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795章 有灵之人

一看她的脸,我心里不由有些恻然——这个孩子父母宫一片死灰。

父母宫并不塌陷,说明双亲健在,但是,父母宫位置稍微有一丝错位,这说明,父母离婚,没人要她了。

跟我一样。

而小姑娘田宅宫气象也很差——现在肯定是寄人篱下,过的很凄凉。

而她察觉出我在她身后,慌慌张张转头,猛地就往回缩。

她两只小胳膊无意识就往上举,这是被人给打怕了的。

我立刻安慰她,一伸手就习惯性跟程星河要零食打开孩子心门,可手伸了一半想起来了,程星河不在身边了。

但还是有东西落在了我手掌上。

是一颗用玻璃纸包着的糖,颜色很漂亮。

一回头,看见白藿香歪着头,露出了个很狡黠的表情:“记账”。

把程星河模仿的炉火纯青的。

我还忘了,女孩儿都喜欢吃零食,可多亏她了。

小女孩儿看见糖,眼睛就直了,但不敢伸手,我把糖塞给她:’哭什么?’

小女孩儿确定糖是给她的,一瞬间有些局促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死了。”

她的汉话口音很重,勉强能听懂,说着,指向了身后。

我看见,身后是一片小小的花田。

北临城是个四季如春的城市,以盛产鲜花闻名,可那个小花田垂满了枯黄的枝干,显然已经死绝了。

“姨婆喜欢星星草。”小女孩儿抽了抽鼻子:“我种了,死了。”

说着指向了其他一些位置的花:“那个没得死,只我的死了。”

花盆里的花,全是欣欣向荣的,只有地里的死了。

哑巴兰忍不住也来摸小女孩儿的头:“怪可怜的,哥给你买一点新花苗怎么样?”

小姑娘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:“谢谢哥哥!姨婆回来,高兴的咧!”

“姨婆姨婆,就知道姨婆,”忽然一个妇女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,骂道:“那个姨婆早就死了,我就让她种点秋黄瓜,三块五一斤呢!她不种!这个败家的扫把星,八成要把我这也给啃空了。”

说着,推了小姑娘脑袋一下。

小姑娘低下头,一声不敢出。

那个妇女地阁方圆,田宅宫带红气,显然就是这个地方的主人。

原来,这个小姑娘是被“姨婆”收养的,可姨婆去世了,小姑娘没地方去,只能跟着“姨婆”的侄女过日子——当然了,也是无利不起早,“姨婆”说,房子留给小姑娘,那位妇女,是为了房子才收留了小姑娘。

她一边说着,一边动手要刨这块地。

那小姑娘别提多心疼了,想拦着,又没敢拦,只小声说道:“姨婆没有死,姨婆答应我,一定回来的……”

我立马就问道:“那个姨婆到底出什么事儿了?”

妇女撇着嘴答道:“装神弄鬼的香婆子,得罪了鬼神,死球咯!”

香婆子——跟我们一样,也是吃阴阳饭的。

“那些人欺神瞒鬼,遭了天谴咯。”妇女倒是越说越来劲:“最近城里死人,死的全是插香的,你说活该不活该。”

啥?

这个时候,又一个抽烟的邻居说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那夏瞎子就不是吧?不是给人马杀鸡的哟?”

妇女表情更鄙夷了:“你哪个知道?夏瞎子以前是摸骨算命的,没得人找他摸,他只好从摸骨头变成捏肉咯!你细想想,大梅,春仔,哪个不是?”

那抽烟邻居一寻思,就拍了大腿:“还真不假,是老天收他们咯?”

我也听说,墓地坏了之后,这里开始死人,没想到,死的全是这一行的?

我忽然就想起来了——在厌胜门的小册子里面,是提过这种现象。

灵物修行,从八丹到九丹,是最难的。

有些灵物升阶,是行善积德,给自己造福报——比如说有一年一条大河泛滥,民众逃不出去等着淹死,可河岸边忽然出现了一个浮桥。

那地方平时没有浮桥啊!

不过那个时候,民众哪儿还顾得上想别的,大喜过望,说这是天公老爷开恩显灵了,纷纷上了浮桥逃到了对岸。

而那浮桥那一天,整整救了一万多人。

民众感恩,对着那个桥就拜,结果天上一个雷炸起来,他们才看到,那个浮桥原来竟然是个金花大蟒!

被雷这么一劈,从水面扶摇而上,浑身金光闪闪的,赫然成了一条巨龙。

这其实,就是八丹灵物,福报积攒够了,成了九丹灵物。

但还有一些八丹灵物,或许是没有这种积攒福报的机会,或者是本身受过人类的伤害,痛恨人类,会采用其他的方式——采补灵气。

怎么采补呢?那漂亮的,就跟民间故事里一样,化作美女,吃书生的精气,还有,就是吃有灵之人,取灵气。

比如修行的,和我们这些吃阴阳饭的!

难怪那个东西吃了之前那几个同行之后,能力猛地提升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所以当初玄家老祖,要用自己的身体来镇压它!

哑巴兰看向了我:“哥,这么说……”

我蹲在了泥土前面,仔细看了看,回头就跟哑巴兰说道:“你先帮我找个铁锹来。”

哑巴兰答应了一声:“哥,你也想着帮这个孩子挖花田啊?可是,这时间紧迫,咱们是不是应该先……”

我答道:“不,是去找那个东西的老巢。”

我刚才看了看,这附近,只要是地表上的草木,基本上都跟花池里一样枯死了,只有花盆里面的欣欣向荣。

这就说明,这地方的土,肯定有问题。

是因为,那个有剧毒的东西,藏在了地下。

哑巴兰一听,立马就高兴的答应了下来,这个时候,日头已经快沉下去了。

我抓紧了时间爬到了一棵树上,借着这个余晖往下看。

这就看出来,这个地方有一块位置,植物尤其焦枯的厉害。

而且不偏不倚,是灵气最重的地方。

邪物跟人一样,都喜欢风水宝地。

我下来,就奔着那个地方去了。

而那个小姑娘看出了我要去的位置,一把拉住了我:“阿哥,莫要上那个地方去。”

我回头看着她:“怎么了?”

小姑娘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姨婆他们,都是到了那个地方之后,人就没了……”

那就没错了。

我拍了拍那小姑娘的脑袋:“你等着阿哥——我帮你报仇。”