侧着的,并没有发挥出平时的能力。

虎口一阵发麻,那个东西的硬度确实很大——几乎要赶上七星龙泉了!

这到底是他娘什么玩意儿?

不愧是玄家老祖以命来压的玩意儿——恐怕比之前雪观音引来的大蜘蛛,还难对付!

而这一瞬间,麻杆抓住机会,就冲了上去:“这东西是我的,你们谁也别想抢……”

卧槽,你真是要钱不要命!

我要拽他,可他也不是什么善茬,反手把我甩开,一只手就要去拽那个细长的黑东西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听到了一个笑声。

一个苍老,却带着阴邪的笑声。

那个金色的尖端灵巧避开麻杆的手,反向一转,直接缠在了麻杆的脖子上!

我一下愣住了,哑巴兰赶过来,徒手抓住了那个东西:“哥!”

我早准备好了,举起七星龙泉,引了水天王和老四的行气,对着那个东西就削了下去。

“当”的一声,那个东西虽然硬,可七星龙泉摧枯拉朽,比以前还要神勇,那个东西虽然硬,但瞬间就被我砍断!

我觉得出来——要是以前,七星龙泉绝对没有这个锋锐劲儿,八成是要被直接弹开的。

比以前,好用了不是一点半点!

我刚要高兴,可眼看着,墙内那一截子黑东西,跟活鳝鱼一样,直接缩回了墙角。

妈的,跑了!

哑巴兰扑上去,就把上面的石板往下卸,可这哪儿来得及?

我喘了口气,好歹把人给救下来了,于是我就回头,想跟麻杆解释一下,可没想到,麻杆就直挺挺的站在原地,死死的盯着我,一动不动。

哑巴兰一回头:“卧槽,哥,他中了葵花点穴手了?”

我也好奇呢!可再仔细一看,我就知道坏了——他全身上下,都是那个深茶色的气,而三盏命灯,几乎一瞬,全灭了!

“当”的一声,他手里的龟壳落在了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死了……

那个黑色的东西,虽然断了,但也已经扎进了他的后脑。

“杀人啦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巷子口一阵尖叫:“那几个小孩儿是妖精,他们把一个活人弄死啦!”

卧槽,黑山老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